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燈泡富翁潘文華 十七年收藏罕見曝光

燈泡富翁潘文華 十七年收藏罕見曝光
清翫雅集理事長潘文華,徜徉於藝術收藏的退休生活,清雅受用其樂融融。

陳啟正

藝文風尚

攝影/林煒凱

825期

2012-10-11 11:57

如果說女人的綺麗夢想是璀璨珠寶,那麼對事業有成的男人來說,收藏古董精品,不僅讓生活更繽紛多彩,琳琅滿目的珍玩清賞,亦讓性靈更趨高雅優閒。揚星集團總裁、同時也是清翫雅集現任理事長潘文華,正是如此看待自己與收藏的邂逅。

揚星集團總裁、同時也是清翫雅集現任理事長潘文華的收藏,一直引起各界的好奇,他在聖誕燈飾的獨特事業成就,被財經媒體譽為「燈泡富翁」;但在事業成就外,十七年的收藏資歷有何獨到之處?

一如事業上的功成名就,提起自己的收藏,潘文華言談之間仍然充滿無比的自信。只是,行事作風一向低調的他,除了偶爾與同好分享收藏樂趣,長久以來,外界鮮少能一窺潘文華的收藏面貌。此次,若不是因為身兼清翫雅集理事長之故,他認為自己有責任為「清翫雅集二十周年慶收藏展」的宣傳工作盡一份力量,因而首度破例「拋頭露臉」接受藝術媒體的專訪,除大方公開自己的部分收藏,同時也分享他的收藏心路歷程。

問潘文華何時喜歡上收藏,他回想,一九九五年有一次到建國假日玉市閒逛時,因被壽山石五彩繽紛的顏色吸引,購買了第一件藏品荔枝棟雕件之後,遂在他的內心裡悄悄萌生收藏的動機。於此同時,他也認真思索,如果女人有珠寶,那麼男人的珠寶應該就是「收藏」無疑了。

 

喜而藏之 不盲從市場


不過,一開始潘文華並沒有設定什麼明確的收藏目標或計畫,例如當他初次接觸收藏時,由於弟弟喜歡古玉,他也很自然地跟著收藏古玉;買了幾件之後,他卻發現當他拿古玉給同好分享時,常常得到的回應是:十個人之中至少就有四種不一樣的看法。

潘文華決定從此不再碰會引人質疑的東西,並逐步建構「喜而藏之」的收藏體系。所謂「喜而藏之」,他自我定義是:對於收藏絕不跟隨市場的流行風潮,而只收藏自己所喜歡的心儀標的。至於他所喜歡的標的,基本上又不出以下原則,那就是他所收藏的古玩,大部分都是可以上手把玩的古董;其次,對於古董又相當注重珍稀的特性。

他強調,由於古董的種類五花八門,市場上又真贗混雜,收藏古董之初,若能講究製作材質的珍稀與做工精良的精品,自然能夠降低出錯的機率。

此外,在精品的追求上,他也兼顧所藏古玩,最好也能是出自名家之手或盛世年代所生產的宮廷美器,因為上述所衍生的附加價值,都將是讓藏品自動加分的最佳捷徑。

釐清了收藏方向,潘文華隨即將購藏窗口轉向國際拍賣市場。他從一九九六年到二○○四年期間,每年的春、秋兩季只要時間允許,都會親赴紐約、倫敦及香港等地區參與藝術競投。

 

清代藝術收藏

▲清初〈犀角雕八駿馬〉。

 

自我精進 建宏觀視野


潘文華認為,由於他收藏的標的主要以精品為導向,因此把購藏重點鎖定在拍賣市場至少能有三個好處,其一是拍賣市場的拍品已然經過拍賣公司專家的篩選,基本上出錯的機率比較低;其二,拍賣價格是經由公開競價的結果,以致價格具有「公定」的屬性;其三,只要是出自拍賣市場的標的都有紀錄可稽,這對買家來說也相對更具保障。

潘文華指出,○四年以前他可以算是拍賣市場的初生之犢,也就是說,比起老藏家他比較沒有價格的包袱,也因此當時只要是他想要的標的,基本上都能如願買到。

例如一九九九年十一月,香港蘇富比秋拍會上出現一套十七世紀〈壽山石雕十八羅漢〉,他見這套羅漢的雕工與材質俱臻精美,其中還有一件羅漢署有「玉璿」款,便認真思索,如果這次他沒有把握機會,下次不知何時才能再有緣遇到,於是抱定志在必得的決心,儘管當時與他對峙的另一買家是澳門賭王何鴻燊的代理人,最後還是被他如願以高價標得。

