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時尚、美貌、音樂家 P.212

時尚、美貌、音樂家 P.212

2007-11-29 15:22

時尚也可以化缺點為利多。身材高壯厚實的潔西.諾曼,其過人身軀卻成為設計師的畫布,揮灑出獨一無二的燦爛風景。

有人認為,古典音樂已經不再流行(fashion)。然而,時尚卻從未離開過古典音樂。

古典音樂界和時尚最具相關者莫過於女高音。我第一次認識「高級訂製服」(couture)這個字,就是在女高音CD解說冊的服裝註明。當年身材玲瓏有致的芭托(Kathleen Battle),除了美聲,更以誇張華服引人注意,她在卡內基首演獨唱會簡直穿得像個結婚蛋糕。從卡娜娃(Kiri Te Kanawa)到弗萊明(Renee Fleming)以降的歌劇名伶則走雍容華貴的天后路線,她們的服裝也完全反映出時尚界的流行變遷。

鋼琴家來台演出
LV總裁為他訂製西裝


甚至,時尚也可以化缺點為利多。身材高壯厚實的潔西.諾曼(Jessye Norman)在舞台上雖如冰箱走路,其過人身軀卻成為設計師的畫布,揮灑出獨一無二的燦爛風景。甚至,她還曾獲選一九九三年《浮華雜誌》(Vanity Fair)國際人物最佳服裝,再次印證時尚的神奇。

「為什麼女音樂家就可以穿得漂亮華麗,男音樂家就不可以?這太不公平了!」論及時尚,法國鋼琴家提鮑德(Jean-Yves Thibaudet)可說是真正的專家。他來台灣演出時,帶了八個LV箱子不說,連西裝外套都是LV,那可是Louis Vuitton總裁親自為他訂製,全球獨家的專屬禮服,足見其在時尚界的人脈與地位。

他現在演出時所穿的禮服,全都出於英國名家薇薇安.薇絲伍德(Vivienne Westwood)之手。這位前衛反叛、勇於大玩衣服的「英國龐克搖滾教主」,為提鮑德所做的設計卻高雅實用,以多重口袋和防皺設計照顧旅行演奏家的需要。熟悉薇薇安.薇斯伍德一貫風格的時尚迷,大概很難把提鮑德的優雅身影和她聯想在一起。

然而,一如薇薇安.薇絲伍德在提鮑德身上轉變設計風格,提鮑德自己的穿著也經歷很大改變。以前他偏愛凡賽斯,在音樂會上常有鮮豔絢麗的華服,反倒是薇薇安.薇絲伍德讓他變得「保守」。我相信,這其實還是來自鋼琴家個人的反省。

一位提鮑德的多年好友就曾和我說,「以前提鮑德在台上,雖然彈得很好,但總是感覺當你閉上眼睛,一切都很完美;可是睜眼一看,正在彈布拉姆斯晚年作品的鋼琴家,怎麼竟穿著大紅襯衫,還頂著一頭閃死人不償命的亮麗金髮呢?這多少還是會影響到聽眾對音樂的欣賞吧!」提鮑德喜愛時尚,但他也是極為嚴謹認真的鋼琴家,技巧和音樂皆一絲不苟。經過多年的時尚試驗,他終於找到最合宜的穿著,也成功建立個人形象。

無論如何,真正決定一位演奏家是否受人尊敬,仍是其音樂藝術成就。大提琴家麥斯基(Misha Maisky)喜愛寬鬆的三宅一生,早年在音樂會中甚至每首曲子皆更換上衣,以不同顏色表現自己對音樂的想法。這當然很有趣,但仔細想想又何苦?如果想法不能以弓弦表達,還得靠三宅一生加持,又怎能算是成功的音樂家?

當今樂壇紅星
演奏水準卻愈來愈差


當封面比錄音還重要的時代來臨,怪象也應運而生。像當今樂壇紅星,法國鋼琴家葛莉茉(Helene Grimaud),就是以美貌聞名全球。葛莉茉不是有天分,事實上她還有很高的演奏天分。她八歲學琴,十三歲就考進巴黎高等音樂院,十六歲得到第一獎畢業更發行第一張錄音,還得到唱片大獎肯定。

然而,不知演奏對她而言是否太容易,還是她的美貌過於吸引人,近年來她的事業雖然蒸蒸日上,演奏水準卻愈來愈差。她的許多錄音,我都不敢相信唱片公司竟然就敢這樣發行如此拙劣的演奏。

有一次我訪問一位鋼琴家,他竟然先反問我是否會訪問葛莉茉,「如果你會想訪問她,那表示我們的品味實在相差太多,我實在無法接受你的訪問。」

但這又有什麼辦法?葛莉茉的演奏再差,她一樣行程滿檔,唱片一樣有人捧場。如此惡性循環的結果,就是音樂美感的徹底崩毀。
 
在商業利益掛帥的音樂界裡,或許我們只能無奈地期待音樂家自己覺醒,不能本末倒置——就算重視外表和華服,也要向提鮑德之類的鋼琴家看齊,要做音樂與時尚真正的專家,在視覺之外更成為聲音的大師。

/小檔案/
焦元溥
一九七八年生於台北市。台大政治系學士,美國佛萊契爾學院法律外交碩士。十五歲開始發表樂評,大學時差一點改學指揮。近年來遍訪國際知名音樂家,勤於筆耕,嘗試多樣貌發表。

延伸閱讀

古典也八卦 P.184

2007-12-27

魔鬼就在細節中

2010-06-17

動人心弦的錯誤

2008-10-09

不需要解釋

2010-05-20

別用眼睛聽音樂

2009-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