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古典音樂界的史提夫汪達 P.124

在本屆奧斯卡金像獎的頒獎典禮, 當身著黑色西裝的安德烈‧波伽俐( AndreaBocelli )與一席白色晚禮服的席琳‧狄翁合唱起入圍最佳電影主題曲《 ThePrayer 》時,波伽俐靜立在舞台中間,席琳‧狄翁緩步趨向他, 兩人以美妙歌聲相合,現場空氣為之凝結。


波伽俐無法以眼神傳遞訊息,因此席琳‧狄翁必須仔細觀察他的呼吸換氣,才能準確地合唱。兩人優美的合聲、相契的音質令人絕倒。雖然此曲最後未能獲得最佳歌曲獎, 卻絕對是波伽俐在以《告別時刻》( Time to Say Goodbye )席捲歐陸人心之後,將能全面攻占「美」人心的另外一首天籟之音。

最近幾年來,當大眾對三大男高音的屢次聯演興趣遞減,一片「廉頗老矣,尚能飯否?」的質疑逐漸瀰漫,有識之士紛紛找尋新世代男高音。對義大利人來說此情況更顯急迫,因為優良的男高音傳統絕對不能沒有接棒人。

安德列‧波伽俐( Andrea Bocelli )的出現,適時填補了這個位置,他的嗓音帶著一股濃烈情感,宛如野火般讓每一顆愛樂心靈燃燒起來﹔雖然他沒有受過嚴格的學院聲樂訓練,但是不知是否從小飲用父親釀製的上等葡萄酒,讓他的聲音被薰陶如美酒般地醇厚。波伽俐並不自滿於天生的好歌喉,他曾求教於義大利知名男高音柯瑞里( Corelli ),同時繼承他歌聲的爆發力與熱情, 成為當今最受矚目的義大利男高音。


人氣最旺的義大利男高音

而波伽俐略帶沙啞的磁性聲音,以及曾擔任酒吧琴師的經歷,讓他能以更貼近大眾的唱法來表現,這項特點是那些前輩所欠缺的。頭角崢嶸的波伽俐,一九九三年成為義大利唱片廠牌 Sugar 的藝人,開始全球的唱片發行計畫。 到目前為止共發行過四張專輯,內容上各具特色、銷售上張張長紅。當波伽俐正與祖賓梅塔錄製《波希米亞人》之際,再回顧已推出的四張專輯,依然被這位眼盲心不盲的歌手的好聲音給懾服。

兩年前, 波伽俐的首張專輯《浪漫情事》( Romanza )全球銷售超過一千萬張,神奇的過程猶如波伽俐傳奇崛起的縮影。先說《求主垂憐》( Miserere )這首成名曲,當時義大利歌手蘇克洛( Zucchero )為了製作試聽帶給帕華洛帝聽,舉行男高音選拔賽。結果,波伽俐的歌聲讓蘇克洛與帕華洛帝雙雙驚豔,後來蘇克洛與帕華洛帝在 Decca 錄下此曲, 但是巡迴歐洲蘇克洛卻選擇與波伽俐一起搭檔。波伽俐因此結識帕華洛帝,並頻頻出現在他的慈善演唱會。此曲還為他奪得義大利聖雷莫音樂節的「新秀獎」,隔年他又以本片中另一曲《夜晚寧靜的海洋》( Il Mare Calmodella Sera )奪得該音樂節首獎。

這張專輯中最受歡迎的《告別的時刻》則又有另一段故事,輕量級世界拳擊冠軍亨利‧馬克斯,在德國受到民族英雄般的重視,同時他也以善選出場音樂聞名。美聲天后莎拉‧布萊曼是他的好友,一回莎拉聽到波伽俐演唱此曲義大利文版《Con Te Partiro 》大為感動,遂邀請他灌錄二重唱, 以便在馬克斯告別拳賽裡播放,此舉讓這首曲子大受歡迎。兩人深情浪漫的對唱,在管弦伴奏下更顯一份不捨之情,成為世紀末最動聽的情歌之一。

