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讓藝術走入社區 伉儷攜手秀「珍愛」

讓藝術走入社區  伉儷攜手秀「珍愛」
趙素堅與陳淑貞伉儷合影,後方畫作為吳冠中作品《江南屋》。

郭怡孜

藝文風尚

攝影/吳東岳

789期

2012-02-02 11:55

如果在畫廊、美術館展覽裡,看見一位戴眼鏡、高大儒雅的男子,和溫婉優雅的妻子形影不離,細細品味展品,那麼,八九不離十,就是立樺建設董事長趙素堅與夫人陳淑貞。去年,他提出藝術住宅概念,讓藝術品進駐社區,並大方分享多年累積的藝術品收藏,讓外人得以一窺其收藏實力與眼光。

十餘年來未曾公開曝光的常玉、趙無極、吳冠中與梅原龍三郎畫作,難得同時展出,這裡不是畫廊,也不是美術館,而是立樺建設建案「忠孝無極」的接待會館。


二○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六、二十七日兩天,新聯陽與耿畫廊合作,在忠孝無極接待會館呈現一場別開生面的展覽,除了這些大師級畫作之外,會館戶外與迎賓處擺放的是楊茂林的雕塑,還有蘇笑柏、陳浚豪、朱銘、松浦浩之等現當代藝術家的作品,它們巧妙地與居家空間融合,鋪陳出精緻生活的高雅品味。


趙素堅夫婦的收藏之路,由一件從中國大陸經過日本、輾轉到台灣的油畫開始。那是一九九○年代初日本泡沫經濟破滅之際,許多日本銀行與私人藏家紛紛轉讓手中的藝術品求現,一位畫商知道趙夫人喜愛吳冠中的作品,帶來了吳冠中的油畫《嶗山松石》,成為趙素堅夫婦的第一件藝術收藏。

 

吳冠中油畫  開啟收藏之路


趙素堅回憶,當年妻子花費數百萬元買下一幅油畫,他還笑說:「一卡車的鋼筋也沒有這麼貴。」然而看著看著,趙素堅看出了其中況味,愈看愈愛。嶗山是人跡罕至的野山,吳冠中在管制較為寬鬆的文革後期和友人遁入嶗山作畫,《嶗山松石》描寫遍布山上的粗獷大石,細瘦而堅挺的松樹就在石頭間的隙縫中生長,那種在苦澀中展現的強韌生命力,反映出藝術家行走於世間困頓的一身傲骨。


從事建築業的趙素堅,還從畫中看出了吳老在空間構圖上的安排,呈現不同視角的巧妙變換,他分享道:「吳冠中的畫,多一個點、多一個顏色就創造出空間,就有了前後景。」《嶗山松石》一掛十幾年,到現在,依舊是夫妻倆心中的摯愛。


《嶗山松石》之後,趙素堅夫婦又買下了同樣是從日本轉讓出來的《紅磨坊》,這是吳冠中一九八九年重遊巴黎時的畫作。這兩件作品在台灣展出時,為了展覽而初次來台的吳冠中相當激動,這兩件早年作品被日本藏家收藏之後,吳老原以為這輩子再也看不到,沒想到在台灣得見,非常開心。


如今吳老的畫作已達天價,但是這兩件畫作不僅僅是趙素堅夫婦的藝術收藏,更是藝術家生命中一段重要的歷程,它與一個大時代緊緊相連,這份感情,恐怕不是市場價格所能衡量的。


原本,趙夫人就喜歡藝術、喜歡看畫。趙素堅自己呢?他說:「我特別喜歡讀傳記,大學時期就讀了很多,藝術家的傳記像是弘一法師、梵谷也看很多,不過那時候並不熟悉這些人的作品。」婚後,兩人藉出國的機會參觀美術館,雖然當時對西方藝術大師還相當陌生,卻自然而然被一些作品吸引駐足,事後聽了導覽員解說才知道,原來心中喜歡的,是名家如畢卡索等人的作品。


從吳冠中的油畫開始,趙素堅夫婦養成到畫廊看展的習慣,之後陸續收藏了趙無極、吳大羽、常玉與朱銘的作品。一旦踏上收藏之路,趙素堅夫婦很自然地也關注到西方作品,在他們收藏常玉、趙無極畫作的同時,也買下不少西洋名家,如烏拉曼克(Maurice de Vlaminck, 1876~1958)、畢費(Bernard Buffet, 1928~1999)與雷諾瓦(Pierre-Auguste Renoir, 1841~1919)的作品。現在趙素堅辦公桌後懸掛的一件大尺幅畢費畫作就是其中之一。

 

趙無極

趙無極油畫《5.9.69》是趙素堅夫婦珍藏。(立樺建設提供)

 

楊茂林

忠孝無極接待會館戶外與迎賓處擺放的是藝術家楊茂林的雕塑作品《技藝天熊貓夢露Ⅱ》。(新聯陽提供)

 

常玉

常玉《棕色盆與花》,是趙素堅於近二十年前向大未來畫廊買下,收藏至今的作品。(立樺建設提供)

 

常玉

常玉作品《磁州窯瓶內的白蓮》。(立樺建設提供)

 

蘇笑柏

忠孝無極接待會館展出的蘇笑柏作品。(新聯陽提供)

 

隨興收藏  不給自己壓力


然而,西洋藝術的收藏並沒有延續太久,一來因為身在台灣,與西方藏家的位置不對等,難以收到好作品,而且付出的代價往往很高;二來是比較不能產生情感上的共鳴。最後,趙素堅讓出了手上大部分的西洋畫作,只留下幾件特別有感情的作品。華人藝術,成為他們收藏的主軸。


