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高價策略險中求勝 全力拉抬二線之作

高價策略險中求勝 全力拉抬二線之作
畢卡索《閱讀的女子(兩人)》.1934年。

郭怡孜

藝文風尚

755期

2011-06-09 15:57

今年五月的紐約印象派與現代藝術春拍,印象派與現代藝術區塊已經出現精品來源不足的現象。拍賣公司頗具野心的估價策略,顯示極力維持市場信心,並拉抬二線作品價格的企圖。

五月三日晚間的紐約蘇富比印象派與現代藝術春季夜拍,五十九件拍品中有四十四件順利拍出,件數成交率為七四‧六%。偏高的估價使拍賣當晚的競價氣氛顯得較為冷清,但大多數主要拍品都順利拍出,創下一億七○四八萬美元的總成交額,落在拍前總預估範圍內(一億六千萬至二億三千萬美元)。

 

拍賣

▲點選圖片放大

 

畢卡索安全過關

 

緊接著在次日開拍的佳士得,顯然已把握機會與部分賣家協調降低底價,也成功地營造出較為熱烈的競價氣氛。推出的五十七件拍品中有四十六件順利拍出,件數成交率為八○.七%,總成交額為一億五六○○萬美元,低於拍前總預估價(一億六萬至二億三千萬美元)。

 

自從去年五月來自布洛迪夫人(Mrs. Sidney F. Brody)收藏的〈裸體、綠葉和半身像〉(Nude, Green Leaves and Bust)創下一億六五○萬美元的天價之後,畢卡索以華特(Marie-There se Walter,畢卡索的情婦)為繆思的一九三○年代作品紛紛出籠,持續發燒。加上紐約高古軒畫廊(Gagosian Gallery)正推出「Picasso and Marie-There se Walter」大展(展期為四月十四日至七月十五日),華特風潮方興未艾。然而今春的紐約拍賣會上,蘇富比的封面拍品,〈閱讀的女子(兩人)〉〔Femmes lisant (Deux Personnages)〕,並不能再度創造驚奇,而是以低於預估價的成績低空飛過。

 

創作於一九三四年的〈閱讀的女子(兩人)〉是一件精緻的作品,描繪與姊姊一同閱讀的華特,擁有畢卡索此時期一貫明亮柔美的愉悅氛圍。當然,這件作品在尺寸與內容上都不像〈裸體、綠葉和半身像〉那麼宏大,而比起今年二月倫敦蘇富比春拍的榜首〈閱讀〉(La Lecture)(成交價二五二○萬英鎊),〈閱讀的女子(兩人)〉尺寸比較大,卻沒有那麼亮眼。這件預估價為二五○○萬至三五○○萬美元的作品,最後由一位亞洲買家以二一三六萬美元競得,這位買家在稍後也以四二八萬美元買下了畢沙羅(Camille Pissarro)的風景畫〈夏季的蓬圖瓦茲〉(L'Hermitage en Ete , Pontoise)。

 

同場蘇富比共推出了橫跨不同時期的十件畢卡索作品,順利拍出八件,大多數和〈閱讀的女子(兩人)〉一樣,以低於或接近拍前低估價的成績拍出,包括一九○一年畢卡索於二十歲時完成的〈母親、嬰兒與鮮花〉(Mere et enfant aux fleurs),以低於拍前預估價六○○萬的五九六萬美元成交。

 

在去年底過逝的美國名流朵蒂.羅賽克恩(Dodie Rosekrans)釋出的收藏中,包含了三件畢卡索的作品。其中晚期以畢卡索與第二任妻子洛克為主角的〈夫妻與吉他〉(Couple a la guitare),拍前估價為一千萬至一五○○萬美元,最後以低於低估價的九六○萬美元易主;一九五六年的〈戴綠色帽子的辮子女孩〉(Fellette aux nattes et au chapeau vert)畫中主角為畢卡索的小女兒帕洛瑪(Paloma),當晚以稍高於拍前高估價五○○萬美元的五九一萬美元成交;而一九三○年,畢卡索正從之前的古典風格進入另一波形式突破,〈女人〉(Femme),則以超過高估價(五○○萬)的七九二萬美元易主。

