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書桌的風景

書桌的風景

高靜玉

職場

攝影/林煒凱、陳俊銘、林育緯

963期

2015-06-04 10:13

都說書桌是主人性格的縮影。
我們也相信,每張書桌都擁有主人的故事與時光,經由工作與情感交織出的工作枱面甚至環境,一定特別迷人。
且讓我們掃描這幾幅書桌風貌,接觸以書桌為核心的工作場域,聆聽關於書桌與主人的故事。

江佶洋

「在自小熟悉的環境裡工作,有種安定感。」江佶洋說。

 

燈光設計師江佶洋的懷舊場域 改造40年舊厝,說幸福故事


去年大稻埕最紅的一座老屋,應該要屬得到「二○一四年老屋新造」金獎、由民新齒科醫院改建成的瓦豆光田工作室。其實這棟老房子的空氣中,還醞釀了四十年祖孫情與深厚的家族史。

「我們家族世居在處處透天厝的大稻埕,第一次看見樓房時,不知道房子為什麼會這麼矮,覺得很驚訝。」「這棟房子是我外公跟另一戶起造的厝,他在這裡開業當牙醫,房子從二樓算起到屋樑頂有五米六,這裡也是我童年最常來的地方,我對這裡每樣東西都很有感情。」起造人江佶洋說。

 

江佶洋

江佶洋完整保留外公當年使用過的醫療器材,幾乎沒有改變。

 

將老物件擴展到生活


或許是從小在大稻埕成長的關係,接觸到的都是老房子、老物件,長大後的江佶洋非常喜歡老物件,甚至將老物件擴展到自己的生活,從衣服、公事包到鑰匙箱,甚至辦公桌上大小物件,無一不是老件。

江佶洋與外公的感情很好,經常聽外公述說診所裡每一個物件的來歷與過往。

十年前外公過世之後,房子閒置下來,擔任過雲門舞集燈光師、當過交換藝術家、剛完成恆春東門大型地景藝術作品「光境」的江佶洋想創業,他想起了外公和他的老房子。

「這裡是外公的起家厝,我也想讓它成為自己的起家厝,好在家族沒人反對,我保留每一個對我來說深具感情的部分,例如當年感謝外公醫術致贈的牌匾,現在讀起來特別富有文字的韻味。外公過去的辦公桌,就在整棟房子採光最好的地方,跟我的辦公桌相對,同時讓我的工作融入空間裡,用光影的移動說故事,這種感覺很好,很踏實,感覺外公跟自己仍有互動,也還繼續被外公關愛著。」

一個徹徹底底的老靈魂,從工作到生活,都用光線與老物件伴隨著,這也是一種幸福吧。

 

外公生前使用的書桌,放在工作室最高的位置,視野最好。

 

江佶洋

江佶洋書桌上的用品皆來自世界各地的跳蚤市場。

 

百年前的診療所,如今是極具現代感的工作室。

 

掛鐘
只剩外殼的掛鐘,現已作為儲物櫃使用。

 

最自然做作女孫怡的文創園地 物品怎麼擺,都經過精密計算


美國明尼蘇達大學二○一三年曾經發表一篇論文,推論出書桌收拾整潔的人,個性大多按部就班、條理性強,桌面混亂的人,不愛照框架行事,思惟活躍,創造力強。可是呢,孫怡完全打亂了上面的推論。

這天我們來到孫怡的工作間,從一推開門,就知道這個人其實「很嚴格」。放眼望去,家具除了原木的顏色,剩下來就是灰白黑、以及陽光投射出來的顏色,然後,沒有一件物品是歪的,全部工工整整。

 

孫怡

性情開朗直爽的孫怡,其實是個連物品擺放角度都超級龜毛的做作女。

 

出身富裕卻沒有嬌氣


「我就是做作啊,而且做作得很自然。完全是發自內心、卻讓人毫無感覺的做作女。」她哈哈大笑地說。

她最常工作的桌上,放著切割用的方格墊,上頭一定會有紙、(放在塑膠套裡的)鐵尺、白色的杯子、幾落書。這些物品全部對齊著方格線,放在孫怡覺得該在的位置。

「你可能會說:這書就不是刻意擺的吧?其實這也是故意的,我會依照今天要做的工作或心情,決定要堆疊怎樣的書落、書的顏色、高度我都很在意,不這樣擺,我沒辦法開始工作。」說完爽朗地大笑。

這麼做作的孫怡,出身名人家族,爺爺孫法民是太電集團創辦人,父親孫道亨迄今仍是太電股東,與孫芸芸是堂姊妹,雖然出身富裕,但在她上,卻感受不出嬌氣。平日的她從事視覺傳達的工作,目前在龍華大學擔任文創系講師,也開了一間Select shop「SUNSET」,店裡東西擺放的順序與角度,當然經過她精密計算。這種精密感,小到連一片巧克力都不放過。怎麼說?

