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四把鑰匙 憂友也可重啟快樂之門

林讓均

健康

819期

2012-08-30 17:29

不知如何關懷憂鬱親友?到底如何治療憂鬱症?好情緒可以吃得出來嗎?當憂鬱症悄悄叩門,除了驚慌,你還能怎麼辦?有了這四把抗憂鑰匙,你可以更安心從容。

因重大打擊所促發的憂鬱症,如同天際驟生的風暴,當它席捲而來時,總是快得令人措手不及。

去年,小玉的父親過世,母親開始莫名哭泣、終日在不開燈的房間呆坐,而且連續出現耳鳴、心悸等症狀,再怎麼檢查就是查不出病因。小玉最後求助精神科醫師,這才明白,母親恐怕得了憂鬱症。

為了母親,原本擔任業務員的小玉,另找朝九晚五的行政職,每天抽空陪母親吃飯、散步。一年後,小玉母親才揮別喪夫之痛,重新展露笑顏。

「憂鬱症是可以預防,也能治療的!但如果憂鬱情緒一直持續而無法紓解,就可能導致憂鬱症,甚至演變為更嚴重的『重鬱症』!」長庚醫院林口總院精神科主任劉嘉逸說,病人發病時,親朋好友的態度極為重要,甚至會影響病情。

但是,身邊有憂鬱症病人,應該如何關懷、陪伴呢?

鑰匙一》八個原則陪伴憂友

美國心理學家羅森(Laura Epstein Rosen)與阿瑪多(Xavier Francisco Amador)在其暢銷書《當所愛的人有憂鬱症》中,歸納出八個原則:盡可能地學習、合理的期待、無條件的支持、維持日常生活作息、分享你的感覺、不要認為事情是針對你個人而來、尋求協助、一起合作。

如何實踐上述原則,倡導同志權益、舉行過男男婚禮的作家許佑生有親身經驗。

「我能撐過來,真的要感謝我的另一半葛瑞(Gray Harriman)!」許佑生曾經在十年前罹患重度憂鬱症,數度因負面思想而差點自殺,但葛瑞的愛,屢屢把他從鬼門關前拉回來。

因母親也曾是憂友,本來就對憂鬱症有一定了解的葛瑞,在許佑生生病時,仍廣泛蒐集資料,以了解如何幫助許佑生。

「他知道我生病了,所以一直是無條件地支持,就連偶爾吵架、抱怨,也沒讓我覺得『他受不了我了』!」許佑生笑說,有些憂友常聽到家人說:「你怎麼老是委靡不振!」「快點走出來啊!」但這是不合理的期待,因為憂友自己也知道要振作,只是「如果能即知即行,就不叫病人了!」

他建議,親友可以幫助憂友維持正常作息,最好多出門動一動、適度接受刺激。像是葛瑞就算是編造「陪我去修手錶」等藉口,也要拉許佑生出門走走,刺激腦內分泌「多巴胺」、「血清素」等快樂荷爾蒙。

「透過『一起做某些事』,可以幫助憂友建立某種定向的行為模式,例如每天下午帶小狗散步、每天八點練鋼琴等。」以關懷憂鬱症為宗旨的「中華民國肯愛社會服務協會」祕書長蘇禾說,每天固定做一些事的實踐能力,可讓憂友重拾自我價值感。

若親人不肯就醫怎麼辦?辦法是人想出來的,曾任臨床心理師的台北醫學大學學生輔導中心主任韓德彥,多年前為了讓一位憂鬱症老人接受心理諮商,而與病人家屬聯合演了一場大戲。

原來,一位榮民爺爺數月來情緒嚴重低落,卻不肯看精神科,家屬向韓德彥求助。韓德彥靈機一動,借了醫美診所的場地,讓家屬以「除老人斑」為由帶爺爺來問診。被誤認為醫美科醫師的韓德彥,也就與爺爺從老人斑、國共內戰,一路聊到近日心情。

心房打開後,爺爺才終於坦承情緒差,是因為「老妻先一步走了,悲傷卻不知該向誰訴說!」同意接受後續治療。

鑰匙二》團體支持力量更大

「許多人看到憂鬱症家人這麼痛苦,自己也不敢幸福,跟著有了憂鬱症!」願景心理學工作坊帶領者徐梅說。

她解釋,許多家屬會有愧疚感,「例如認為是自己沒有盡到為人父母、為人子女的責任,家人才會得到憂鬱症。但這是不必要的想法,因為每個人有自己的生命功課要面對。」而藉由團體治療、病友支持的力量,可以有效分擔家屬的重擔,將憂友拉出情緒的惡性循環。

創立於一九九六年的「中華民國生活調適愛心會」,就是國內知名的憂鬱症病友組織。十多年來,已經輔導超過五千位病友走出陰霾,等於幫助了五千多個家庭。

「病友說,向志工說病情,比對醫師說還有用!」愛心會副理事長劉智慶表示,許多志工也曾有憂鬱症,特別能夠得到病友的認同。而且,志工們有典範效應,病友看到別人都能克服憂鬱症,勇氣就會油然而生。

辦公室設在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分院的愛心會,常與醫院精神科合作,派志工到各醫院協助舉辦團體治療。

曾經是重度憂鬱、現是愛心會志工的美華,十年前爆發重鬱症,在接受團體治療之後,醫師驚覺她的問題根深柢固,轉而再安排一對一心理諮商。美華這才發現,憂鬱症的根源居然可以追溯到童年時期。後來,她靠著服藥、團療、一對一諮商與強烈的自救意識,改變了自己處事的心念,總算重拾快樂。

