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把失去的找回來!漸凍症病友「聲音再現」不是夢

把失去的找回來!漸凍症病友「聲音再現」不是夢

廖元鈴

健康

攝影.廖元鈴

2019-05-22 11:49

「如果現在能聽到我先生的聲音說『我要喝水』,這真的會讓人感動得想哭…」一個漸凍症家屬的微小願望,如今有可能成真了。由科技部引領北科大研究團隊的「整合漸凍症病友智慧溝通系統」計畫,其中最受到矚目的「語音重建」項目,已到最後測試階段,可望讓漸凍病友能用腦波、眼控,就能發出「自己的聲音」和外界溝通。

外界向來以為,漸凍症病友的主要症狀是四肢會逐漸萎縮、無法行走;事實上,漸凍症病友的聲音也會隨著病程,逐漸退化,倘若出現無法吞嚥情形,僅能選擇「氣切」一途,聲音自然成了「失落的一塊」。

 

一位漸凍症家屬透露,儘管家人患有漸凍病症,面臨生活不便、得耗費心力照顧,但內心最大的願望,其實還是希望能再次聽到對方的聲音,「聽到他的聲音,我才真切感受到他還在我的身邊。」

 

若要把聲音完好如初地還原,技術上卻是相當困難。但是,由科技部主導的「整合漸凍症病友智慧溝通系統」計畫,不僅著手解決漸凍人最為不便的「溝通」,其中一項研究項目,就是主動實現病友與其家屬的願望,靠「語音重建」找回失去的聲音。

 

北科大電子系副教授廖元甫與其研究團隊成員,研究初期最大的困難,即是從病友稀少的清楚語料,挑選出清楚的字詞進到系統內進行訓練,前置作業竟長達100小時,一度擔憂無法清楚讓語音再現。

 

研究團隊還發現到,許多漸凍病友並未有習慣「錄製語音」,導致進入難以發聲、音色模糊的病期時,要重現原聲的難度又再更高,因此團隊採取「雙管齊下」的方式—— 先是從既有的病友錄製聲音檔案,重建音色外;也另外找尋仍有清楚聲音的病友來錄製,藉此有跡可循地訓練系統、模擬音色。

 

但漸凍病友大多因病情發展,無法離家,這促使研究人員得挨家挨戶、實地走訪,帶著超過10公斤重的器材,登門拜訪錄製,同時錄製的過程中,也得需注意病友的體力是否能負荷。研究同學黃百弘指出,先前就有出現病友錄製到一半,因為開始疲憊,「聲音就變了」,這顯示著錄製語料又增添一個高難度的變數。

 

經過長達好幾個月的調整與嘗試,目前最新進度,以漸凍病友大謀為例,已有訓練出與病友相似音色的語音,例如輸入「我想要吃飯」,即可輸出如大謀聲音的「我想要吃飯」,對於研究團隊來說是極大的突破;同時為了讓系統「更聰明」,目前研究團隊持續找尋漸凍病友來錄製語音,唸出設定的字詞,來訓練系統合成更為相似的語音。

 

這些「語音再現」的目的,即是要串聯相關的溝通輔具,使得臥床不便的漸凍人,可以透過腦波、眼控來「發聲」,例如有如廁、進食需求,不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則是能以「自己的聲音」,更有「溫度」的方式和家人溝通。

 

主動參與這項計畫的病友李大哥,是非典型的漸凍症病友,但對於身受漸凍症困擾的病友們,他深有同感。李大哥表示他相當期待,未來能開發出輔助漸凍症病友生活品質的輔具,使得病友重新拿回好的生活品質。

 

李大哥受測時表示,「一個家庭有一個漸凍人就差不多垮了」,他強調,溝通、行動,這兩項對漸凍症病友來說是最大痛點。

 

面對鏡頭,李大哥認真地說著:「很感謝政府有這麼一份心,願意幫助漸凍症患者」,這無疑是顯示著對這項研究計畫的認同與肯定,更是寄託著希望改善生活品質的莫大期待。

 

研究團隊前往漸凍症病友家中錄製語音

 

▲為了把握訓練系統、收集語料的機會,研究團隊日前一同前往漸凍症病友家中錄製語音。 (攝影/廖元鈴) 

 

非典型的漸凍症病友李大哥認為溝通輔具是最大的生活痛點

 

▲以基隆的李大哥為例,為非典型的漸凍症病友,目前仍可正常發聲,他認為溝通輔具對於漸凍人來說,是最大的生活痛點。(攝影/廖元鈴) 

 

腦波團隊邀請李大哥進行受測

 

▲除了語音重建的研究團隊之外,腦波團隊也邀請李大哥進行受測。(攝影/廖元鈴)

 

延伸閱讀

錯失升等機會、卻幫助上千個家庭 劉益宏用「腦波數據」改變漸凍人命運

2019-01-29

分析競品、找專家對談 盧禎慧團隊要怎麼靠「設計」讓漸凍病友重拾溝通溫度?

2019-02-26

家屬面對面》眼控到腦波 漸凍人的溝通需求如何被滿足?

2018-12-03

不讓聲音只待成追憶 廖元甫用語音重建找回漸凍病友希望

2019-01-16

漸凍症患者的一句話 為何讓科技部長陳良基紅了眼眶?

2019-0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