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狂犬病出沒 農委會為何拖了一個月?

狂犬病出沒 農委會為何拖了一個月?
台灣寵物施打狂犬病疫苗普及率僅4成,日前證實病例後,民眾紛紛攜寵物施打疫苗。(圖片/UDN.COM)

李惠仁

健康

866期

2013-07-25 13:57

從六月十七日台大測出病毒,到七月十六日農委會公布確診狂犬病,這一個月的時間,如果不是媒體披露、前疾管局副局長施文儀痛批,加上慈濟醫院主任陳立光直言,狂犬病在台灣復活的消息會不會被掀開,恐怕仍是未知數。

七月十七日這一天,台灣正式被排除在全球「狂犬病清淨區」之外,全球稀有的清淨區,也因此從十個降為九個。

如果從農委會通報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的紀錄來看,打破五十二年「非疫區」的禍首是來自南投縣魚池鄉、鹿谷鄉以及雲林縣古坑鄉的三隻鼬獾;然而,從相當的事證,我們卻發現,真正讓台灣重返狂犬病疫區、造成全民恐慌的,恐怕是隱匿疫情成性的農委會。

 

處理病例獸醫 未全打疫苗


重返狂犬病疫區之後,全台灣最擔心害怕的,莫過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十六位直接、間接參與解剖三隻染病鼬獾的獸醫師,以及檢測出狂犬病麗莎病毒的台大博士生邱慧英。原因是,狂犬病的潛伏期大約是三天到八周,而這些人在解剖、實驗的過程中,一旦不小心造成傷口,可能就會得到狂犬病。

因此,盡速施打狂犬病「人用」疫苗讓身體產生抗體,成了這十七名獸醫師最迫切的動作。然而截至七月二十日,其中只有七人順利施打疫苗,因為全台的狂犬病「人用」疫苗僅一百三十人份,但全台每天與貓、狗、野生動物為伍的獸醫師卻高達五千人,這還不包括照顧流浪貓、狗的善心人士。

宣布台灣是狂犬病疫區之後,政府單位的緊急應變措施是什麼?什麼時候才輪到施打人用狂犬病疫苗?幾乎每位執業的獸醫師都在問這個問題。

台中市獸醫師公會理事長林順隆就說:「兩周前才醫治過一隻鼬獾,我也不知道有沒有毒?接下來如果還有人送鼬獾來該怎麼辦?要撲殺嗎?主管單位完全沒有一套標準SOP出來!」他又說:「依照官員這種亂七八糟的防疫作為,大家要有心理準備,台灣要回到非疫區,恐怕很難!」

人用疫苗搶不到,動物用疫苗不夠用,一連串荒腔走板、毫無章法的防疫措施,凸顯出台灣根本無力解決人畜共通傳染病疫情,而最大的問題就出在,農委會竟似不願意和衛生署站在同一條陣線。如果還原整起事件的重要時間點,就可以發現,農委會最想做的恐怕就是隱匿狂犬病疫情。


鼬獾多出沒中低海拔山區,分布範圍廣,民眾若看到應避免接觸。

鼬獾多出沒中低海拔山區,分布範圍廣,民眾若看到應避免接觸。(圖片/特有生物保育中心提供)

 

使出各種理由 干擾確診


六月十七日,台灣大學獸醫系教授龐飛的研究團隊用螢光抗體染色檢驗(FAT)等三種方式檢測出狂犬病麗莎病毒後,立即通報防檢局,同時把檢體送到農委會家畜衛生試驗所國家實驗室複診。然而,六月二十六日,家畜所竟以無活腦組織為由拒絕複診,於是在七月三日,台大再把死亡鼬獾的腦組織送到家畜所。

國家實驗室雖於七月九日確認狂犬病麗莎病毒,且媒體也在隔日披露檢出狂犬病病毒,但家畜所蔡向榮所長仍以缺乏新鮮活腦組織無法確診為由予以否認。直到七月十五日,前疾管局副局長施文儀在個人臉書痛批農委會隱匿疫情後,隔天農委會才在「狂犬病專家小組會議」上,確診狂犬病。

面對施文儀痛批隱匿疫情,農委會防檢局副局長趙磐華第一時間也立即對外表示:「接到台大通報後,六月二十六日,我們就立即向衛生署疾管局副局長周志浩報告,絕無隱匿疫情。」

