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紙風車 把劇團當雜貨店經營

紙風車  把劇團當雜貨店經營
每一場演出,李永豐都和演員排練到最純熟的那一刻。

陳免

藝文風尚

攝影/陳永錚

641期

2009-04-02 11:54

三月底開始,紙風車兒童劇團年度大戲開始公演,另外紙風車劇團也承辦台中市兒童藝術節,一連串的大型活動及演出,絲毫感受不到不景氣的氛圍,紙風車基金會執行長李永豐的雜貨店經營哲學,充分展現創意經濟的軟實力。

「這位大哥,你的腳抬不起來嗎?」「這個地方等音樂出來再拉上來,這樣氣勢才夠……。」三月十三日晚上紙風車劇團排練場裡,紙風車基金會執行長李永豐一個個調校著演員的動作,就像產品上市前的品質控管,非要確定每一位演員的動作到位,才肯換下一個動作。

三月十三日晚上紙風車劇團排練場裡,紙風車基金會執行長李永豐一個個調校著演員的動作,就像產品上市前的品質控管,非要確定每一位演員的動作到位,才肯換下一個動作。

「產品」的發表是在一個星期後,三月二十日晚上在台北市城市舞台,紙風車劇團年度大戲「小小羊兒要回家——三國奇遇」,正式和觀眾見面。一千個座位全部坐滿,大人帶著小孩來看戲,把現場擠得熱鬧烘烘,一點也感受不到不景氣的氣氛。

「在景氣不佳的這一年,我們愈要逆向操作演大戲,愈要端出最好的菜色,讓每一位觀眾在心中獲得最大的享受。」儘管推出這齣兒童劇,製作成本高達五百萬元,就算十一場演出,場場票房全賣完,仍要賠錢,李永豐對品質的要求沒有一點打折。

和台灣多數表演藝術團體一樣,光是靠票房收入,是無法支撐劇團的運作;尤其,二○○八年下半年遭到百年來最大經濟不景氣,但紙風車劇團卻是台灣劇場界少數賺錢的劇團,去年仍有上百萬元的盈餘。
 

生存,做觀眾看得懂的戲


翻開紙風車的收支損益表,○八年總收入一億二千四百萬元,但總支出也達到一億二千三百萬元,但其中票房收入只有三千四百多萬元,占二七%,也就是說劇團如果只靠賣票收入,恐怕無以為繼。

李永豐有何能耐,能克服劇場界「演出成本高於票房收入」的宿命?

對政治稍有關心的人,對於李永豐應該不陌生,他曾經策畫二○○○年陳水扁競選總統造勢活動「百萬人民站起來」;更早之前,他打破空間禁忌,讓總統府前變成飆舞天堂。

 

從這些經歷來看,雖然李永豐的政黨傾向呼之欲出,但他所策畫的活動,創意沒有因為政治性而有所減損。

 

若從表演藝術領域來看,李永豐從一九八一年加入蘭陵劇坊,之後台北藝文圈小劇場盛行,戲劇科班出身的李永豐,拒絕做那些讓別人看不懂的戲,「讓人看不懂的戲就比較高明嗎?我不這麼認為!」他毅然投入兒童劇領域,選擇直接面對市場的檢驗。李永豐很清楚,一旦觀眾(小朋友)看不懂他做的戲,那麼他就生存不下去。

 

兒童劇這一做就是二十年,從早年的魔奇兒童劇團,到九二年成立紙風車劇團,李永豐深知劇場經營的難度,「以前很多長輩聽到我是做戲的,臉上的表情馬上垮下來。」李永豐的話道出很多人對於表演藝術刻板看法,即使是現在,台灣很多劇團仍是隨時快倒的苦撐窘況。

 

演出製作成本和管銷人事,是劇團燒錢的兩大部分,主持紙風車十七年來,從沒有發生發不出薪水的情況,「我不可能讓這種事發生,不能讓人家家長認為做這行就會餓肚子,這樣以後誰還敢讓小孩來演戲。」李永豐認為,這是一種信念,就像從創團開始的每場演出,就要求一○○%的票房銷售。

 

藝術,靠通俗演出養活


劇團的營運,光靠票房收入是幫不了忙的。於是,因為不甘於做藝術的就要生活困頓、不甘於做藝術得要求人家、找贊助,李永豐相信有一種模式是可以讓做戲的人衣食無憂,而且被他實驗出來了。

「經營劇場就好像雜貨店一樣,客人要什麼,我們都能提供。」

因此,紙風車除了在劇場的公演外,演員也得接各種活動演出,包括公司行號的新品發表會、記者會活動、企業尾牙春酒,甚至工地秀,紙風車都接,這就是李永豐所講的雜貨店經營哲學。

 

「活動、演出」的收入在紙風車營收就占了四成四。而多數劇團仰賴的政府補助,在紙風車的收入來源中僅占三%,企業捐款則是零。「基金會沒有捐款,我們就是靠自己,靠自己才能長久。」李永豐說,就像紙風車的名字,有風就會動,沒有風,自己向前跑,風車一樣會動。

