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胡焱榮的翡翠人生

胡焱榮的翡翠人生

藍雅婷

品味收藏

攝影/林煒凱

635期

2009-02-19 16:12

富御珠寶藝術總監胡焱榮投身翡翠雕琢藝術領域,創作出許多令人驚歎的作品。如今,除了首座翡翠博物館即將問世,創作者背後的故事,也將透過晶瑩剔透的作品娓娓道來。

二○○三年,台北故宮院長秦孝儀,與富御珠寶藝術總監胡焱榮,連手策畫的「名家法書翡翠十三帙」作品,在○六年九月的「生生不息——富御翡翠精華展」裡完整展出。

 

當時震驚各界的,不僅是「名家法書翡翠十三帙」為求完美,雕破了將近十塊價值百萬元以上的翡翠原石,作品本身的工藝更是令人讚歎,像是展覽作品中的〈根柢風流〉,以十公斤重的翡翠原石雕刻成輕如薄紙(二百至三百公克)的作品,無論在配色、雕工上都展現一流水準。

 

作品的創作者胡焱榮也因此成了眾所矚目的人物。

 

家學淵源 自小與寶石、翡翠對話

 

其實,胡焱榮是緬甸華僑,家中是開採寶石、翡翠的大戶。他表示,「我自小在緬甸成長,在礦區裡跟著大人找石頭。」由於自小接觸翡翠,對一個年紀不大的小孩來說,翡翠和石頭沒什麼兩樣,在當時,他並沒有意識到翡翠的貴重性。反而是翡翠切割後的五彩顏色,讓他有如夢似幻的感受。

 

「每塊石頭切開來的顏色都不同,讓人覺得很新奇,長大後才知道顏色與價格間的關係。」胡焱榮還是孩童時,父母為了培養他對翡翠的興趣,常會考他:「這石頭從哪來?水石或山石?」答錯了會被罰站。

 

年紀更長一些時,他開始研究各個翡翠原石的差異,總是被長輩教導翡翠最美、最有價值的是翠綠色的部分,但他心裡卻也出現不同的聲音,「那時我就覺得,每塊原石都應有其使命,即使不是翠綠色,也應有其價值。」而這樣的理念,更展現在現今他的翡翠創作中。

 

出身大宅門的胡焱榮,他的曾祖父是清朝舉人,家裡藏有為數不少的古董字畫。他說:「我有一次打破了古董花瓶,被爺爺罰站,當時很不服氣,心想『家裡那麼多花瓶,為什麼要罰我?』後來爺爺帶我去辨別古董花瓶和一般花瓶的不同,才明白釉彩和陶瓷之間的微妙變化。

 

戀上翡翠 〈翠玉白菜〉啟發創作路

 

思索了古董品的藝術價值,胡焱榮漸漸有一種想法:「想讓翡翠也有無法替代的藝術價值」。初期他只將翡翠刻成簡單的花草、蝴蝶,漸漸的他開始研究各種雕刻方式、翡翠硬度、技法、原石品種等。直到高中時,他聽說台北故宮的〈翠玉白菜〉之美,那份對翡翠創作的嚮往逐漸萌芽,也讓他慢慢走向藝術創作之路。

 

「第一次見到〈翠玉白菜〉,跟我想像的不一樣!」胡焱榮笑說,那時對〈翠玉白菜〉完全沒有概念,還以為是龐然巨作!直到見到了真品才知道,〈翠玉白菜〉之所以珍貴,並不在於尺寸大小,也體認到每個時代的藝術品,都代表了當代獨特的意義,就如〈翠玉白菜〉代表了宮廷文化;而藝術品的珍貴,就在於其中的意涵與做工精細度。

 

胡焱榮表示:「在翡翠創作路上,讓我有勇氣打開創作大門持續至今的,是前故宮院長秦孝儀的肯定與鼓勵。」

 

○二年,為了獲得專家肯定,胡焱榮打了一通電話給秦孝儀,請他鑑賞自己創作的翡翠藝術品。當時八十多歲的秦孝儀說:「你如果覺得自己的東西有價值,就拿一件過來我看看吧。」隔天,在秦孝儀的辦公室裡,胡焱榮帶了三件作品。兩個小時過去了,秦孝儀邊看邊問,難掩興奮的情緒,並且在最後說:「你以後不用再帶藝術品到我辦公室來了,我直接去你那裡看!」

 

秦孝儀認為,胡焱榮的翡翠藝術品是「二十一世紀的〈翠玉白菜〉」,無論在雕刻工藝,還是原石品質上,都是超越時代的翡翠藝術。秦孝儀在去世的前幾天,還到胡焱榮家裡欣賞新完成的翡翠藝術品,並且叮嚀他,要設立翡翠博物館,將這些翡翠藝術品發揚光大,成為華人的驕傲。

 

執著藝術 成品重量只剩十分之一

 

胡焱榮用三十年的時間,收集了數百塊極品翡翠原石,卻只用來做一件事——雕刻藝術品,並不對外銷售。

 

為了藝術,他不惜去除多餘石料。一塊二十公斤的翡翠原石,雕刻後的成品重量可能只有二公斤。十多年裡,胡焱榮創作了四十多件他心中的極品。這些藝術品,大多是胡焱榮從生活得到的體悟,靈感出自佛經、宗教,甚至是中國歷史。

 

像是他成功的第一件作品〈海闊天空〉,即是他在黃山看到陡峭岩壁逆勢成長的松樹,所得到的啟發,「我當下想,人生不也如此,如果一直循規蹈矩,確實可以順勢而行;但遇到困境時,若能退一步轉念而行,或許會有更美的景致。」

 

胡焱榮的創作,從構思到完成,幾乎都長達三年,而當他對作品又有新的想法時,就會請雕刻師再前來加工打磨,直到臻於完美。

 

延續生命 催生全球惟一博物館

 

問及他創作至今對翡翠有何感悟,他謙虛地表示:「這四十年來,翡翠教了我許多。」從每件作品的發想到完成,都會令他體認到,翡翠有不同的顏色、硬度,有各自的美感,「這就如同我們的社會,人有不同的膚色、不同的種族,但都應有其生命意義的部分。」

 

「創作本身會讓原石說話,賦予生命力。」胡焱榮的想法是,緬甸的翡翠礦終將挖盡,上好的翡翠礦石會越來越少,翡翠不該只是賺錢的工具,應成為藝術品,才是將翡翠之美發揚光大的惟一途徑,也因此他遵照著秦孝儀的囑咐,著手規畫翡翠博物館。這間全球惟一的翡翠博物館,將於今年第三季落腳台北市,也將收藏他歷年來的嘔心瀝血之作。

 

胡焱榮
富御珠寶藝術總監。1965年生於緬甸最大翡翠礦區——帕敢,家族四代從事翡翠開採與原石買賣。1995年來台學習中文,震懾於故宮博物院〈翠玉白菜〉之美,遂決心從事翡翠的藝術創作。

延伸閱讀

搶先直擊故宮南院 未曾曝光的國寶

2015-12-31

傻瓜收藏家

2014-08-07

蔡辰男如人生縮影的收藏心路

2010-12-30

世界第一!陳國和見證歷史的玩石人生

2011-03-31

水晶藝品 兼具收藏與裝置藝術

2013-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