然而,當記者求證時,周志浩這樣說:「他(趙磐華)有沒有和我的同仁講,我不知道,我是沒接到他的電話啦……我看到報紙才知道的。」

從六月十七日到七月十六日,這一個月的時間,假如不是媒體披露、施文儀痛批,狂犬病在台灣復活的消息會不會被掀開,恐怕還是未知數。因為,打從台大把檢體送到家畜所之後,農委會似乎就計畫以「缺乏『新鮮』活腦組織進行的FAT檢驗」為由,來推翻狂犬病重現台灣的事實。

就在家畜所第一度拒絕台大檢體之後的第三天,六月二十九日,趙磐華、農委會動物防疫組組長邱垂章以及家畜所所長蔡向榮,即前往中國青島參加為期七天的海峽兩岸獸醫管理及技術研討會,在這七天當中,國家實驗室完全沒有對台大送來的檢體進行複診。七月五日,三位防疫長官回到台灣,也沒有把心思投入狂犬病防制工作,至於台大二度送來的檢體,則是到了七月九日,國家實驗室才著手進行複診。

在施文儀炮轟農委會的隔天,農委會召開的「狂犬病專家會議」,破例邀請衛生署疾病管制局人員以及擁有狂犬病臨床治療經驗的慈濟醫院檢驗醫學部主任陳立光。會議中,蔡向榮表示,國家實驗室所採用的聚合?連鎖反應檢測(RT-PCR)容易造成較高的「偽陽性」,在所有獸醫系老師都緘默的情況下,蔡向榮試圖用「非特異性」的說法推翻台大的檢測。

直到陳立光肯定地說:「那就是狂犬病!」這才打破模糊的僵局,其他專家學者也才一一表態。

陳立光表示:「FAT的確是診斷的黃金標準,但不需用『新鮮』活腦組織來進行。」至於農委會先前一直強調聚合?連鎖反應檢測(RT-PCR)容易造成高的偽陽性,不能拿來當成診斷結論,陳立光則說:「科學家看到證據就要看可信不可信,當證據可信的時候就不容懷疑啊!所以要接受,另外,PCR基因一般得做兩個,但他們做了五個,所以基因序列全長都列出來,這些一看到就不需要懷疑!」

 

砸億元防疫 未達效果


相對於如今已確認的「狂犬病重現台灣」事實,農委會之前不斷用各種理由干擾狂犬病確診的情況,只有兩種可能:若非「專業不足」導致誤判,就是官員有心隱匿疫情;而無論原因是哪一項,都令人不敢恭維,尤其,農委會近年還花費相當程度的經費用於加強狂犬病的防疫專業。

翻開農委會這十年來,花在狂犬病的監測、診斷與人員訓練的費用已超過一億新台幣;其中家畜衛生試驗所組長李淑慧,從二○○八年開始申請二二二○萬元,建立相關人員對狂犬病的知識、病理與診斷;助理研究員則從○六年開始申請二四六○萬元,建立狂犬病的診斷與實驗室認證。此外,一○年十月、十一月,家畜所更分別派員到美國CDC(疾病管制暨預防中心)與澳洲衛生實驗室的狂犬病診斷實驗室,研習RT-PCR相關技術。

花了納稅人大筆的血汗錢,真正碰到狂犬病需要複診的關鍵時刻,不但沒能立即做出正確反應,反而差一點造成判斷錯誤或是隱匿疫情、危及國人生命安全的重大疏失。
還好有陳立光在會議上直言:「這就是狂犬病!」這次的狂犬病疫情,才沒有在農委會的干擾之下「隱匿成功」,然而,面對層出不窮的人畜共通傳染病,台灣人民又該如何與「隱匿成性」的農委會,進行戰鬥呢?
(作者為長期追蹤禽流感疫情的紀錄片導演)

 

台中巿獸醫師公會理事 長林順隆批評,當局沒 有標準應對措施,讓基 層獸醫師無所適從。

台中巿獸醫師公會理事長林順隆批評,當局沒有標準應對措施,讓基層獸醫師無所適從。

(圖片/李惠仁提供)

 

動物用疫苗備用量不足,恐引起民眾恐慌。

動物用疫苗備用量不足,恐引起民眾恐慌。(圖片/李惠仁提供)

延伸閱讀

狂犬病致死率百分百 打疫苗有救

2013-07-25

揭開H5N2疫情背後的五大荒謬

2013-07-15

官員腦袋不改 防疫是痴人說夢?

2013-04-11

李太太:我的老公是傻子還是瘋子?

2012-03-08

台豬解封》1700億代價換來的重生之路 官民齊戰23個年頭 終迎口蹄疫除名

2020-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