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蘭花賊》現實與虛構交錯的黑色魅力 P.117

《蘭花賊》現實與虛構交錯的黑色魅力 P.117

不管奧斯卡這塊招牌到底在台灣有沒有號召力,片商們還是很迷信地固定安排一些奧斯卡電影在頒獎前後上映,讓台灣觀眾在春暉影業式微之後還能見到這些非主流片子,否則像這齣「打著紅旗反紅旗」的怪電影《蘭花賊》,即使有尼可拉斯凱吉與梅莉史翠普壓陣,也可能最後只會在家用影音市場驚鴻一瞥。

《蘭花賊》的怪, 由中文可能看不出來,但英文片名比較貼切的《 Adaptation(改編︶》電影成品,就說明它其實跟原著《 The Orchid Thief (蘭花賊)》幾乎已經是兩個樣,而且電影更一開始,就由知名編劇查理考夫曼跑出來當主角現身說法,開宗明義把《蘭花賊》變成「描寫劇作家如何改編原著、創作劇本」的荒誕過程。 現實與虛構交錯是《蘭花賊》的迷人黑色魅力所在,例如這位真有其人的怪ㄎㄚ查理考夫曼,正是以《變腦》拿約翰馬可維奇開玩笑聞名好萊塢的編劇,此次他負責幕後改編《蘭花賊》,但在銀幕前,卻由尼可拉斯凱吉扮演神經兮兮的考夫曼,藉凱吉自述讓觀眾知道改編名著《蘭花賊》的兩極矛盾,甚至還虛構了一個初出茅廬的雙胞胎兄弟「唐諾考夫曼」,以商業角度唱反調(最後還為兄陣亡),但是這對真假兄弟經歷了探尋「蘭花賊」真相的冒險而完成《蘭花賊》,甚至還掛名《蘭花賊》編劇入圍奧斯卡與各影評會,真是黑色到最高點。 從凱吉這條改編者雙重性格自我對話的敘事線中,電影《蘭花賊》從而發展出包容「蘭花賊」假面特質,梅莉史翠普飾演的女作家也堂堂入場,與克里斯庫柏飾演的蘭花賊,在電影不斷交錯時空的編劇主觀角度描繪中,呈現出前後強烈對比的不同性格演進,一個從女作家變成寂寞女人再變成嗑藥女嬉皮,另一個則從偷花賊變成人生專家再變成情傷男子,看似矛盾其實前後延續的多重面貌與關係,深度演技展現趣味重重。 不過與其說電影《蘭花賊》是藉此大開「好萊塢拍電影不尊重原作與改編者」玩笑,倒不如說電影《蘭花賊》是劇作家查理考夫曼與導演自嘲創作者面臨困境時的優柔寡斷與異想天開,順便把好萊塢改編時最愛用的劇情公式套來玩一玩,內

延伸閱讀

兆豐金、玉山金...想賺股利該選哪一檔?一張表比較「金融股填權息速度」,這一支竟然只花3天

2020-05-18

一表掌握5檔優質金融股!殖利率破4.7%、連續配息11年、4月營收逆勢增長

2020-05-12

2020年最完整「所得稅」信用卡回饋全攻略:免手續費、分期0利率、超商禮券...24家銀行優惠一次列出

2020-05-05

兆豐金只排在第2名!一張表看:4檔股價強彈且殖利率超過5%的金融股

2020-05-04

存股族看過來!一張表看:25檔金融股2020年「預估配股配息」殖利率

2020-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