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常玉 從孤獨積累出生命的厚度

常玉  從孤獨積累出生命的厚度
翁美慧(右)與耿桂英(左) 對常玉有深摰的感情,都希望常玉收藏市場能健康運行。(攝影/邱如仁)

林亞偉、顏鈺倫

品味收藏

攝影/邱如仁

855期

2013-05-09 17:47

藝術收藏家翁美慧與收藏市場推手耿桂英,兩人因為畫家常玉進行了一場深度對談,從假畫爭議談到藝術收藏的真義,更讓她們深深感動的是,關於一位藝術家的心靈氣度。

近期內,有哪一檔展覽讓知名收藏家紛紛前往看展?答案是——常玉。

四月十三日,耿畫廊揭幕的「常玉」個展,包括元大文教基金會董事馬維建、元大金控董事馬維辰兄弟,以及元大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杜麗莊都來了;緊接著,印尼華裔收藏家余德耀來了;寒舍藝術中心董事長王定乾與收藏家史金生,也帶著藝術家劉野來了……;他們,都是來看常玉。

二○○八年金融海嘯後,常玉作品畫價依然堅挺不墜,但隨著價格的飆升,也使收藏市場上出現雜音,從藝術博覽會到拍賣場出現的常玉作品,只要是缺乏明確的收藏來源與著錄,都成為爭議話題。

從一九九二年引進常玉作品的耿畫廊負責人耿桂英,繼二○一○年舉辦常玉大展後,再度費心神奔走徵件,就是為了正本清源,透過一場所有展品皆是來源無誤的展覽,與收藏同好分享常玉的真跡。

 

大師氣質 既謙卑又孤傲


在此大展開展之際,《典藏投資》邀訪雅好常玉的收藏家、富邦藝術基金會執行長翁美慧,與耿桂英進行一場午茶論壇;前者是國內最愛常玉的收藏家之一,後者則是常玉收藏市場的關鍵推手,兩人從常玉的假畫爭議開始,一路談到藝術收藏的真義,以及關於一位藝術家的心靈氣度。

耿桂英(以下稱耿):常玉的市場,價格高昂到讓偽畫都跑出來,藝術家本身離世得早,目前缺乏公認的權威機構認證,在亞洲也難以透過法律制裁,這使得偽作者公然作假。

這次大展背後有許多資深收藏家支持,願意提供藏品,讓大家一起培養眼力,買藝術品是用眼睛,不是用耳朵。

翁美慧(以下稱翁):我看常玉,第一眼是看色彩的氣質;他有一種氣質是別人模仿不來的,他有一個氛圍是很謙遜,卻又孤獨,是裡面很孤傲的一個人,但他表現出來的又很謙卑。

其次,常玉的色彩調和得非常獨特,完全不是那種大鮮豔,我很喜歡他的粉紅色氛圍,我覺得那個感覺好好,很內斂。

我第一次去蘇富比就是在拍〈五裸女〉(一九九三年台北蘇富比),進去的時候就嚇到了,陳泰銘(國巨董事長)坐右邊,然後「砰」地一聲落槌就標到了。我心想:這個年輕人好厲害,怎麼可以買到這麼貴的畫,那時候幾百萬就很貴了。

二十年前,常玉的畫我都覺得貴了,更何況現在。還好有我先生(富邦金控副董事長蔡明興),我先生是在拍賣現場會一直舉牌的(指一九九五年台北蘇富比秋拍,蔡明興、翁美慧夫婦以一三二五萬元新台幣標下常玉〈白蓮〉,當時創下華人油畫最高價紀錄)。

耿:現在好些人不能叫收藏家,叫投機客。而且作偽者在市場搗亂,如果他們成功了,後果很可怕的,我不敢想像。怕常玉的市場就像曇花一現,被假畫打壞了。

 

收藏畫作 懂得才有意義


翁:任何收藏行為,都有利益在裡面沒錯,可是如果你的理想不是高過於利益的話,那都沒有意義的;你對作品的愛,你對藝術家的欣賞,你的purpose(目的)一定要高於這個投資利益,那麼今天收藏這件事才會有意義,不然就是一場空。包括藝術家本身也是,一定要有理想。

耿:畫布才多少錢,但常玉最窮的時候連畫布、顏料都沒有;用最便宜的材料,大藝術家卻能創造出無價的作品。藝術家內心的歷練很重要,才氣加上歷練厚度,就能積累你的作品深度。

翁:這讓我想到,我喜歡的藝術家都有共同點:生命歷程一定要打破溫暖的舒適圈,到另外一個國家;像常玉、趙無極、廖繼春,他們赴異鄉學畫是艱苦的。你看常玉畫的船,是多麼地孤單,多麼地想家!

真正好的創作者是要突破自己,他一定要很孤獨才有辦法看到自己。極端困難的環境你都可以熬,你才有辦法創作出好的作品,人生也是一樣。

耿:的確,不能太在意外在的物質世界,官能性的、物質性的不能太強。其實我們看幾位老先生,從趙無極、吳冠中到王懷慶,他們的生活是很簡樸的。我們到趙無極老師家看他,他就永遠那幾套西裝,家裡都是用了幾十年的東西,但他就是有自己的風格品味,種個竹子、有個花園,簡簡單單。

翁:對心靈豐富者而言,愈簡單愈享受,他們的內在已經很豐盛了。看起來,他好像很孤單;但其實,他的心靈很強大。

(本文與《典藏投資》雜誌五月號同步刊登)

延伸閱讀

你不認識的趙無極

2017-09-28

陳武剛 台北信義區金牛的幕後推手

2012-01-12

台灣本土藝術市場還撐得住嗎?

2012-11-29

讓藝術走入社區 伉儷攜手秀「珍愛」

2012-02-02

遠方的行星:尋找趙春翔的奇幻旅程

2019-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