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樟之細路 走一趟臺灣先民的朝聖之路〈中〉

樟之細路  走一趟臺灣先民的朝聖之路〈中〉
客家委員會主任委員楊長鎮對著今周刊董事長謝金河娓娓道來樟之細路點滴。

政府熱焦點

美食旅遊

2020-11-13

臺灣也有朝聖之路。

 

手作步道 找回先民與山林自然共生的智慧

 

沿著水寨下古道繼續往上走,步道兩旁盡是生機盎然的低海拔林相,九芎、麻竹、相思木、江某樹、無患子、光桐、龍鬚藤、黃藤在林間錯落生長。而幾乎難以察覺人工鑿掘痕跡的手作步道,讓山羌、獼猴、山豬、穿山甲等動物行走過的腳印獸徑一目瞭然,顯見此處生態之豐富。

 

「過去大概已經有幾十年的時間沒有人走水寨下古道,路徑荒廢許久,在台灣千里步道協會的帶領下,我們邀請非常多的朋友、志工,以附近的倒木、石頭作為材料,根據研究出來的傳統工法,把原本的路徑恢復,成為現在臺灣難得一見的自然手作步道。」楊長鎮表示。

 

其實最初先民在開墾山林荒徑時,便是以最原始的「手作」方式,闢建出一條條的「步道」。沒有大型電動機具、水泥花崗岩,拿著最原始的十字鎬、圓鍬、斧頭等工具,以及就地取材的智慧,加上最萬能的雙手,就成為先人開闢步道時所需要的所有材料。

 

現代以水泥、磚岩施作的工程步道,雖然作業方便、完工快速,但因為施作工法以及選用材料的因素,容易造成山林排水路線堵塞,造成山崩或土石流等災害。而手作步道取材自然,以最低限度干擾自然的方式建造步道,不僅做工扎實、鋪面透水性佳,且也較易壞的工程步道更耐用,走在其上如同會呼吸的步道,降低人體膝蓋的負擔。

 

客委會在2018年與台灣千里步道協會展開合作,多次招募志工進行兩天一夜的工作假期,修復荒廢許久的水寨下古道。在協會專業步道師的帶領下,每位志工分工合作,採石、鋸木、搬木、釘木樁、夯土,各司其職。

 

志工取材自四周的倒地木材,手作成為步道基幹,兩旁再以細木作為基樁鞏固,夯土填實,並用石頭補縫隙,使雨水容易洩出,讓步道成為自然的一部分,與環境生態永續共生。

 

而這種親力親為的「手作步道」工作假期,就是一種找回過去先民與山林共生的智慧,並且藉由手作的方式,引領民眾重新與土地展開互動,學習如何與自然環境相處。

 

對於如此成果,楊長鎮非常欣慰,他表示:「手作步道非常耐用,當然它也會隨著歲月腐爛,這是一個自然的過程,如何以尊重生態的方式維持手作步道,本身就是未來很重要的生態教育」。

 

最初先民在開墾山林荒徑時,是以最原始的「手作」方式,闢建出一條條的「步道」。

 

多元族群交匯的歷史現場

 

樟之細路有著許多不同族群在此交匯的故事,不僅來自西方的馬偕曾經由古道步行進入獅潭傳教,漢人、平埔族群與原住民族也曾因為爭奪土地資源,以土牛番界、隘勇線為界線,發生戰爭殺戮。

 

獅潭地區的傳奇拓墾人物黃南球,在當時便創辦墾號,帶領家族沿著樟之細路深入苗栗後山地區,拓墾獅潭、大湖、三灣、南庄等地,逼退世居此地的賽夏族、泰雅族,將漢人族群的生活範圍由沿海丘陵推進至另一座山頭。

 

黃南球手下一名大將羅成,以百步穿揚的槍法聞名,在爭奪資源屢次的戰役中,誅殺了許多原住民族。晚年他深感殺孽太重,因此斷指修道,於現今樟之細路鳴鳳古道群上的石觀音寺出家修行。這個故事也讓樟之細路在族群衝突的歷史之外,留下了懺悔的記憶,為族群的和解開闢了一條新路徑。

 

而樟之細路上不僅有族群衝突的過往,也留有文學風采的遺跡。有「苗栗詩仙」稱號的賴江質,在樟之細路上留下了許多吟詩弄詞的足跡,例如他曾至水寨下古道北段出口的普光寺,教該寺的比丘尼寫詩,至今寺外的山壁上,仍銘刻著他所留下的詩作,例如:「觀盡河山千古月,音傳天地一聲鐘」、「來世善緣今世結,後生福慧此生修」。

 

而鳴鳳古道群上的北隘勇古道,建有一座嬲崠茶亭,銘刻著詩仙行經此地時所留下的詩句:「鳴滴甘泉流遠永,鳳儀秀嶺非中興,涼風入座遊人暢,亭景迎眸會客歡。」賴江質的詩句讓我們得以看見樟之細路不僅是一條歷史、族群、產業之路,也蘊含著文學風采之情。

(客家委員會廣告)

 

從鳳鳴吊橋踏入古道,七里香雅緻的香味便從鼻間飄過,林葉間鳥鳴啁啾,一片綠意在眼前綿延,讓整個人浸淫在舒適的氛圍中。

 

延伸閱讀:樟之細路  走一趟臺灣先民的朝聖之路<下>

延伸閱讀

手護自然

2018-10-03

原來,山林離我們這麼近

2020-06-10

浪漫台三線,樟之細路行!謝金河:綿延279公里,規格不輸淡蘭古道

2020-09-27

樟之細路 走一趟臺灣先民的朝聖之路〈下〉

2020-11-13

樟之細路 走一趟臺灣先民的朝聖之路〈上〉

2020-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