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亞洲藝術市場敲響熊市警鐘

亞洲藝術市場敲響熊市警鐘

林亞偉

藝文風尚

shutterstock

616期

2008-10-09 14:45

一場夜間拍賣會結果,將沉醉在藝術暴利大夢的眾人敲醒了。十月四日的香港蘇富比夜拍,昭告世人,在全球金融海嘯的衝擊下,亞洲不僅股市、房市的榮景不在,就連藝術市場,也開始步入熊市了。

十月五日清晨,星期天的好假期,台北天氣清朗,香港時晴時雨。這是全球第二大拍賣公司蘇富比,在香港舉行首場晚間拍賣後的隔天早晨。蘇富比主管與專家,再次開會研議,確立了夜拍結束後的對策:只要賣家同意,今天的拍賣會,將調降成交底價。

十月四日的星期六傍晚,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裡頭,擺放著眾多的名貴藝術品。香港觀眾川流不息地入場,看著蘇富比拍品的精采預展。而以收藏品味聞名的台灣企業藏家,僅有聯電名譽董事長曹興誠、雅好古董的國票金董事長洪三雄、股票未上市卻實力雄厚的耶誕燈飾大王潘文華等人出席,其餘的著名企業藏家卻不見身影。

一位香港企業私人博物館的負責人也觀察,香港企業家也甚少有人出席夜拍盛會。因為,從台灣到香港的企業大亨,他們不是苦於金融調查案,就是受金融海嘯波及,坐困愁城。

 

警訊一 兩岸企業藏家盛會上缺席


晚間拍賣會(evening sale)在歐美行之有年,是專為價昂藝術品設立的拍賣舞台。佳士得今年五月,於香港舉辦的春季拍賣會,光是亞洲當代藝術與中國二十世紀藝術的拍賣場次,合計共創下港幣八億三千萬元的史上最高紀錄後,市場一片歡欣鼓舞,認為由中國當代領銜的亞洲藝術市場,將不畏次貸危機、中國雪災與川震風暴,勢必在奧運會後,更加抬頭為世人歡頌。

 

在這樣的樂觀氣氛下,繼佳士得五月的亞洲春拍首場夜間拍賣會,蘇富比也推出首場亞洲現當代藝術夜拍。只是,九月雷曼兄弟的破產事件,引爆全球金融市場的流動性危機,局勢變了。

 

警訊二 成交率與金額遠低於預期

 

高價精品的藝術品,原本被視為熱錢的避風港。但,十月四日晚間的香港蘇富比夜拍證明,亞洲的現當代藝術作品,還不被世人認可為金融風暴下的資金停泊處。

 

拍賣會前,蘇富比亞洲區行政總裁程壽康的確也擔心全球景氣下滑,將影響拍賣會成績,但他仍懷抱一絲希望。因為,九月倫敦蘇富比的赫斯特專拍、紐約蘇富比的珠寶拍賣,以及巴黎蘇富比的古董家具拍賣,都不畏金融風暴襲擊,創下成交佳績。蘇富比原先冀望亞洲的這場拍賣會能力抗股災。只可惜,市場推翻了這樣的假設。

 

十月四日的蘇富比亞洲現當代藝術夜拍,四十七件拍品,成交率只有五九%。而原本預估的成交價為港幣一億八千萬至二億四千萬元,但最終只成交了一億一千七百萬元,還比低估價總成交金額少了整整三五%。

 

夜拍的高價作品,幾乎可用「全軍覆沒」形容。村上隆四米高的〈Flower Matango(a)〉裝置藝術,流拍。才在今年五月的香港佳士得夜拍,以一幅〈面具系列1996 No. 6〉,港幣七五三○萬元,締造中國當代藝術品天價的曾梵志,他此次的作品〈安迪.沃荷不遠萬里來到中國〉,低估價為港幣二千萬元,流拍。

 

中國當代藝術四大天王的張曉剛、岳敏君作品,不是以低估價險險飛過,就是流拍。而四天王排名較後的方勵君,一件作品流拍;而王廣義則是二張夜拍作品統統「闖關失敗」。

 

警訊三 大師作品全部以流拍作收

 

華人前輩大師的經典作品,從廖繼春、常玉到朱德群畫作,在夜場全部失利流拍。僅有朱沅芷與吳大羽的作品以低估價過關。而此刻,正在國立歷史博物館舉辦的「朱德群八十八回顧展」,並沒有加持夜拍現場的二張朱德群畫作,流拍。甚至影響了隔天十月五日,二十世紀中國藝術的日場拍賣,七張朱德群畫作全部流拍。