潘文華說,過去在拍賣市場買東西,其實在他心中並沒有價錢上限,頂多只有前一次的成交價格做心中參考。他覺得多數的老藏家因為都有過去價錢的包袱,以致價錢往往出不到而紛紛在關鍵時刻敗下陣。

不過潘文華也說,有些時候,對於原本志在必得的標的,倘若他發覺有人故意跟他對頂,他也不會盲目跟進。例如○二年九月,他曾在倫敦佳士得以破紀錄高價購得一件清乾隆〈碧玉雕山水人物紋筆筒暨鎏金掐絲琺瑯原座〉,心中甚是歡喜之際,不久拍賣市場又出現一件原屬名家舊藏的白玉雕大筆筒。

初看到這件筆筒,潘文華原打算買來和碧玉筆筒湊對,但拍賣當天,競爭對手一路舉到他認為不合理的價格,於是他放棄競標。因為他對於喜歡的標的,心中雖然沒有價錢的限制,但也絕不當別人眼中的肥羊。

也許古玩界多數人的既定印象大致如下:身為企業公司的老闆,其實根本沒有時間在專業知識上自我精進,因此,他們的收藏若真有什麼特色可言,說穿了也只是身邊收藏顧問的功勞。但事實上,潘文華所建構的系統收藏,非但沒有依賴收藏顧問的協助,而且他本身更是一位懂得自我要求的用功型收藏家。

 

獨鍾玉器 重複性絕少


例如就在筆者採訪的過程中,潘文華難得展示他的個人收藏筆記,筆記中諸如「清玉收藏」或「犀角收藏」,一來條理分明,二來重點完備。此外,潘文華根據史實的記載,清楚了解乾隆二十五年到嘉慶初期約莫四十年間,是中國琢玉史上的高潮期,以致這時期的宮廷玉器因為玉料來源不虞匱乏,而能臻於工藝要求上的精益求精。

 

潘文華說,在眾多的收藏品項中,他之所以對玉器等珍貴材質的古玩種類情有獨鍾,是因為珍貴材質所製作出的古玩,比起大量燒造的精美瓷器,一般情況下更沒有重複的東西。他指出:「玉器之珍貴,在於因其玉材之形狀、大小、質地、色澤皆不同的情況下,所以玉器之製作不曾出現一模一樣的玉器。」

 

回首過往十餘年的收藏經歷,潘文華說,如今他的系列收藏目標基本都已完成,檢驗豐碩的成果,潘文華的收藏系列至少包括了明清玉雕、犀角、田黃、壽山石、竹雕以及油畫。其中,玉雕以乾隆宮廷玉器為主,犀角則有尤侃、胡星岳、商鼎等名家作品,田黃、壽山石則亦網羅了諸如楊玉璇、尚均、周寶庭、石卿等名家精品,竹雕則不乏張希黃、周芷岩、吳之璠、鄧渭等名手之作;至於當代油畫,更是重金購藏了包括趙無極、吳冠中、朱德群、王沂東、陳逸飛等名家的珍品。

 

坐擁如斯豐碩的收藏,就連前故宮博物院院長秦孝儀都不禁當面盛讚他的收藏不遜於故宮,而潘文華也因為收藏更加自得其樂。宋人趙希鵠嘗言:「人生一世間,如白駒過隙,而風雨憂愁輒居三分之二,其間得閒者纔一分耳,況知之而能享用者又百分之一二。」惟潘文華又能跳脫「百一之中又多以聲色為受用」的庸俗層次,而醉心於清雅悅目的藝術收藏,並且充分享受富而優雅的退休生活,如此人生美境怎能不讓人欣羨。
(本文轉載自《典藏投資》十月號,與其同步刊登) 

 

清代藝術品

▲清末〈翡翠浮雕獸面紋獅鈕長方蓋爐〉。

 

清代藝術品

清乾隆〈山水玉屏暨鎏金天鹿座〉。

 

油畫收藏

▲潘文華於收藏室裡,展出諸多油畫精品,都是名家之作。

 

油畫收藏

吳冠中〈瀑布〉。

延伸閱讀

林百里珍稀收藏的最後歸宿

2012-11-15

蔡辰男如人生縮影的收藏心路

2010-12-30

耗費二十年 典藏百年華人藝術史

2012-09-13

仇國仕 天下第一名瓷的幕後推手

2012-05-10

中國買家盛世收藏下的「收藏亂世」

2009-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