在今天看見明天

整個城市都是我的化妝室

原點出版

美食旅遊

2018-02-13

「整個城市都是我的咖啡館」是台灣便利商店知名的廣告文案。這句話稍微改一下,對某些女生來說,可以變成「整個城市都是我的化妝室」。

文/張維中

 

在台灣搭捷運的時候,偶爾會見到早晨趕著上班的女生,如果搶到座位坐了,第一件事情就是拿出化妝包來開始上妝。這些女生大多很厲害,完全無視於捷運的搖晃和急加速,總能很穩當地拿好手上的工具,不會把自己畫成一個大花臉。

 

台灣的捷運禮儀廣告,主要宣傳的都是禁止飲食和讓座這一類的。東京的地鐵很早以前就開始宣傳,請勿在車廂內化妝。等級是跟在車廂內勿用手機通話,以及控制耳機聲量勿漏音是一樣的程度。

 

日本人顯然很在意在電車內化妝這件事。但是,到底是誰在意呢?

 

我問過身邊的日本男生朋友對這件事的看法,反應很兩極。不在意的人,認為許多男生搭地鐵時,大致只會做三件事:玩手機(電動)、看書和睡覺,根本不會太注意身邊的人。

 

這類型男生通常對女生化妝的細微差別很難察覺,在他們的世界裡,只有化妝跟沒化妝這兩種差別。至於反感的男生則認為,會在早上搭車時化妝的女生,一定是生活習慣很差的人。因為起床晚,來不及了,才把應該在家裡做的事情拿到公共場合來做。

 

於是我發現,其實,真正看不慣女生在電車裡化妝的,大部分是女生自己。而且說出理由來時,通常會把自己拿來對照。

 

例如,我的日本朋友原田小姐就曾經告訴我:「要是我,絕對不會把自己一早素顏的醜樣,讓全電車的人都看到。」說完又補充:「女生們『化妝前化妝後』是一種魔術。在電車裡化妝,簡直像魔術師直接把道具的祕密攤在桌上展示。」魔術一說,所言甚是。我就曾經在一段將近三十分鐘的車程裡,看見坐在對面的女生從素顏到完妝,像被施了一場魔術。最後,我要不是認她的穿著和提袋,真以為對面已經換人坐了。

 

日本女生從高中就開始化妝,大學時已是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以前在早稻田大學念書時,在校園裡只要看是沒化妝的女生,九成都是留學生。因為實在太重視化妝了,所以認為在電車內化妝,就像是衣服沒穿好便出門一樣。如此不在乎別人眼裡的自己,恐怕也不懂得在意他人。

 

我遇過有女生坐在身旁,用粉餅時像把自己的臉當做做麵包似地拚命撲粉。粉末飛散到周圍,害鼻子容易過敏的我打了一個大噴嚏。類似如此影響到旁人的狀況,我會有點在意,但,除此之外,我其實對於在地鐵車廂裡化妝的女生,並沒有任何意見。

 

因為比起酒臭沖天的醉漢,倒在電車裡或在車廂裡嘔吐,化妝又算什麼呢?我還見過西裝筆挺的日本男人,醉到直接在澀谷站月台小便的呢。整個城市都是他的洗手間了。

 

〈本文選自全書 李幸臻 整理〉

 

作者

張維中
以小説《岸上的心》、《501紅標男孩》踏入文壇。近作為旅記《日本・愛的魔幻旅行》、《東京,半日慢行》、《日本・一日遠方》、小說《戀愛成就》、散文《夢中見》與少兒讀物《完美特務》等書。

東吳大學英文系、文化大學英研所碩士畢業。早稻田大學日本語別科、東京設計專門學校畢業。目前除在台灣各大報刊雜誌暨網站開闢專欄外,並受邀於《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網連載文章。

 

書名:東京模樣:東京潛規則,那些生活裡微小卻重要的事

 

 

出版社:原點出版

 

Kobo電子書購書連結:https://goo.gl/4aVp2d

 

 

延伸閱讀

移動的秀場

2018-02-13

【名人上菜】迎新年!  料理食譜作家Amy教你簡單做出幸福年菜

2018-02-13

老村落,新玩法

2018-02-12

團圓夜 翻轉年菜

2018-02-12

金狗年葡萄酒 開啟好兆頭

2018-02-12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