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現代與仿古混搭 讓古意融入居家

現代與仿古混搭 讓古意融入居家

除了名人故居、舊領事館改建而成的時尚空間,上海還有更多當地產製、便宜的仿古生活用品。如何在街弄之間找到與自己品味相稱的小玩意?如何搭配使用,讓便宜小物變成加分的亮點?也是挺好玩的遊戲。

近年上海儼然成了奢華時尚的重鎮,裝潢考究的餐廳酒館一家接著一家開,名人故居、舊領事館等老房子紛紛改頭換面,這些時尚空間,往往是媒體最愛報導的對象,但是看多了,其實也沒有多少意思。

經常被使用的元素是:水晶吊燈、垂地布幔、紅燈籠、紅木家具等。有些報章雜誌常報導的餐廳或酒館,實際造訪卻會發現,在表面的光亮感之下,質地是粗糙的,一些細節顯得牽強,這裡那裡地刺著眼。譬如:綠色蟠龍形狀的菸灰缸、質料粗濫的紅燈籠立燈,更別提那些在視覺上被用濫的香菸牌美女了。

美感一旦變成格套化的外衣,就開始顯得無趣。

在奢華的表面下,上海是一個物價與美感不平均的城市。一些生活上的用品,如果買進口貨,大抵都非常昂貴,比同款商品在台灣的價格要貴上一截。但另一方面,卻可以用便宜的價格,買到當地產製的同類商品。怎樣搭配使用,讓便宜小物變成加分的亮點?也是挺好玩的遊戲。


現代感的IKEA搭配仿古瓷器

例如,在家吃飯的時候,我的主菜裝在現代感的IKEA白瓷餐盤裡,但用上兩只仿古的粉彩碟子裝辣椒醬、胡椒鹽之類的調味料。這種作法姑且稱之為器物混搭風吧。小碟是我在復興中路一家店裡找到的,大約是六○年代做的仿古瓷器,整批從倉庫裡翻出來的壓倉貨。並不是什麼高級的細瓷,帶有民藝品的手感,圖案也是民間器物常用的格套,回字紋、蝴蝶、壽桃啦。每只五元人民幣。

在另一家大量批發的現代瓷器店,看到我們小時候麵攤常用的那種白瓷碗,邊沿上有一兩朵粉紅色小花的。這些東西極便宜,但是用起來有種復古的趣味,拿來裝湯麵覺得特別好吃。

或是,用紅地錦草紋、有「萬壽無疆」字樣的碗裝炸醬麵,也很合適。

於是每當有朋友到上海來,我們通常會去開發另一種逛街的趣味:不是走那些雜誌裡報導的名店,而是到一些小商店,找到對自己的品味稱手,沒有名牌的小物。可能是一只小杯,一個小罐,全新或二手的都有可能,只要是可以嵌進生活空間裡,用自己的方式加以轉用。

我有些朋友喜歡逛古玩一條街,不是買骨董,而是買「假骨董」來做日常生活小物用。我記得在朋友毓芝家就看過她用青瓷盤裝起司,把茶包擱在青花釉裡紅高足碗,都搭配得挺好的。

把器物還原到生活的場合裡,顏色與樣式就變成一種混搭的元素,不是書裡的名詞,更不是放在櫃子裡觀賞用的。


街弄裡蒐羅各色稱手小古玩

需要注意的是,買這些小東西的場所,並不是百貨公司或便利商店那種貼著不二價標籤的光亮店面。大部分是在小商店或小攤子上,商品沒有保證書,價格也是浮動的、可商量的。於是購物的過程牽涉許多與店家交談、互動、還價的對話。

在我這樣被便利商店養大的一代當中,很多人對這種需要討價還價的買賣方式感到不安,不知該開多少價錢,既怕買貴了,又怕晚點逛到別家還會看到更好的;不僅對店家有疑慮,對自己眼光也不信任。

我的建議是,不要老想著別人在坑你,或是不老實。買賣這事,也像所有形式的人際往來。

給一個你覺得高興、願意為這件東西付出的價錢。被拒絕了,也無所謂。

每個店家應對顧客講價的風格都不太一樣。眼看一件買賣做不成,有的店家會有意無意地在你背後說:「這麼好的東西,怎麼沒人懂得欣賞呢?」還有的則根本是不客氣地出言激你:「這是紅木呀,所以你就不懂嘛!」我覺得那些不過是買賣的姿態,不需要太當真。清楚自己想要什麼、不想要什麼,可以負擔的合理價格範圍是多少,就不用被那些干擾的、催促的訊息所刺激或左右。

這說起來,只是一件買賣小事,但或許大有深意:是我們面對一個世界紛陳的奢華、歧出的品味之時,一回小小的鍛鍊吧。在這樣的過程之中,我們漸漸學會了不隨人起舞,不被他人的吆暍暗示所左右。於是就能從容享受你與物品、與人之間,一些短暫而驟然的緣分了。

 

延伸閱讀

日本潮牌轟炸

2013-11-28

簡餐的藝術

2008-07-24

零廢棄.新美學 綠色風格選物店

2020-10-07

一年6萬的健身房會員,折扣完只要1萬2...讓人心動的「便宜買賣」,沒這2個前提都是浪費

2021-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