「不是每一位病友都願意訴說內心的痛苦!但透過音樂、美術、戲劇、舞蹈四大藝術形式,會讓病友真情流露、卸下心防!」台安醫院「表達性藝術治療中心」技術長張馨文說,針對「無法表達」的病友,藝術治療特別有效。
她表示,像是人際社交出問題的病友,在戲劇的情境中,不自覺就會演出自己的處境。而言語表達能力尚不足的小朋友,透過繪畫,治療師也能進一步探視其內心世界。
 
鑰匙三》充分掌握醫療新知
 
通常治療輕度憂鬱症,以調適病人心理為第一步的治療方式,但若是重度憂鬱症,就要優先考慮用藥。
劉嘉逸表示,憂鬱症的形成原因,與腦部血清素、正腎上腺素與多巴胺三種神經傳導物質的低落有關,所以抗憂鬱藥物的主要作用,就是增強上述神經傳導物質的活性。
 
從一九五○年代開始,就有第一代的抗憂鬱藥「三環抗憂鬱劑」,八○年代之後,抗憂鬱藥研究突飛猛進,百憂解(Prozac)等明星抗憂藥物也誕生了。
 
而後隨著每個年代的研究學說、想解決的議題不同,也產生了相對應的藥物。近年抗憂鬱藥研究,最想解決的問題是什麼?答案是失眠。
 
台安醫院精神科主任許正典指出,每兩位憂鬱症患者,就有一位有嚴重失眠的困擾,甚至病友已經治療了三到五個月,仍有近五○%有失眠的殘餘症狀。因此,○五年以來,業界著手開發「褪黑激素及血清素抗憂鬱劑」藥物「煩多閃」Valdoxan,被證實有改善睡眠的效果,今年也已納入健保給付。
 
在過去,憂鬱症主要藉由情緒症狀來診斷;但現在,憂鬱症拿得出病理證據了!
「有了腦部影像掃描,病人一看就知道真的生病了,也比較願意就診、服藥。」台北榮總精神部心身醫學科主任周元華,打開一張有著各種顏色的腦部造影圖像,顯示憂鬱症病人的腦部神經傳導物質「血清素」較少。
 
周元華所主持的憂鬱症臨床研究,利用MRI核磁共振、PET正子攝影與SPECT單光子斷層掃描等方式,追蹤病人服藥前後的腦部變化,以更精準用藥。
 
不僅是影像,血液、DNA中也隱藏憂鬱密碼。他指出,在血液中可檢測一種腦內蛋白質「神經元滋養因子」(BDNF),其含量若低下則容易讓情緒低落。而人類DNA中的第十七對染色體,若兩個染色體皆為短型,也較會促發憂鬱症。
周元華強調,上述方法還在臨床研究階段,尚未普及化,不過這已是憂鬱症研究的重大科學突破。
 
「總是快樂不起來嗎?在吃藥、就診之前,不妨先檢視你的日常飲食!怎麼吃,決定你的情緒好壞!」台灣營養基金會執行長吳映蓉說,大家只知道吃錯了會不健康,都低估了飲食對情緒的影響。
 
她解釋,大腦中約有一千億個腦細胞靠神經傳導物質傳遞訊息,若神經傳導物質出錯,就可能造成情緒問題。例如不吃富含蛋白質的食物,則無法分解出胺基酸,沒有胺基酸,無法形成血清素、多巴胺等「神經傳導物質」,情緒就容易低落。
 
鑰匙四》吃對、多動,創造好心情
 
換言之,想要好情緒,必須正確攝取腦部所需的三大營養素:碳水化合物、蛋白質與脂肪。吳映蓉也推薦食用蔬果,因為其中富含的維生素和礦物質,是很好的「輔?」,可幫助胺基酸形成神經傳導物質。至於吃出好情緒,吳映蓉推薦「十大開心食物」。
「想要身體好、心情好,老話一句,多運動!」劉嘉逸說,許多研究已證實,運動能增進可安定情緒的神經傳導物質與神經滋養因子,可改善憂鬱症、焦慮症等症狀。
 
而最直接可行的方法,就是國民健康局所提倡的「三三三原則」。他說,每周運動三次、每次三十分鐘、心跳達一三○下,持續運動二到三個月,就有改善情緒的效果。
 
「五專入學寫自傳時,我突然『哇』的一聲哭出來!後來才知道,那是我憂鬱症第一次爆發!」以本土劇竄紅的女演員陳珮騏,從不隱瞞自己的憂友身分。
十多年來,她已找出緩解憂鬱症病情的方法,包括「隨身備藥」、「懂得求救」,以及適量的運動。雖然拍戲忙碌,曾讓她五天沒見過床,但她仍會運用零碎的時間,抓張椅子就能做有氧運動,「真的沒空,光是專注做腹式呼吸,也能創造好心情!」
 
四把抗憂鑰匙已在你手上,多一點堅持與信心,就有希望重啟快樂之門!
 
避踩地雷區
面對憂鬱親友,你不該說的7句話
 
1. 誰都會心情不好,沒什麼大不了的!
2. 加油,好嗎?快點振作起來!
3. 你就是太敏感,神經大條一點就沒事啦!
4. 你以前不是這樣的啊!怎麼變了一個人?
5. 怎麼整天懶洋洋,是想偷懶吧……。
6. 你怎麼又來了,真是受不了!
7. 去做點什麼啊!這樣對你比較好……。
註:避免否定、苛責的話,多一點同理心,例如「我知道你很難過,我們一起想辦法面對。」

延伸閱讀

你可以欣賞別人的成功 但別跟風他的人生

2019-03-15

科技劇變下 我們能做什麼?

2019-03-27

Line@開張三天破16萬人訂閱 郭台銘成「最快竄升網紅」

2019-03-29

市場動盪下的危與機

2019-05-29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