在一一年十一月底忠孝無極接待會館的展覽中,例如趙無極的《5.9.69》,是趙素堅在畫廊看到時就深受吸引的作品,那時候他還不知道價格是多少,但心裡告訴自己一定要擁有它。而同場展出的常玉《棕色盆與花》,則是將近二十年前向大未來畫廊買下的第一件作品,「那時候大未來剛創業,大耿(耿桂英)和林天民一開始推常玉都推不出去。我們看到覺得很喜歡,可以買得到,就買了。」趙素堅算是最早購藏常玉的台灣藏家之一,趙無極和朱銘的作品也買得早。


十幾年前收得開心,如果要說有什麼缺憾,就是當時覺得很寂寞,「那時候比較熱的是前輩畫家。很多人都告訴我:你收這個不對啦。」趙素堅回憶。


然而,也正是因為進場得早,趙素堅以相對於現在划算很多的價格買到這些名家大作。十餘年後的今天,無論是吳冠中、趙無極、常玉或朱銘,在藝壇的聲譽都不可同日而語,作品的價格動輒上千破億。


面對節節升高的價格,趙素堅也沒有因此縮手,「所以你看我收東西是不是很隨興?你要我講什麼道理我講不出來。」


他笑著說:「我們的邏輯很簡單,我們有時間就看,有機會、喜歡、買得起,就買。另一方面,我們也不會去湊錢買作品,沒有一定要買到哪一件作品才行,就很隨興,沒有壓力,很快樂。」

 

收藏的喜悅  隨處有藝術陪伴

 

談起藝術收藏,沉穩持重的趙素堅眼中散發著熱情,一旁氣質嫻雅的夫人陳淑貞笑容滿面,適時地分享藝術品帶給他們的喜悅。這對收藏圈中眾人稱羨的夫妻,他們家中客廳有常玉與趙無極的畫作,有朱銘的雕塑,茶几是阿曼的小提琴桌,辦公室裡也處處有藝術。

 

「我們都很早起,在早晨的陽光中欣賞家裡的藝術品。」從早到晚,從辦公室到家裡,他們都與藝術品緊緊地環繞在一塊。趙素堅說:「晚上回家後,也有藝術品陪伴。這些作品,在不同的時間,搭配不一樣的音樂觀賞,會帶來不同的感覺。」夫妻倆對藝術的喜好自然影響了孩子,如今小孩都已成年,也開始建立自己的藝術收藏品味。

 

為建案取名為「忠孝無極」,我們不禁好奇,這位企業家為何這麼喜歡趙無極?「其實我也難以用語言表達為何喜歡趙無極,」趙素堅說:「我們就是看到就喜歡。買回來之後,掛了這麼多年,還是喜歡。」

 

趙素堅與夫人多年來分享對藝術的喜好,出國旅行中一定少不了看展,他們眼光相近,從未在收藏上有過爭執,趙素堅說:「到後來買藝術品,兩個人中只要一個人決定就可以了。」

 

生活中對美學的要求,轉而到建築專業上,趙素堅也有他的一番堅持,影響他最深的,應該是安藤忠雄的一句話:「建築是地球上的藝術品,其存在是要讓地球更美麗。」深受感動的趙素堅,期望台灣也有如此胸襟的企業家,也有讓地球更美麗的建築。

 

自承作為住宅的「忠孝無極」少不了居住功能上的考量,比較難完全從藝術的角度規畫,但建築外觀特別的設計,將隨著不同時間產生光影變化。而為了讓視野與心靈多點呼吸的空間,建築從街道退縮,屋頂更規畫為花園,更不用說特別請來耿畫廊的專業團隊為建案規畫藝術品的設置,將來建案落成之後,將有楊茂林的作品進駐,成為住戶共同的文化資產。

 

趙素堅表示:「我很希望建築業把蓋房子當成做藝術品。住的人也以藝術的角度去感受這個空間,去布置它。我們高興新聯陽提出這樣的概念,把藝術品帶到樣品屋中,許多人都感受到藝術品與生活空間在一起很好,這樣的回響真的讓我很高興。」

 

這位熱愛藝術、享受藝術的企業家,正以他的專業將美感與住宅結合,為豪宅在地段、坪數與建材設備等話題之外,提出另一種關於美學的思惟。

(本文轉載自《典藏投資》二月號)

 

作品

趙素堅與夫人分享對吳冠中作品的喜愛。

 

以藝會友  「藏」出好交情

 

趙素堅夫婦是收藏圈裡低調的收藏家,他們購藏作品都有著自己的美學思惟,如果眼尖,從台北到香港的拍賣會上,也可見到趙素堅夫婦的出價,從老油畫到當代藝術,都有著他們的喜好。

 

而收藏多年,他們假日的活動非常單純,就是早上打高爾夫球,下午到美術館、畫廊看展,經年累月下來,積累的藝術鑑賞力非同小可。身為建築業大亨,趙素堅在畫廊圈內往來也很單純,多年來,最常走動的就是大未來畫廊,而在大未來畫廊一分為二後,耿畫廊與林舍畫廊,依然是趙素堅夫婦最常走動的代表畫廊。

 

這一路收藏下來,趙素堅夫婦與藝術經紀人耿桂英、林天民的相知相惜,不僅建構了自己質精龐大的收藏,同時創造了一段收藏家與經紀人的佳話。

延伸閱讀

陳武剛 台北信義區金牛的幕後推手

2012-01-12

常玉 從孤獨積累出生命的厚度

2013-05-09

耗費二十年 典藏百年華人藝術史

2012-09-13

台灣本土藝術市場還撐得住嗎?

2012-11-29

遠方的行星:尋找趙春翔的奇幻旅程

2019-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