承接活動,除了增加支撐劇團運作的收入外,演員也因此有機會磨練演技,不論是下鄉到各個學校巡演,或者幫企業設計活動,透過異業的接觸,正可讓紙風車的團員了解不同行業的人事物,擴大生活體驗。

但在同行眼中,李永豐做的這些事太不藝術性了,也讓他成了爭議性的異數。甚至,「在學術界有人覺得李永豐變髒了。」曾在學校任教的綠光劇團團長羅北安,就曾經聽過同行對於李永豐「這個錢也賺,那個錢也賺」的評價。

 

但,「他們不知道,當他們在哭窮、抱怨政府不重視藝術創作的時候,我們是在做事,有哪個團一年可以做六齣戲?」羅北安說,紙風車基金會下的紙風車劇團和綠光劇團一年推出的作品量,是其他劇團的二倍。

 

在紙風車,演員一年可以至少有一百五十場的演出機會。「對演員來說,有戲演,生計也才不會斷炊。」紙風車團長任建誠說,○七、○八年演出場次甚至分別達到二百場。

 

從七○年代蘭陵劇坊時期就認識李永豐,也擔任紙風車創意顧問的政大科管所兼任教授吳靜吉,就很肯定他調度場面的能力,而且這種能力不只是用在舞台上,也運到劇團的經營管理上,以及整合社會資源,「而且,他一旦有創意的發想,就會去實踐。」
 

創意,展現在資源整合


經營劇場二十年,從沒有為自己的肚皮溫飽去募過款,但現在為了鄉下孩子們也要有欣賞藝術表演的權利,○六年,提出的「三一九鄉村兒童藝術工程」,就是李永豐的創意展現,紙風車為各鄉鎮都建立一個獨立的專款帳戶,只要捐款達到三十五萬元,紙風車劇團就到那個鄉鎮免費演出,每個鄉鎮都走過一遍至少要三年半的時間。

 

外界一直認為,是李永豐親綠色彩才讓紙風車劇團有接不完的政府活動,○八年,民進黨失去政權,如果按這個邏輯,紙風車這一年的收入會很慘,但它還是接辦了國民黨執政縣市台中市和台北縣的兒童藝術節活動,另外包括BenQ、台積電、台灣大基金會、陽明海運、奇美等企業舉辦的員工活動,還有像《聯合報》舉辦的米勒展、長毛象展覽開幕記者會的演出,都是紙風車去年營收可以破億的原因。

 

今年四月,紙風車第三年拿到台中市兒童藝術節的案子,其中他為這次的活動製作了一個長六十公尺、寬十五公尺、高八公尺的巨型格列佛(童話故事小人國遊記的主角),市政府另外編了一百萬元的預算,但成本就要六百萬元,於是他就去找贊助廠商,湊到了三百多萬元,「這次賠錢也沒關係,以後還可以補得過來,但這就叫創意,全世界絕無僅有。」

 

不斷地去創造新東西,是李永豐把藝術這門生 意做起來的祕訣,他說,就跟宏碁、華碩的小筆電創造出新的市場一樣,表演團體自己也得要去創造新的產品,才能和其他團隊有所差異,不用擔心不景氣的問題。

 

腦筋動不停的李永豐,最近還要再推一個新產品,「企業要辦園遊會可以找我們,只要五十萬元,我把它辦得有一百萬元的價值;硬體設備價格都可以打到最低。」劇場演出需要的燈光音響設備要求特別高,紙風車在○七年投資一、二千萬元添購,除了平時的公演,也拿來做活動生財用,把資源運用到極限。

 

不擔心自己的產品像菜市場一樣喊價賣出,李永豐認為劇場經營本來就是一種商業模式,他有信心能掌握客戶的需求,並且用最便宜的價格把最好品質的商品賣出去。就像雜貨店一樣,麵粉、雞蛋能賺幾塊錢?但只要有客人要的商品,店就可以持續開張下去。


■李永豐
出生:1962年

現職:紙風車基金會執行長

學歷:國立藝術學院傳統藝術研究所

經歷:魔奇兒童劇團、蘭陵劇坊

作品:劇場編導:紙風車劇團「十二生肖系列」、「巫婆系列」
   活動總策畫:2000年「百萬人民站出來」陳水扁競選活動、2006年「319鄉村兒童藝術工程」、2002~07年策畫及經營百年古蹟紅樓

延伸閱讀

打擊樂幫主朱宗慶 用鼓棒撐起音樂江山

2016-01-07

吳念真.柯一正.簡志忠.李永豐 陪偏鄉學童編織夢想

2015-06-04

大病過後,吳念真的人生體悟

2015-05-28

兩個富二代 在《人間條件》學「做人」

2014-12-11

探索無敵大昆蟲 激發孩子的無限想像

2013-0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