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走過喪女悲痛 林子淩昇華母愛呵護台灣

走過喪女悲痛  林子淩昇華母愛呵護台灣
歷經喪女的悲痛,讓林子淩更懂得珍惜生命,為社會奉獻。

林宸誼

情感關係

攝影/吳東岳、林子淩提供

748期

2011-04-21 15:34

「人生就是透過不斷的考驗,才能顯現出韌性與強度。」經歷過喪女、離婚與負債累累的過往,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祕書長林子淩,這樣總結自己前二十年的人生體驗;但她把老天爺加諸在她身上的殘酷試煉,統統化為投入環保的動力,為了更美好的台灣堅持下去!

四月十五日上午,環保署會議室裡,「國家生技研究園區開發計畫」(計畫利用台北市南港二○二兵工廠舊營區進行開發)環境影響說明初審二次會議,彌漫著一股沉重的低氣壓。

「這塊預定開發地的位置,對台北市生態十分重要,還是建議移往其他地區。」說話的是有「流氓婆」稱號的「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祕書長林子淩。細看眼前這名環保人士,外表像個弱女子,讓人很難與「流氓婆」結合在一起。

「不要被我的外表騙了,我可是『處長殺手』。」林子淩笑著細數因她揭露弊案而下台的處長級姓名。曾經擔任過國會助理的她,擅長蒐集公家機關往來文書,然後分類進行比對分析,從中找問題、掀弊案。由於林子淩引用的都是官方資料,常讓政府官員和財團招架不住。

 

林子淩

外號「流氓婆」的林子淩,專打國有土地弊案。

 

陪著澎湖居民一起守護土地

 

難道不怕「因為擋人財路」受威脅?「當然有啊,二○○六年揭發陽明山北投纜車BOT弊案時,就接到來自各種管道的『提醒』。」林子淩淡淡地說。從事環保運動經驗多年的她,早已經有心理準備,「我知道我的核心價值在哪裡。」北投纜車BOT案的開發建照並沒有經過環評,違法屬實,加上當時主事者被查出涉及貪瀆、背信等問題,案件很快進入司法調查,受賄的官員後來也遭判刑。

而最讓林子淩津津樂道的,就是澎湖吉貝嶼BOT與竊占國土案。「那是之前靜宜大學生態系老師陳玉峰,帶領師生為吉貝案做了很多努力,協會接棒後,為當地居民在立法院開過公聽會。」林子淩說,吉貝嶼擁有世界級的沙灘景觀,在政商勾結下,被財團侵占了將近二十幾年。業者原本打算藉由BOT案的方式把侵占部分拆除,湮滅證據,然後向當地政府要求支付三千八百萬元的補償金。

林子淩氣呼呼地說,好不容易把BOT案和補償金案都擋下來,「沒想到主管機關澎湖風景區管理處卻『以拖待變』」;結果吉貝嶼居民以為蠻野心足生態協會被收買,在協調會上拍桌大罵,揚言不玩了。林子淩也當場拍桌回嗆:「做這事不是為了居民或任何人,而是為那塊土地。」

「當天晚上我們趕回台北,連夜火速準備好所有證據。」林子淩說,第二天一早,循法律途徑按鈴控告澎管處失職,要求澎管處對長期竊占國土的廠商提出拆屋還地告訴。接下來法庭辯論,她不僅每場必到,還邀請吉貝嶼的居民到庭旁聽,終於贏得所有澎湖居民的信任;協會最終勝訴,拆除占據二十五年的大違建。

林子淩分析,傳統的環保運動只要遇到政府機關丟出「依法行事」就慌了手腳;但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直接從法律途徑下手,糾正土地開發中的不當破壞,讓捍衛生態的行動更有力量。

 

挖掘陳明章、伍佰的製作人

 

「我們協會裡有不少怪咖﹗」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理事長文魯彬大笑說。回憶起林子淩剛進入協會時,理性、冷靜、說話有條理,是她給文魯彬的第一印象,「從事環保運動工作需要熱情,」文魯彬一度擔心,林子淩理性有餘、衝勁不足,不過這個先入為主的觀念很快就被打破,「林子淩像媽媽一樣,全心全意投入每個案子。」文魯彬感性地說。

「我是從搶救二女兒的過程中學會『永不放棄』。」眼眶泛紅的林子淩說,她不希望曾經幫助她的人發生相同的遭遇,所以轉念用自己的能力去幫助需要的人。

二十年前的林子淩,並非環保悍將,只是一位為罹患絕症女兒終日擔憂的母親。一九九○年代,林子淩是有名的水晶唱片製作人,和前夫跑遍全台,相繼挖掘出陳明章、伍佰、豬頭皮(朱約信)等多位本土音樂家和創作歌手。但由於水晶堅持做本土音樂,走的是非主流路線,經營得相當辛苦,「每天天一亮,就要開始籌錢、跑銀行。」林子淩說。缺錢的苦還可以承受,但二女兒罹患罕見的絕症過世,才讓她痛徹心扉。

 

林子淩與律師詹順貴

林子淩與律師詹順貴(左),在司馬庫斯風倒櫸木事件中提供協助,成功打贏高院更一審官司。

 

林子淩

林子淩與環保人士張豐年(左),一起參與2010年「環保救國大遊行」活動。

 

林子淩

林子淩

 

二女兒不幸罹癌過世的打擊

 

一九九三年,林子淩當時三歲半的二女兒突然發病,檢查出罹患罕見的「神經母細胞腫瘤」,國內醫師束手無策,她抱著一絲希望,帶著女兒飛往美國就醫;一千萬元昂貴的醫藥費,是來自變賣水晶唱片版權、全部家產、親朋好友的借貸,以及地下錢莊。沒想到二女兒病情短暫好轉一年之後再度復發,離開了人間。