 

佳士得夜拍推出的畢卡索作品共有三件油畫、一件雕塑及一件紙本繪畫,其中最重要的是創作於一九五五年的〈阿爾及利亞女人,L版〉(Les femmes d'Alger, version L)。畢卡索在一九五四至一九五 五年間,以德拉克洛瓦(Eugene Delacroix)的畫作〈阿爾及利亞女人〉(Les femmes d'Alger)為發想,創作了一系列十五張畫作,分別稱為A至O版,本次上拍的〈阿爾及利亞女人,L版〉即為其中之一。這件灰色調的畫作不若蘇富比的華特討喜,但呈現了畢卡索對於古典人體形式的現代探索,在拍賣會上引起了賴瑞.高古軒(Larry Gagosian)與藝術商納瑪德家族(the Nahmad family)之間的競爭(據側面消息指出,納瑪德家族擁有三百件畢卡索的作品),但最後雙方都沒有贏得這件作品,而是由一位電話買家以二一三六萬美元競得。

 

畢卡索

畢卡索晚期畫作《夫妻與吉他》。

 

莫內與烏拉曼克並列榜首

 

在印象派區塊裡,本季最重要的拍品當屬佳士得推出的莫內(Claude Monet)一八九一年〈白楊樹〉(Les Peupliers),上拍時引起了一場電話競標賽,一方是佳士得亞洲區主席葉正元,另一方則是佳士得印象派與現代主義藝術主管喬登(Conor Jordan),最後由喬登以二二四八萬美元代表美國藏家競得,成交價落在拍前預估範圍內,並與同場野獸派畫家烏拉曼克(Maurice de Vlaminck)的〈城郊景色〉(Paysage de banlieue)同列本季紐約印象派與現代主義春拍最高價拍品。

 

〈城郊景色〉(Paysage de banlieue)由避險基金大亨,同時也是知名藝術藏家寇漢(Steven Cohen)釋出,寇漢在一九九四年以六八二萬美元向佳士得買下這件畫作,此次以二二四八萬美元創下藝術家個人拍賣新高價。

 

在蘇富比拍場,高更(Paul Gauguin)稀有的木雕〈年輕的大溪地人〉(Jeune tahitienne)是畢卡索畫作之外的重點拍品。高更傳世的雕塑作品不多,以往的拍賣價最高不超過二百萬美元,但〈年輕的大溪地人〉特別精美,又是高更送給友人女兒的禮物,來源具有歷史意義,加上近期雕塑市場看俏,蘇富比在拍前提出了相當高的預估價:一千萬至一五○○萬美元,而市場認同這件作品的價值之餘,則是給了一個保守的回應:恰恰以一千萬美元落槌,加上佣金的成交價為一一二八萬美元,驚險過關。當然,〈年輕的大溪地人〉刷新了高更雕塑的最高拍賣紀錄,同時躍上藝術家第八高價的上拍作品。

 

同場賈克梅第(Alberto Giacomett)的銅雕〈女子立像〉(Femme debout)則引起了此次蘇富比夜場中少見的熱烈競奪,共有七組以上的人馬出價,最後超過高估價三百萬美元的兩倍,由電話買家以七三六萬美元競得。而表現主義畫家約連斯基(Alexej von Jawlensky)的〈持綠扇子的女子〉(Frau mit grunem Facher),則是當晚另一件千萬拍品,成交價為一一二八萬美元,低於拍前低估價一二○○萬美元。

 

拍賣

▲點選圖片放大

 

超現實主義持續升溫

 

