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找到樂趣 銀髮族生活一樣亮麗

黃筱雯

藝文風尚

今周刊攝影組

2010-09-23 16:50

從六十歲到八十歲,數位長者發掘後半輩子新目標,
有人實現未完成的夢,有人找到人生新方向。
透過追尋與實踐,他們證明,老後的生活,也可活得精采、過得開懷。

在桃園平鎮市的樂齡學習中心,傳出陣陣熱鬧音樂聲。正在台上練習的樂團,卻不是輕狂少年,而是九位團員平均年齡五十五歲的「平鎮八號」樂團,彈奏吉他、打起鼓來,一點也不遜於年輕人。

大力彈著吉他的是團長鄧仁居,今年六十歲的他,兩年前從校長一職退休後,便加入平鎮八號,為的是一圓年輕時的夢。
 
 
一圓年輕時夢想 當一個吉他手
 
 
「國中時,我第一次接觸到吉他,那個時候有位日本明星小林旭,看他吹著口哨、彈著吉他,好帥氣啊!於是也想跟他一樣。」鄧仁居說,可是那時課業壓力大,沒多久吉他便被擱置一旁塵封。

在教育界服務三十五年來,鄧仁居一直在規畫退休後的生活,「我為自己訂了標準,時間到了就退休。」二○○六年,就在退休前兩年,鄧仁居就已經訂定好退休生活的每日時間表,「每天每個時段該做什麼我都規畫得清清楚楚,可是後來發現這樣不恰當。」鄧仁居解釋,因為不是每件事都可以如規畫完美執行。

「可能我吉他原本訂半小時,再來要去游泳,可是其實我想繼續彈,所以就被計畫給侷限住了。」鄧仁居發現癥結,一年後就放棄時間表,讓每一天都自由發揮。

「我的退休生活是以休閒娛樂為主的生活。」退休以來,鄧仁居每天四處趴趴走,「一直在家不做事,會悶出病來的。」

鄧仁居偶爾去游泳、練太極,在家沒事就練吉他,練著練著,深藏心中已久的夢又冒出了頭,「我想要組個樂團,跟大家一起分享音樂。」

他四處尋找相關機會,發現樂齡中心正推出「平鎮八號」學程,興奮的他立刻報名。到現在,平鎮八號成立已一年半,參加的團員越來越多,所以又新增平鎮八號二團,分成基礎與進階班,讓有興趣卻沒有經驗的人,也能一起共襄盛舉。

「退休後,真的該找一個喜歡的重心,然後朝著目標努力。」鄧仁居笑著說,彈著吉他、笑容開朗的他,沒想到四十年後終於一圓年輕夢,讓退休人生充滿朝氣。
 
 
拍攝野鳥 讓自己重溫兒時回憶
 
 
相較組樂團過熱鬧生活,今年六十八歲的邱盧素蘭則是成為拍攝野鳥的攝影師。

一幀幀色彩鮮豔的野鳥照片,其中鳥兒眼神活靈活現,一不注意似乎就會從圖中展翅高飛,這些全是邱盧素蘭的寶貝作品。現在她一星期有五天的時間,扛著重達十幾公斤的攝影器材,外出追尋鳥蹤。

「小時候我就很想攝影。」邱盧素蘭說,可是卻沒有機會接觸。為了家計開設家庭美容院,一做三十年,最後因為過度勞碌,胃出血而不得不退休。

七年前剛退休,邱盧素蘭就如同大多數長者一樣沒事做,每天只待在家中按電視遙控器。

「每天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所以我就問她有沒有想做的事,結果她告訴我她想學攝影。」邱盧素蘭的兒子邱銘源說,他帶媽媽去社區大學的攝影班上課,並且為媽媽買了專業相機,「攝影班的同學拿的都是小台傻瓜相機,只有她拿大台的單眼相機。」

「我很喜歡拍鳥,因為鳥的顏色好漂亮。」邱盧素蘭最愛拍鳥,因為很小的時候母親就過世了,當想念媽媽時,二哥便會背著她在房子前後看鳥,安撫她。

為了捕捉鳥兒最美的瞬間,邱盧素蘭早上四點多便出門拍照,先生也會開車陪伴她協尋鳥蹤,常常一拍就是整天。除了台灣,她也會參加專業賞鳥團,足跡遠至加拿大、北海道、印度等,到世界各地尋鳥。

這樣的行為看在鄰居眼中卻是吃力不討好,「他們都會問我何必這麼辛苦?想看鳥,看Discovery就好啦!」但也有人想過和邱盧素蘭一樣的生活,卻因為家人不放心而被阻止。

「我媽媽真的很瘋狂。」邱銘源回想上次在斯里蘭卡拍照,邱盧素蘭拍鳥拍得專心,完全沒注意到上頭正有隻花豹看著她;拍到滿意的照片,邱盧素蘭會開心得炒菜不斷地甩鍋,反之則有氣無力。她一天拍照可達六、七百張,在家中的照片已超過數千張,「根本不敢去數有多少。」邱銘源笑說。

