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藝術家徐冰 在三地門教環保美術課

藝術家徐冰 在三地門教環保美術課
徐冰(右)於屏東三地門國小授課,在當地開啟「木林森計畫」。

林亞偉

藝文風尚

攝影/杜鈞寧

866期

2013-07-25 13:57

亞洲當代藝術家、中國中央美術學院副院長徐冰,啟動「木林森計畫」,從肯亞到台灣,教社區孩子畫樹,作品義賣所得,回饋當地種樹,讓環保理念不停流動擴散……。

二○○九年遭受莫拉克風災重創的屏東縣三地門鄉,如今漸漸恢復生機,重回觀光旅者的視線。這片距離高雄市不到一小時車程的美麗山腰,是排灣族與魯凱族生活的好山好水。七月八日,三地門鄉鄉長潘勝富,帶著全體鄉公所同仁與各部落代表,開心地穿戴傳統禮服,盛裝迎接中國當代藝術家徐冰的到來。
 

林百里近億台幣委他創作


徐冰,這位全球最負盛名的亞洲當代藝術家之一,來到三地門鄉,為當地孩子教授兩天兩堂課的美術課,他帶著三地門鄉的孩童畫樹,然後,孩童畫的樹,會變成真正的樹,種在三地門鄉。這,就是徐冰的「木林森計畫」。

當徐冰說:「我們開始畫畫,就不要有任何別人關於畫的概念;你腦子裡的樹,是只有你想像得到的樹,我們可以放開我們的想像與思惟畫出你的樹。你呢,不要受周圍同學影響,一定要想辦法畫得和其他同學不一樣!」開始畫畫後,小朋友各個奮勇爭先。

 

這位遠道而來的「美術老師」,今年五月在中國嘉德春季拍賣會上,他的「背後的故事︱ 7」裝置作品,以七四七萬人民幣(約三六四○萬新台幣)高價成交,創下其作品在拍賣場的新高。

而他與台灣最密切的作品連結,則是三年前創作的「鳳凰」。兩件分別長達二十八與二十七公尺,重達十二噸的巨大「鳳凰」裝置,是廣達董事長林百里以兩千萬人民幣(約九七四○萬新台幣)委託徐冰的創作。「鳳凰」一作,如今在美國麻塞諸塞當代藝術博物館(MASSMoCA)展出,未來,這兩隻體型巨大的「鳳凰」也將飛抵台灣,就看林百里計畫將「鳳凰」展示於何處了。

徐冰,也是現任中央美術學院副院長,是改革中央美術學院過去傳統學院派教學體系的關鍵人物。

這位中國當代藝術發展的關鍵人物,為什麼能得到醉心於收藏古代字畫到近現代書畫的林百里委託,創作身價達兩千萬人民幣的「鳳凰」?

 

徐冰創作的「鳳凰」,堪為中國當代藝術裡最巨大也最引人注目的作品之一。 曾於2010年在北京今日美術館展出。

徐冰創作的「鳳凰」,堪為中國當代藝術裡最巨大也最引人注目的作品之一。 曾於2010年在北京今日美術館展出。 

(圖片/睿芙奧藝術集團提供)

 

徐冰獨創的新英文書法,讓外國人也能用英文寫書法。圖為徐冰2008年創作 的「英文方塊字書法Death」作品局部。

徐冰獨創的新英文書法,讓外國人也能用英文寫書法。圖為徐冰2008年創作的「英文方塊字書法Death」作品局部。

(圖片/亞洲藝術中心提供) 


新英文書法獲歐美重視


徐冰是美國一九九九年麥克阿瑟(MacArthur Foundation)天才獎(Genius Award)得主。獎落徐冰的原因,是基於其「在書法和版畫上具有原創性、省思、直觀的能力,替社會做出重要貢獻。」他在中國當代藝術的創作,的確是天才。

從傳統文化的澱積裡,天馬行空般發展出自己的獨特語言,自刻方塊字,創作新的漢字「天書」,再到「新英文書法」的創作,讓書寫英文字的歐美人士,也能用英文拼音寫漢字書法。

這位中央美術學院的碩士生, 九○年旅居美國紐約,在海外一系列的創作與展覽打開知名度,與蔡國強、黃永砅、艾未未等藝術家並肩成為最為歐美藝術圈熟知的中國當代藝術家代表。○八年,他受母校之邀返校擔任副院長,成為中國當代藝術教育的關鍵推手。

他的新英文書法簡明易懂,透過新英文書法創作的山水畫,更是收藏家最喜愛的藏品之一,亞洲最知名的收藏團體清翫雅集,就有多位會員藏家有著徐冰的作品。他以新英文書法創作的山墨作品,身價都是上百萬至數百萬元人民幣。