波伽俐第二張專輯《真愛情聲》( Aria )是他第一張全球發行的古典專輯,同時也是世上最賣座古典專輯之一。其中收錄十七首他最鍾情的詠嘆調,或許他的演唱技巧無法贏得「資深歌劇迷」青睞。但他投射到歌曲意境的情感,卻是獨一無二的深刻。

因此我們不應將他的演唱看成這些愛情詠嘆調的終極版本,硬拿去和以前的男高音相比。因為波伽俐希望透過他的詮釋,讓樂迷重新體驗這些音樂的可能性,或許沒有十分的完成度,卻充滿了真性情||一股對人性的深刻體驗。波伽俐沒有技巧玩弄、沒有誇張矯飾,有的只是興奮告白,因為他作夢也沒有想到竟有機會灌錄這些經典。對任何男高音來說,這都是難得的經驗,更別說像他這樣半路出家、不良於視的男高音。


披著流行外衣 復興古典音樂


這張專集的超級銷售量,更讓紐約時報讚譽他是「征服億萬人心的世紀男高音」,更多樂評人期許他「披著流行的外衣,復興古典音樂」。波伽俐再度證明,人聲是最具感染力的樂器。
他的第三張專輯《美哉義大利》( Viaggio Italiano ),其實是一九九五年就在義大利就灌好。除了義大利歌劇詠嘆調外,還包括藝術歌曲、拿坡里民謠,透過俄國指揮費多雪夫與莫斯科廣播交響的跨刀,讓音樂的張力更顯深遂。這張專輯不僅極具藝術性,同時更是他的義大利文化認同的具體表現,另一方面也宣示波切利繼承自卡羅素( Caruso )、 蒙納可( Del Monaco )、 吉利( Gigli)、柯瑞里、帕華洛帝以降,義大利男高音的優良傳統。

雖然在詠嘆調上他的技巧不算最傑出、戲劇張力也不算最驚人,但是波伽俐過人的嗓音天賦以及對音樂的敏感度,唱出最貼近人心的聲音,讓世人重新理解這些作品絕非炫耀的工具,而是動人的心聲。法蘭克與舒伯特兩首藝術歌曲,雖然精緻度、情緒豐富性都還有提升的空間,但是挾其驚人的銷售量,相信會為愛樂人口增添不少生力軍。樂團伴奏之下的拿波里民謠,除了保有勃勃生氣外,還添加不少貴氣,雖然波伽俐的發音有進步的空間,但是他以個性化的分句詮釋,也賦予這幾首「世界名曲」嶄新的面貌,波伽俐最新專輯《大地之夢》( Sogno )以世界音樂風走回第一張專輯大眾化路線, 第一首主打歌《大地情歌》( Canto Della Terra ),他以更內斂的唱腔表現出不太流行的跨界風貌。而在同名單曲《大地之夢》中的深情更為內斂,在高貴質感的伴奏下,波伽俐宛如天際虹彩般輕鬆自然地拋出圓滑的旋律線,展現他歌藝更為圓熟的境界。

該怎樣總結波伽俐的歌聲呢?請容我這樣形容:「一個不拘泥學院卻受到群眾擁抱,一個不很古典也不很流行的歌聲。」

延伸閱讀

女性45歲後邁入更年期!吃飯時多喝這2道湯飲,改善更年期不適、抗衰老

2020-01-08

今晚至明晨最低溫下探11度 周日高山有機會降雪

2020-01-08

「它改變了我的生命!」實驗證明:現在起做「這件事」,7天你會正向快樂,6個月你會改變生命!

2020-01-08

人生誰沒發生過困難呢?轉變心情,積極面對有「這些」小秘訣!買衣服、挑幸運色真的能「轉好運」

2020-01-13

美牛美豬、習近平持續進逼...小英承諾「留下一個更好國家」最迫切的「五大挑戰」!

2020-01-15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