「對什麼有興趣就往那個方向去走,否則待在家裡也只會胡思亂想。」邱盧素蘭說,她現在最想到肯亞拍最喜歡的紅鷺。
 
是否需要兒子陪伴?她信心十足地回答,「我一個人就可以了啦!」過去做美容的手,現在卻每天按快門,邱盧素蘭在鳥兒與大自然之間,找到生命的第二春。
 
 
不老騎士  夫妻騎機車大環島
 
 
不論是組樂團或是追蹤鳥類的蹤跡,都是讓老後生活更精采的方式,其實老後也可以挑戰年輕人的活動,機車環島就是一例。二○○七年十一月,由弘道老人基金會所舉辦的「不老騎士」機車隊,號召十七名平均年齡八十多歲的阿公阿嬤,花了十三天環島;而七十三歲的張弘道與七十四歲的張陳映美是最年輕的,也是唯一的一對夫婦。
 
他們原來都從事教職,後來還開了補習班,之後張弘道改作牧師,三個孩子全都在美國,他們只能彼此相互扶持。
 
一九九六年,張陳映美接連得了乳癌、胃癌,心情盪到谷底,「那時候我覺得我要到天堂去了。」癌症順利治癒了,但她還是很消沉。
 
「我覺得我不能一直這樣,一定要去找出路、找事做。」於是,張陳映美到處找事,不論運動、唱歌,甚至還與受刑人通信,輔導他們,漸漸找回活力。
 
「看到她病了,我很慌張。」張弘道回憶,夫妻倆在一起這麼久,突然一個要離開了,張弘道每天向神禱告,希望老伴能康復,這時他才發現如果沒有太太陪伴,人生會是多麼的寂寞。
 
張弘道一直拉著張陳映美出外運動,張陳映美都不肯,但這次的環島行,卻是張陳映美主動提出。「我覺得這實在很有意思,一定要趕快報名。」
 
而張弘道也興致勃勃,然而基金會篩選條件卻是由年紀大的開始,大家都八十幾歲,太太因女性保障名額入選,他卻沒有,「但我無論如何都要參加!」拒絕不了他的要求,基金會破例讓他以自費方式參加。
 
一人騎著一輛一二五機車,環島過程風吹雨打,但他們卻樂在其中,也四處參訪各地安養院,關心長者,很多年紀都比他們還大,「我發現其實我們並不老,還可以幫助更多的人。」張弘道說,孩子們都很支持機車環島行,雖然孩子不在身邊,「但我們自己也可以過得很開心啊!」
 
在這次「二度蜜月」中,張弘道與張陳映美更了解伴侶的重要性,兩人現在積極當婚前諮商師,協助婚前輔導,要讓更多新人攜手向前走。
 
換上橘色騎士制服,張弘道與張陳映美開心地騎車從地下室出發,要帶我們去小公園,一路往前,背後斗大的「不老騎士」四個字,在陽光下格外耀眼。
 
 
紙筆相伴  獨居老人繪出生命之光
 
 
九月十一日,八十一歲的李秋冷與其他三位老人在台中舊市府官邸開畫展,她並不是專業畫家,還是個獨居老人。
 
「我小時候就很愛畫畫。」李秋冷說,九年前丈夫過世,六個小孩一半在國外工作,一半在北部打拚,她成為真正的獨居老人,可是卻一點也不寂寞。
 
「這是在畫我小時候,我跟爸爸一起騎著腳踏車。」談起畫作,李秋冷興致高昂,不斷介紹其他作品與我們分享。
 
十四年前,李秋冷的丈夫突然中風,雖然有六個子女,她卻一肩扛起照顧的責任,「孩子有孩子的事,不用麻煩他們啦!」丈夫生病的四年半中,陪著他出院、轉院,最後返家自行照顧,當丈夫休息時,她便拿出紙筆畫畫。
 
丈夫過世後,李秋冷一個人在家中,房子突然變得空曠,「我知道我要找自己的路。」李秋冷開始參加行善團,隨著團體到處造橋鋪路,兩年後因膝蓋關節退化而停止,「可是我又想做志工,多出去可以多認識其他人。」於是報名強調老人互助的弘道嘉義大林志工隊,到現在已有七年時間。
 
通常志工活動只有上午,中午回到家以後,李秋冷就迫不及待地拿出紙和畫筆,一畫就是大半天,沉醉其中,甚至連飯也會忘記吃。
 
李秋冷的畫作都是過往的回憶,每一幅畫作完成,她都會在背後寫一兩句話,記錄畫作內容場景,再簽上獨特的簽名——李秋冷三個字,包在一顆愛心形的李子裡。
 
一個人住,孩子們心疼,曾要求她搬到國外,「國外不合啦,這裡比較習慣,鄰居朋友也都在這裡。」李秋冷開朗地說。
 
○七年,李秋冷參加繪畫比賽,得到銀髮組金獎,這個鼓勵讓她創作更勤。現在單純的紙筆作畫已經不能滿足她,李秋冷蒐集碎布,裁剪成為拼貼畫,一隻隻小鳥啣著信飛到郵箱,這是李秋冷最喜歡的一幅畫,「因為我的孩子孫子都會寄好多信給我,這是我的寶貝。」
 
誰說獨居老人一定鬱鬱寡歡、只能當電視老人?李秋冷的故事證明了,就算一個人生活,一樣可以過得精采快樂。 
 

延伸閱讀

貴婦奈奈3人逃亡加拿大 檢今函請外交部註銷3人護照

2019-01-10

幫創投口袋把關 篩出新創公司潛力股

2019-01-23

賴清德卸公職仍不得閒 幫找工作還當網紅賣小番茄

2019-02-26

鐵飯碗來了!台電8月招考新進人員700名 起薪31.5K

2019-02-26

大學生還款能力竟然勝過中年大叔 「無卡分期」如何搶占不一樣的消費市場?

2019-05-08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