如今,徐冰的「木林森計畫」,成為最新與台灣連結的項目。木林森計畫,是源自於國際資源保護組織「Rare」的邀請,在○五年時,與美國聖地牙哥當代美術館、柏克萊大學美術館、太平洋影片資料庫共同合作,在非洲肯亞,透過藝術項目推展,影響世人對於環保的意識。徐冰就在肯亞教授孩童畫樹,將這些作品在網路上義賣,募得款項再回到肯亞種樹。

徐冰說,他當時創作的作品與動物有關,而肯亞恰是非洲最重要的動物保育區之一,他發現樹木對肯亞的生態環境至關重要, 樹木、森林的數量,決定肯亞的政治、社會、經濟,也是人與動物生存的關鍵。「如果森林被砍伐成一段一段的無法連結,動物就無法遊走棲息,生存就會面臨危機。」

於是,他從○八年開始在肯亞的教學,透過最簡單、不斷循環的方式,教小朋友畫畫,播種環保意識,然後上網義賣,募款後再回肯亞種樹,形成徐冰的木林森計畫。迄今,隨著網路普及,這個透過網路發聲的平台愈來愈有力量。徐冰從肯亞開始,再到巴西、香港、深圳,如今來到屏東三地門,他的木林森計畫,就像一個活著的有機體藝術項目,不斷演化重生,一步步蛻變。徐冰說,「我們每到一地,吸收、感染了當地文化,又再灌注進當地的木林森。」

 

木林森連結藝術與環保


這位得到麥克阿瑟天才獎的藝術家,他把藝術項目與社區結合、創造各方共贏的機制發揮得淋漓盡致。比如說,藝術家參與公益最常見的方式即是捐畫義賣,但徐冰的「木林森」讓社區孩子參與,讓他們見證自己手上的畫,能成為實體的樹,種植在家鄉為地球環保貢獻一己之力,不斷循環再生,畫樹、種樹,也將環保的種子,從小根植在每位參與木林森計畫的孩童心裡。

徐冰說:「這個項目最終不只是一個環保項目。其實真正募來種樹的錢有限,對於這座大山來說是微不足道的。但這是提倡一個理念,而這個理念,在不同地方實現流動,會不斷地往裡補充新的價值。」

 

在三地門鄉,鄉長潘勝富與徐冰的互動,就讓他感觸良多。徐冰在文革時期,也是下放農村勞動的青年,他雖然在農村長大,但對大山的體悟,卻遠不如從小生在山裡的排灣族人潘勝富。潘勝富很懂得藝術與生活的相互關聯,也懂得如何珍惜森林,「他也懂得生活!」徐冰哈哈笑說。

三地門鄉孩童的創作,也帶給徐冰不同的體會。木林森計畫在不同的地區推行,孩子的創作就有不同的特色。

 

例如在肯亞,當地孩子是生平第一次拿到畫筆,這群在非洲草原與森林成長的孩子,畫出生動無比的樹;而深圳這座中國南方最富裕的都市,徐冰說:「怎麼說呢──孩子畫的樹都太像福娃風格!是一種概念化的風格,大陸很注重教育。家長都陪著孩子上學、教導他們應該這樣畫那樣畫。在創作上,確實不如肯亞孩子畫得生動。」

「三地門孩子的表現,則非常豐富!他們有各種各樣的養料,山裡的、本土藝術、民族傳統──,這不是美術老師給他們營養,而是三地門給的。」徐冰說,木林森這個種樹計畫,也一體兩面地透過美術創作,在不同地區看到孩子教育的問題、社會的問題。

徐冰為藝術項目與社會公益,找到一個各方互利的機制,木林森計畫也將持續在台灣各地啟動,屏東三地門鄉只是第一站。

 

此次「木林森計畫:台灣」策展人楊心一,計畫明年二月於台北歷史博物館,展出這次在三地門鄉的計畫成果。三地門鄉的小朋友透過畫筆說話,徐冰也透過木林森計畫說話,持續為環保公益發聲。這樣的創作模式與機制,值得許多藝術家參考。

 

徐冰從肯亞開始,希望在全球各地與孩童一起畫樹、植樹,從小灌注愛地球的意識。

徐冰從肯亞開始,希望在全球各地與孩童一起畫樹、植樹,從小灌注愛地球的意識。

延伸閱讀

名畫與咖啡的幸福時光

2008-06-12

朱德群 通透東西方抽象藝術大師

2014-04-03

林百里珍稀收藏的最後歸宿

2012-11-15

史金生 心動、感動、衝動的新明星藏家

2008-07-24

苗豐聯 好玩至上的游俠收藏家

2008-1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