 

流拍,流拍,再流拍。拍場內人手一本的拍賣小圖錄,只見人們畫「叉叉」代表著流拍,這幾年來,從來沒有畫這麼多叉叉過。整場夜拍,惟有東南亞藝術家作品,價格對比以百萬港幣為計價單位的其他作品,相對便宜,引起市場競逐創下高價,成為整場拍賣惟一的贏家。

 

眼尖的經紀人,目光搜尋全場,香港、台灣藏家群缺席者眾,乃至於代表中國大陸富豪的藝術經紀人,出席的也少。

 

蘇富比精挑的四十七件夜拍作品,成交二十八件,總成交金額不到港幣一億二千萬元。這二十八件作品價格加總,只比四個半月前,佳士得夜拍的曾梵志、廖繼春兩件新高作品的總和,多港幣六百七十萬元而已。

 

不過才四個半月,亞洲藝術市場徹底變盤了。

 

獨立策展人胡永芬,用「大盤坑殺主力」形容這次拍賣的慘況,讓過去搖旗吶喊的藝術市場作手,嘗到了苦果。

 

金融體系的流動性危機,也在這場藝術拍賣會,讓人們見識到藝術品若發生流動性危機時,會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手中藏品,一件也拍不出去,對於需金孔急的藏家,就等於坐擁金山,卻眼睜睜看著金山銀礦,融化流失。

 

一位經紀人就說,持盈保泰未受金融風暴波及的藏家,此時就是他們在拍賣會後,找流拍佳作砍價、議價的好機會了。

 

席捲全球的金融海嘯,幾乎讓所有人的資產,都因為股市、房市的急挫下殺,而整體縮水至少二○%到三○%時,藝術市場也難以自外於這個資產向下大修正的定律。

 

歐美藝術投資市場的必備參考指數:梅摩藝術價格指數 (Mei Moses Fine Art Price)共同創辦人、長江商學院金融學教授梅建平就說,當股市、房市兩大類資產都往下調整之際,藝術品沒有理由持續飆漲。

 

梅建平舉例,藏家與富豪進行資產配置時,會有一定比重配置於藝術品。根據梅建平的研究,一般會有五%至一○%的資產配置於藝術品,特別喜愛的話,則提高至一五%的財富比率。但當整個財富大餅縮水,相對的藝術品資產也會變小的。

 

而這一波全球市場的修正,梅建平預估藝術市場將同樣調整到二○一○年,才會漸漸恢復元氣。

 

而這一波的調整期,未嘗不是藝術市場重新建立秩序的好機會。胡永芬說,這時是藏家冷靜思考過往收藏,建立自己收藏思惟的好機會;而過去冷靜自持,不隨波逐流的智慧藏家,此時更是撿便宜的好機會。

 

此次拍賣會流拍的作品,部分不乏佳作,只是估價過高而乏人問津。蘇富比亞洲區副主席郭進耀在夜拍後坦承,「過去中國當代藝術,每次拍賣會都以五○%的成長率飆漲,沒有一個市場是這樣高成長的,如此快速的成長,導致我們對市場預期過高。」

 

這四年來,中國當代藝術市場需求大於供給,造成了藝術市場的「官場現形記」。匪夷所思的現象層出不窮。

 

寒舍藝術中心執行長王定乾就指出,拍賣公司此時自食惡果了。拍賣公司嘗到過去數年來,只注重賣方市場,而不斷提高買家佣金,而為了爭搶拍品,讓手中擁有藝術品的賣方與藝術家,被拍賣公司養大了胃口,讓拍賣估價不斷飆升。

 

當市場景氣好時,榮景下眾人歡欣鼓舞,這就像撐竿跳,每次跳都能破紀錄,但總有極限所在,一定有跳不過去的門檻。「當景氣反轉,就是門檻到了。」王定乾說,藝術投資市場也像股市,聰明的藏家,不到見底是不會進場的。

 

蘇富比首場現當代亞洲藝術夜場,敲醒了眾人,雖然藝術投資與股市、房市並列為三大投資市場,但這個市場,迷人卻又危險。進入了盤整與打底期的藝術市場谷底,輸家出現,未來的贏家,也正在醞釀著。

(本文作者為《典藏投資》主編)

延伸閱讀

蘇富比超級拍賣師 一槌天價的祕辛

2017-02-09

藝術拍賣會 一般人也玩得起

2014-04-17

私募基金的盤算 催生亞洲藝術天價

2013-10-10

股災下的一場拍賣神話

2008-10-02

蘇富比香港夜拍 搶股災資金?

2008-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