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暢飲氣泡葡萄酒 P.148

2008-02-21 10:44

澳洲出產精采的氣泡酒,這個國家最獨特的地方是,以Shiraz品種釀出來的Sparkling Shiraz可說絕無僅有,並且味道出眾。

在上一篇文章裡,我提到英國《Financial Times》葡萄酒專欄作家Jancis Robinson推薦的二十四款氣泡酒裡,法國香檳壓倒性地囊括二十款。

不過基於「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的民主精神,我們其實也該有雅量欣賞另外四款價錢「合理」、而且居然可以與香檳分庭抗禮的氣泡酒,它們分別是:葡萄牙北部Barraida地區所產的Luis Pato - Maria Gomez Bruto NV、澳洲Adelaide生產的二○○七年分Bird in Hand - Sparkling Pinot Noir、澳洲Yarra Valley生產的二○○四年分Green Point Vintage Brut,以及澳洲Tasmania生產的Tigress Sparkling Rose NV。

氣泡酒的繽紛世界

看到這個名單,最讓我驚訝的是澳洲酒占四分之三的高比率。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澳洲是大英國協的一分子,讓英國人備感親切?或是倫敦市場上比較容易找到澳洲葡萄酒?無論如何,沒居住在英倫三島的人對於香檳之外的高級氣泡酒印象,恐怕會與Robinson女士的名單有相當大的出入。

澳洲的確出產精采的氣泡酒,這個國家最獨特的地方是,一般我們最常看到的是氣泡白葡萄酒,偶爾可以品嘗到氣泡粉紅酒(Sparkling Rose),例如法國在高級香檳裡添加產自Bouzy的紅葡萄酒的粉紅香檳,但是澳洲以Shiraz品種葡萄釀出來的氣泡紅葡萄酒Sparkling Shiraz可說絕無僅有,並且其中很有些味道出眾的名品。

但平心而論,同屬於大英國協的南非以法國香檳釀造所生產Cap classique比起澳洲氣泡酒毫不遜色。而就筆者個人的偏見,香檳之外最好的氣泡酒,還是在被歸類為舊世界的歐洲。

在法國,一般稱非香檳區的氣泡酒為「誇張起泡的酒」(vin mousseux),它們在不同的產區有不同名字,像是羅亞爾河區、亞爾薩斯區或勃根地區的Cremant,或是隆河區的Clairette de Die,以及蘭格多克(Languedoc)區被歷史學者視為法國氣泡酒先驅的Blangeutte de Limoux。

香檳作為一種概念

雖然在西方世界裡,Champagne這個字是受智慧財產法律嚴格保護的,除了在香檳產區以傳統方式釀造出來的氣泡酒之外,其他的氣泡酒絕不可使用這個名字,甚至法國著名時尚品牌聖羅蘭(Yves Saint Laurent) 一九九三年曾推出新款香水取名為「Champagne」,就被香檳酒農一狀告上法院侵權,敗訴後不得不改名為「Yvresse」。

但是因為這個名字的知名度實在太高了,許多人還是不求甚解地將「香檳」當作一種概念、一種關於高級氣泡酒的通稱,尤其是在對香檳文化未必十分熟悉的亞洲世界裡。

甚至在外交場合裡也曾出現這種絕無惡意的誤用。舉例而言,去年九月八日在總統府禮堂,外交部黃志芳部長與史瓦濟蘭王國外交部長喇米尼(Moses Mathendele Dlamini)共同簽署兩國《政府間醫療合作協議備忘錄》,陳水扁總統與恩史瓦地三世國王(King Mswati III)兩位元首親臨見證,場面隆重。

當簽署完成,禮官高聲贊禮:「祝香檳——」於是侍者們分送盛著金黃色氣泡酒的細長笛型(flute)酒杯給在場來賓,大家排隊依序舉杯向兩位元首與兩位部長表達祝賀之意。舉杯祝賀後筆者抿了一小口,這酒氣泡細緻,口味微甜,有蜂蜜的口感與喉韻,果香強烈得帶著一點兒熱帶水果的奔放野性,並非傳統法國香檳的味道。

既然心生疑惑,於是悄悄地繞道禮堂後方餐桌上的冰桶,不動聲色地查看禮官所謂「香檳」的酒標,發現居然是義大利知名的Asti Spumante,要是法國代表或義大利代表在場,說不定會抗議呢!

