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高血壓控制不良 當心全身器官都遭殃

林芷揚
2018-05-09
健康
台灣高血壓學會提供

高血壓控制不良 當心全身器官都遭殃

林芷揚
2018-05-09
高血壓控制不良 當心全身器官都遭殃
健康
台灣高血壓學會提供

59歲的張先生,罹患高血壓已超過20年,早期沒有量血壓和按時服藥的習慣,收縮壓曾飆到150毫米汞柱,某次檢查發現已經進入慢性腎臟病第三期,再不妥善控制血壓恐需洗腎,這才知道高血壓也會影響腎臟健康!

台灣高血壓患者多達460萬人!有調查發現,容易因高血壓導致受損的器官中,民眾最害怕失去的前三名分別是大腦(36%)、心臟(28.7%)、眼睛(22.9%)。

 

▲調查發現,民眾最害怕因為高血壓而失去的器官依序是大腦、心臟、眼睛。(圖/台灣高血壓學會提供)

 

但一般談到高血壓對健康的影響,民眾大多聯想到心血管疾病,高達8成民眾不知道血壓控制不良會傷及大腦、眼睛、腎臟、耳朵、四肢等全身器官。

 

台灣高血壓學會理事長、台大醫院心臟內科主治醫師王宗道表示,血壓每增加20/10毫米汞柱,罹患心血管疾病風險就倍增,而血壓高也會引發多重併發症,包含腦中風、心臟衰竭、腎病變、視力下降、突發性耳聾、四肢缺血性疼痛等,不可輕忽。

 

▲王宗道醫師指出,長期高血壓控制不良,全身器官都可能受到影響。(圖/台灣高血壓學會提供)

 

王宗道醫師也提醒,高血壓與其相關併發症在台灣人的十大死因中,佔有高達5項,包含心臟疾病、腦血管疾病、糖尿病、高血壓性疾病,以及腎炎、腎病症侯群及腎病變,死亡威脅性並不亞於癌症。

 

值得注意的是,不少民眾都沒有量血壓的習慣,因此根本不知道自己罹患高血壓,或是擔心控制血壓的藥物傷身而自行停藥,這些都是錯誤行為。

 

王宗道醫師強調,遵照醫囑服藥不但不會傷身,反而因為血壓獲得控制而能保護身體器官。

 

若服藥一段時間後血壓控制良好,希望調整用藥,應該與醫師討論,採取漸進式的調整與觀察。

 

▲腎臟病患者張先生,過去沒有正確控制血壓,某次檢查發現罹患腎臟病第三期,所幸目前妥善控制中。(圖/台灣高血壓學會提供)

 

另外,常有年長者誤認為,年紀大本來血壓就偏高,因此不以為意。王宗道醫師表示,老年人的血壓標準應該與年輕人一樣,控制在收縮壓120毫米汞柱以下與舒張壓80毫米汞柱以下,才能妥善保護健康。

 

不過,若是罹患糖尿病、心臟病等慢性疾病的患者,血壓數值若超過上述理想值,但未達高血壓診斷標準(140毫米汞柱以上與舒張壓90毫米汞柱以上),仍有可能需要藥物介入,提早防範。

 

▲腎臟科醫師張孟源提醒民眾,妥善控制血壓有助於降低腎臟病風險。(圖/台灣高血壓學會提供)

 

中華民國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副秘書長、腎臟科醫師張孟源表示,像前述案例張先生這樣的患者並不少見,慢性腎臟病患者最常見的共病就是高血壓。

 

長期高血壓會使腎臟受損,而腎臟功能不佳也會導致血壓高,淪為惡性循環。

 

張孟源醫師指出,積極控制高血壓可以降低腎臟病風險,初期腎臟病患者更有機會恢復腎功能,中重度慢性腎衰竭患者,則可以延緩疾病惡化。

 

另一方面,提醒民眾平日不應濫用止痛藥,否則長期下來容易增加腎臟負擔。如果在沒有嚴重疾病的情況下,偶爾因牙痛、經痛等困擾服用止痛藥暫時舒緩疼痛,不需太過擔心,但若連續兩周以上每天服用止痛藥,就算是過度使用,應積極就醫改善病症。

 

延伸閱讀

性格決定命運!人生剩下20%,你的個性決定老後生活

性格的確有可能決定命運,如果希望自己的「老運」好,那麼最好是在還不太老的時候,修正自己性格中的偏頗之處,修正掉一些惡習。例如:易怒、暴躁、言語尖刻、自私、傲慢等等,如果不修正,將來就可能成為不良老人,老運怎麼會好呢?

遇失智長輩反覆問路,民眾冷漠離開!小S籲打造友善社會

如果在路上遇到失智症長輩迷路,你會怎麼做?街頭實驗發現,多數民眾冷漠離開!許多失智症患者曾遭受不友善對待,家屬多半不敢讓長輩出門。藝人小S的奶奶也有失智現象,小S站出來呼籲民眾關心失智族群,為他們打造友善環境。

最糟糕的並非看不見未來 而是不滿意現在、又不肯做出改變

如果你已經過膩了現在,求助過很多不同的管道,卻都不見效;唯一該做的,就是改變自己。當你心悅誠服地開始做出改變,完全不同於以往的人生,就會展開。

怕台積電「整碗捧去」!GF傳控違反競爭法、要求中國調查

日經新聞8日報導,多位關係人士接受採訪時透露,全球第2大晶圓代工廠格羅方德(GF、Globalfoundries)主張業界龍頭台積電(2330)違反獨佔禁止法(競爭法或稱反壟斷法)、並已向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NDRC)提出調查要求。

台灣文壇巨擘洛夫凌晨病逝 享壽91歲

台灣文壇巨擘逝世!根據聯合報報導,台北榮總證實,當代詩人洛夫因肺部疾病,今天凌晨3點21分病逝,享壽91歲,其家屬隨侍在旁。不過詳細病情目前未獲家屬同意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