從去年開始愈來愈受到矚目的超現實主義,在此次春拍有不錯的表現。首先是一件德爾沃(Paul Delvaux)一九四六年的畫作〈女柱像〉(Les Cariatides)在蘇富比夜場上拍時,引起熱烈競標,最後由高古軒畫廊的吉凡德(Victoria Gelfand)以九○四萬美元拍下,超過拍前高估價七百萬美元,刷新藝術家個人拍賣紀錄,並名列本季兩大拍賣行夜場第九高價作品。

 

米羅(Joan Miro)一件橫幅畫作〈繪畫〉〔Peinture(Per a Emili Fernandez Miro)〕也在多方人馬一路競價之下,超越拍前高估價,以五一二萬美元成交。達利(Salvador Dali)的〈赫蓮娜.魯賓斯坦肖像〉(Princess Arthchild Gourielli-Helene Rubinstein)同樣超過拍前高估價一五○萬美元,以二六六萬美元轉手。馬格利特(Rene Magritte)的〈時機成熟時〉(Quand l’heure sonnera)也在預估範圍內以五九六萬美元成交。

 

佳士得推出的超現實畫作也表現不俗,例如基里珂(Giorgio de Chirico)的〈伊托與安卓瑪卡〉(Ettore et Andromaca),取材自荷馬史詩〈伊利亞德〉(The Iliad),描繪當希臘聯軍因為特洛伊王的次子帕里斯(Paris)帶走了海倫(Helen)而兵臨特洛伊,特洛伊王的長子Ettore(即Hector)在出戰阿基里斯(Achilles)之前,與妻子安卓瑪卡(Andromaca)道別,這件作品以低於預估價的四七九萬美元易主。

 

印象派與現代主義區塊在去年創造市場高峰後,不可避免地面臨精品取得不易的挑戰。當然,我們看到兩大拍賣公司力圖延續市場熱情,而充滿樂觀氛圍的偏高估價是歐美拍場常見的手法,期待藉由高價向市場喊話、提升信心,同時試圖在精品不足的情況下,拉抬二線作品的價格。

 

烏拉曼克

烏拉曼克1905年的〈城郊景色〉。

 

莫內

莫內1891年的〈白楊樹〉。

 

買賣雙方價格拉鋸戰

 

相對而言,買方自然有另一套評估標準。以此次紐約春拍為例,現場並無太多競價火花,許多作品都以低於或接近拍前低估價的價格成交。而對於賣方底價本身就很有野心的重要拍品,例如蘇富比夜拍中高更的木雕〈年輕的大溪地人〉,拍賣公司也謹慎地在拍賣開始前鎖定願意接受第三方保證合約(third party guarantee)的買主,以確保其順利拍出。事後證明,蘇富比的謹慎是正確的,因為依據《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記者的現場報導,拍賣當時並無人出價,這件木雕因而由事前提供第三方保證的買家拍得。

 

儘管今春紐約夜拍的競價談不上非常踴躍,市場人士並不因此太過於憂心,主要是印象派與現代主義藝術的市場正逐漸由以往的歐美區域往外擴張,特別是亞洲藏家近來展現強大的企圖心。市場缺乏的是經典大作,並不缺收藏的熱情,一旦有精品出現,且拍賣公司可以提出合理的估價,依然會展現應有的市場力量。

 

(本文轉載自《典藏投資》六月號)  

 

典藏投資

《典藏投資雜誌為專業藝術收藏投資刊物,是國內最負盛名的藝術出版社——典藏雜誌社旗下的一員。透過典藏投資的視野,今周刊邀你一同優遊於藝術世界的話題人物與收藏趨勢。

延伸閱讀

蘇富比超級拍賣師 一槌天價的祕辛

2017-02-09

畢卡索到趙無極 富豪最佳藍籌股

2015-05-21

陳武剛 台北信義區金牛的幕後推手

2012-01-12

亞洲藝術市場敲響熊市警鐘

2008-10-09

蘇富比香港夜拍 搶股災資金?

2008-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