原來當總統府禮官口稱「香檳」時,他真正準確的用意其實是「氣泡酒」,不過在這麼重要的場合裡,高聲吟唱「祝香檳」無論如何要比起名不正言不順的「祝氣泡酒」來得響亮、來得有格調、尊貴。

香檳之於氣泡酒的差別

然而世界之大,不可能定於一尊。義大利Piedmont地區以麝香葡萄Muscat釀造的Asti Spumante之精采,行銷世界,深具口碑。而英格蘭西薩克斯(West Sussex)地區由美國葡萄農摩斯夫婦(Stuart and Sandy Moss)遲至一九九二年才建立的Nyetimber Vineyards,一九九六年第一次推出氣泡酒即震驚世界,在幾次的國際品酒會上勝過法國香檳對手贏得金牌之後,許多酒評家都認為,這個酒莊生產的氣泡酒絕對可以與知名香檳平起平坐。

事實上從十九世紀末起,歐洲移民乃至於法國香檳酒農跨海到新世界釀氣泡酒已經成為一種風潮,僅以美國為例,一八九二年在加州Sonoma Valley第一座生產高品質氣泡酒的酒莊就是由捷克移民寇貝爾兄弟(Korbel brothers)建立的;Napa Valley高級氣泡酒品牌Schramsberg則是由德國移民家庭開創。

而加州的許多知名氣泡酒莊都有法國香檳大廠的投資,例如Moet & Chandon所擁有的Domaine Chandon、Louis Roederer所擁有的Roederer Estate、Taittinger所擁有的Domaine Carneros。

不但品質有保障,美國的氣泡酒也不乏名人加持,最有名的例子是一九七二年二月美國總統尼克森首度拜訪中國,與周恩來在北京簽訂《上海公報》後,開瓶舉杯慶祝的正是一九六九年分的Schramsberg;而一九八四年雷根總統訪問中國時,也曾攜Schramsberg同行;之後這款葡萄酒就約定俗成地成為美國總統的國宴用酒。

那麼,法國香檳與美國高級氣泡酒的差別在哪裡?除了更漫長的歷史、更深厚的文化內涵之外,有一個極可能的原因是法國女人,那些可愛、浪漫、有情調、極具吸引力並且往往與法國皇室有些特殊關聯的女人,以及她們所留下來為香檳掛保證的雋永名言。

路易十五的情婦Pompadour夫人說:「香檳:是惟一能讓喝了它的女人依舊美麗的葡萄酒。」

Parabere伯爵夫人也有一段非常類似的話語:「香檳是惟一無須暈紅面頰即能增添雙眸神采的葡萄酒。」

而最膾炙人口的句子之一,是一九六一年英國《London Daily Mail》記者訪問法國著名香檳酒莊的女主人Lilly Bollinger時得到的答覆:「當我高興或悲傷時,我喝香檳。有時我獨飲,有人作伴時香檳更絕不能缺席。沒有胃口時,我喝香檳取樂;肚子餓了當然更要喝它。否則我從不碰香檳,除非我口渴。」

Bollinger夫人的這段表白造作到了極致,卻也貴氣逼人,奢侈炫耀、縱情逸樂到了極致。這些話語與背後的浮華故事和文化想像,恐怕是美國高級氣泡酒永遠追不上法國香檳最重要的一道鴻溝。
(稿費捐贈中華社會福利聯合勸募協會)

/小檔案/
楊子葆
一九六三年出生於花蓮,法國國立橋梁與道路學院(ENPC)工程博士。曾任新竹市副市長、台灣駐法國代表等職,現為外交部政務次長。精葡萄酒、交通學,也是一位法國通。

延伸閱讀

滯留武漢台商包機確定今晚返台!首批約200多人 陸派專機全程隔離

2020-02-03

封城!停工!當中國被按下暫停鍵 「武漢肺炎」經濟衝擊全解析

2020-02-05

活得像玫瑰般絢麗 香頌女伶一生傳奇

2020-02-19

2020「全民社造行動計畫」徵件開始 最高獎金50萬

2020-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