 

眼眶泛淚,聲音中透著一絲苦澀,林子淩回想起那段同時面對婚姻、債務和生死糾結的過去,覺得自己快撐不下去了,直到有一天被社區管理員的話點醒:「如果你能夠承擔一百斤,神是不會多給你那一百零一斤的。」

 

林子凌反覆思考他的話,想想,「也許是老天爺要透過不斷的考驗,累積我的韌性與強度。」於是她選擇走出去療傷,首先是到殘障聯盟工作,當時接觸的第一個案件就是「蘇建和案」,看到同樣為孩子備受折磨的蘇爸爸,林子淩心疼地將身上僅有的兩千元塞給了他。

 

「那一刻,我發現我這個貧窮、負債、一無所有的人,還可以用心付出幫助別人!我變成一個『有』的人!」林子淩爽朗的笑聲,彌漫在咖啡館裡。不過,一旁的朋友馬上開口質疑:「為什麼不把錢留著自己用或拿去還債,還要給別人?」收起笑容,林子淩嘆了口氣,「真的很難解釋,那是一種醒悟。心底有一種感動,像泉水一樣可以不斷地湧出。」

 

每個周末,她還到醫院扮小丑,取悅癌末病童,陪伴許多癌症小朋友走完人生最後一程。「看著孩子們的生命一點一滴流逝,有的還來不及多看世界一眼,就閉上眼睛。」她突然領悟到:人活在世上要學會珍惜,這是女兒以短短五年生命,為她上的「寶貴的一課」。

 

但是當一位從痛苦中走出來的人,去輔導其他受苦者時,難道不怕再次踏入痛苦的深淵?林子淩平靜地說,「每一種情緒過程,不管是大悲也好、大喜也罷,不需要急於切割,應該勇敢迎接,把它轉化成豐富的經歷,就會發現一切的試煉和考驗,都是極珍貴的禮物。」

 

直到現在,林子淩最喜歡的一本書,是由知名生死學大師伊莉莎白.庫伯勒.羅斯所寫的《天使走過人間》。書裡提到:人生在世,難免經歷種種苦難,苦難經歷得愈多,人就會變得愈成熟、愈有智慧;即使遭逢逆境,也無須害怕,把人生的功課做好,痛苦自然會消除,人也會變得更堅強。

 

為了償還債務,林子淩先擔任國會助理,再輾轉到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工作,逐漸開展她身為環保鬥士的人生。認識林子淩六年,專門參與環境訴訟的律師詹順貴,以「性情中人」來形容他眼中的林子淩。「即使忙到連續三次急性肝炎住院,但林子淩往往住不到一星期,就直喊著要出院。」詹順貴說,在她身上彷彿有個使命感,要把所有環保案件做好。

 

「我從不把生命中的考驗和困難,當成負面情緒來源。」林子淩說。多數人若遇到類似的慘痛經驗,腦中的念頭往往不外是「我怎麼那麼倒楣」,但她卻能轉念︰「不要讓這些苦難,成為人生的災難。」所以,當她再回頭看這些過往,「我竟然成功地通過這些試煉和考驗!」林子淩開心地說。

 

留給孩子們真正美好的台灣

 

不過老天爺似乎有意考驗她的信念是否堅定。○七年,小女兒又被檢查出罹患癌症。「大概是老天爺進階考驗。」林子淩開玩笑說。經過兩年的治療,小女兒的病情稍微穩定,不過在○九年的五月二十日,林子淩卻陷入天人交戰,還在自己的部落格記錄下這一天。

 

原本她要陪剛結束連續二十五天放射治療的小女兒回醫院複診,最後卻不得不爽約。原來,她所關心的「國家公園法修正草案」審議,要在內政委員會連署,是否要通過提案排入逐條討論的議程中。林子淩與同樣為國家公園奔走請命的民進黨籍立委,堅守到最後,成功阻止草案進入逐條討論。「整個草案的內容大開保護與管制的後門,變相允許各種開發行為,完全違背國家公園的設立宗旨。」林子淩解釋當初為何要力阻的決心。

 

但她卻沒有享受成功的喜悅,浮現在她腦海裡的,是一個孤伶伶的小女孩,戴著假髮和口罩,坐在門診室外候診的畫面;怎會有媽媽如此忍心讓罹癌的小女孩一人面對腫瘤科醫師?「我沒有讓孩子知道我在做什麼,怕她們擔心我的安危;我是一個很失敗的媽媽。」林子淩幽幽地說。

再次面對小女兒又罹癌的嚴酷考驗,林子淩除了不放棄為女兒的生命努力,她透過投入國家公園等土地議題,更堅定「留給孩子們真正美好的台灣」的目標。

 

從唱片公司老闆娘到環保鬥士,林子淩非但沒有怨天尤人,聊天時反而不時迸出爽朗笑聲,「永不放棄」的堅持,讓她把苦難轉化成生命中最值得驕傲的養分。

 

林子淩
出生:1964年
現職: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祕書長
經歷:水晶唱片負責人、國會助理
學歷:復興商工

 

林子凌

▲點擊圖片放大

延伸閱讀

地方政府球員兼裁判 山林陪葬

2013-10-24

兩紙行政命令 引爆台灣山林大浩劫

2012-04-12

澎湖五億元廢墟 竟追加3000萬拚活化?

2018-01-04

「台灣是我的家,我必須保護它」 千萬律師棄美籍成台灣環保鬥士

2019-10-08

兩萬坪國家公園地違法使用35年荒謬史

2020-0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