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台灣三百六十萬成人有精神疾病 P.116

王若愚

健康

993

2001-12-20 22:05

人腦的奧妙很吸引人,不少人極盡一生,就是想要一探究竟。而腦功能的障礙,不只影響生理健康,更是心理精神疾病的根源。頭髮斑花的胡海國,今年不過五十四歲,卻早已投身精神醫學研究超過四分之一個世紀。他今生所從事的醫學研究,都與「 腦」脫離不了干係。

胡海國「 走出」研究室、診療室,「 走進」社會,推動精神健康公益事業,他不為別的,只想告訴社會大眾如何「 保養」腦,降低精神疾病危害,並減少社會成本支出。

胡海國目前是台大醫學院精神科教授,在精神醫學、精神病理學、精神遺傳學等領域學有專精,發表過很多學術論文,有些還成為精神醫學教科書,在精神醫學領域裡輩分高。

因為對腦研究的興趣和執著,最近甫由企業界人士出資的「 精神健康基金會」成立,胡海國應邀擔任董事長,成為醫界少見的「 醫生董事長」。雖然只是多了一個頭銜,卻增加了他無限的責任。


第一年當住院醫生 冷不防挨了病患一巴掌

胡海國是雲林人,從學生時代就對「 人的行為」感到好奇,於是他以生物學為基礎,進入自然科學領域,鑽研腦的功能。大學時代,受到台大自由思想的啟蒙,胡海國本想立志當「 愛因斯坦」,攻讀物理。但台北資訊充分,他興趣觸角的廣泛開展,後期又接觸臨床經驗,而讓他對精神科學理探討和病理表現深深著迷。

當時,若干醫學院學生像廖運範(現為長庚醫學院內科教授)、楊庸一(現任長庚醫學院精神科副教授)等人,開始翻譯佛洛依德的作品,胡海國躬逢其盛,後來這些人更自掏腰包開辦《當代醫學雜誌》,做起推廣醫學教育的社會運動。這是胡海國「 參與社會」的第一步。

在那個年代,外科是所有醫生的第一志願,但胡海國當時認為能當外科醫生的人,性格都比較豪爽、灑脫、狂野,而他自認不合適,所以選擇精神科。

在他的觀念裡,只有外科和精神科醫生可以與病人有毫無保留的「 生命接觸」,也必須取得病人完全信任。其中,病人把肉體交給外科醫生全權處理;把個人的生命歷程全部向精神科醫生傾吐。這種醫病互動的關係,他體驗深刻頗有心得,而在一九八一年出了第一本書《醫生與病人》。

對胡海國來說,人類行為還有很多不可知的過程,每個人都有獨特的生命歷程和內在自我認知,所以腦內資產無窮卻難以掌握。腦的這種特質很迷人,讓胡海國願意接受挑戰,用生命去了解腦的奧祕,因此每一個病人都是胡海國珍貴的學習對象。

最令他印象深刻的一次經驗,是第一年當住院醫生時,要照顧很多病人,在一次早上例行巡房時,胡海國對一名緊張型精神分裂症患者打招呼,卻冷不防挨了一巴掌。如果是一般人,一定很難接受這種熱臉貼冷屁股的難堪,但胡海國當下理解病人的非常態、非理性應對,因為病人是腦受傷而思考、行為混亂。


醫生也是人 也需要成長、修鍊」

在處理這麼多病人的情緒問題,了解那麼多病人的人生故事之後,胡海國累積很多不同的病歷經驗,再視情況把最佳處理模式用到下一個病人的身上。

因為責任重大,也因為他對腦研究的高度興趣,所以他不至於「 太入戲」而影響到自己的情緒,各種超醫療的愛情和依賴關係,透過經驗和訓練,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

當了這麼多年的精神科醫生,胡海國最大成就是看到病人腳步輕鬆地離開診療室。不過醫生不是神,醫療行為也有其限度,況且每個人的人生故事都有不同程度的複雜性,所以病人自殺的案例時有所聞。但要如何避免這種遺憾,胡海國認為必須不投入感情,認真檢討每一次的診療過程有無漏洞和弱點。

胡海國坦承,白袍下的他,其實比一般人感情更豐富,他也會因為病人與親屬之間的人性光輝而感動掉淚。他說醫生也是人,也需要成長、修鍊,所以很多人也聽佛經、上教堂。

站在一個精神科醫師的立場,胡海國認為任何人都不應該輕忽睡不好、精神不集中、挫折感、壓力大、心情不好等情緒,最好每年做一次精神健康檢查,這對青少年尤其重要。

他指出,所謂的精神病是一種「 相對性」的概念,因為每個人的腦容量不同,所以能應付的程度也不同,必須符合自己的能耐,承受外在、內在的要求。他說,根據流行病學統計,約有兩成的人有生活衝過頭、腦力不勝負荷的問題,而這些可能是潛在的精神疾病患者。

以國人曾經罹患的精神疾病為例,依一般人口盛行率高低排列,依序是心身症(八.八%)、泛焦慮症(七.三%)、酒濫飲(五.九%)、畏懼症(四.五%)、酒癮(一.五%)、心性功能障礙(一.五%)、重鬱症(一.二%)、輕鬱症(一.一%)、強迫症(○.六%)、妄想症(○.五%)、精神分裂症(○.三%)、恐慌症(○.二%)與雙相感情疾病(○.一%)。

若以台灣有一千八百萬成人計算,約有三百六十萬人罹患各式精神疾病,但接受專業精神醫療的比率很低。如能及早認識精神疾病,給予適當醫療,就可以減輕家庭、工作、個人幸福等不必要的「 精神疾病併發症」。因此胡海國強調,「 保養頭腦」的觀念很重要。

胡海國更進一步指出,做精神健康檢查最好能先掛精神科門診,讓醫生充分了解個人情緒問題是否導因於內分泌失調,或是服用其他藥物的副作用,而不是找張老師或生命線聊聊就好,許多兒童虐待和家庭暴力都是精神疾病所造成,並非張老師和生命線能解決,更不是單純的人際關係和性格問題。

對胡海國而言,他最大的願望是成立一所「 腦博物館」,除了詳盡介紹腦的用途和功能之外,更要推廣符合腦能耐的健康生活方式,告訴大家如何保養頭腦;而「 精神健康基金會」只是教育推廣的開始,讓社會大眾建立精神疾病的「 病識感」,關心自己也關心周遭親友。

延伸閱讀

驚!台灣進入枯水期 水庫蓄水量如續下降恐乾旱

2019-02-11

LINE 全新換機流程懶人包 無痛轉移資料必看!

2019-02-26

租金剩三分之一、房客仍跑光?這家「未來百貨公司」或許能拯救台北東區

2019-04-09

裂解的中國網路業 將帶來何種機會與威脅?

2019-05-08

合庫以房養老傳承幸福

2019-05-24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