店裡唯一販售的巧克力,是孫怡在柏林時吃一口就愛上的巧克力。但這家店極小,沒有分店,產量不大。但她就覺得「這個味道應該放在我的店裡。」便以誠心打動老闆,再全程低溫空運來店裡販售,成本驚人。但她卻認為「這樣才完美。」

「從小我就不喜歡隨興,總覺得東西既是要擺得漂漂亮亮,衣服也要完全對味才行,沒有遷就這回事。」她說。

旁人或許無法理解且覺得束縛滿身,但咱們孫怡可是自在快樂得很呢。

 

孫怡
平常孫怡的書桌就是這樣擺放,只有直角,沒有斜線。

 

文具枱

文具枱的一角,擺放的是爺爺看書時的工具。

 

品牌創意兄弟的靈感舞台 整間公司,都是我們的辦公桌


看過去年底台中歌劇院落成開幕前,相當轟動的「光舞紀」光影藝術節嗎?那是場結合3D光雕投影秀、地景光影互動裝置、藝術裝置的盛大展覽,是由James與Anthony這對英國兄弟所成立的薩巴卡瑪國際公司,耗費近四個月的時間,從無到有生成的作品。好奇心驅使下,造訪了James與Anthony的辦公室,想知道這強大的創造力與工作效率從何而來。

兩兄弟的公司不在台中市中心,也不在辦公大樓高聳的商業區,而是在連幢超大鐵皮屋裡。

「我們有更多想做的事,也想要有自己的空間,所以去年我們搬來這裡,用空貨櫃隔出空間,這裡可以當成攝影棚、演講場地,甚至咖啡館與遊樂園。」弟弟Anthony說。

 

想點子不受框架束縛


他們稱這間新辦公室為FUN FACTORY,地上是人工草皮,左手邊有小咖啡區,右手則是一座七公尺長的溜滑梯,騎腳踏車、偉士牌或是開mini cooper的員工車子,都可以開進公司。

「我們倆都不會乖乖坐在辦公桌前工作,絕大多數的創意與討論都是隨處進行,辦公桌只是一個中繼站。」Anthony帶領設計團隊、James帶領品牌策略團隊,公司內四處都有小團體在討論,有時圍坐在草地上,有時在咖啡區旁的高腳桌上,哪裡有靈感,哪裡就是辦公室。正因這種不受框架束縛,多年下來他們成功地替大同寶寶做系列延伸、完成噶瑪蘭威士忌(KAVALAN Whisky)的LOGO與整體包裝等等。

在台灣最大的中小企業生根發源地拓展品牌意識與行銷策略不是容易的事。多年下來,這些傳統產業在觀念上有什麼改變?

「最大的改變是願意改變。」James一句話點出台灣中小企業面臨的轉型問題,要踏出「改變上一代留下來」的這一步,對家族企業來說需要勇氣。

「當我們看見客戶願意踏出去且成效非凡時,那種成就感比什麼都值得。」他們說。

 

書桌
色彩鮮豔、有咖啡吧、還能搬動桌椅工作或開會,整間公司都是兄弟倆的書桌。

 

春聯

粉絲送給兩兄弟的春聯。

 

創意

隨時都可席地而坐,輕鬆才有創意,是兄弟倆的宗旨。

 

擺飾

當James的桌上出現這個擺飾時,表示誰都不要跟他講話,以免遭白眼。

 

精品公關教母江淑惠的沉澱角落 這桌子,提醒我冷靜判斷


提起鈞霈公關的執行總裁江淑惠(Sophie),沒有人不豎起大拇指,她不僅是台灣時尚精品公關界公認的教母,更創立台灣第一家精品公關公司,LVMH集團是她的長期客戶,此外,更跨足上海與北京、協助許多國際精品在中國市場建立高度,公關生涯相當熱鬧精采。

「時尚界其實是一個極具衝擊性的戰場,要全心全意投入其中,儘管我總是預告潮流,但內心卻是文化價值觀很傳統的人,回到辦公室的時候,我需要一張蘊涵著中華文化的桌子,給我提醒與沉澱。」

這張創業時購入、陪著江淑惠打天下的仿古辦公桌並無上漆,抽屜口的雕紋是典雅的祥雲,經過近二十年的時光,如今光滑細緻。桌面上放著可愛小擺飾,裡頭是與她感情極深的父親相片,思念父親時能得以慰藉。

「這桌子經常提醒我:要知道自己是誰,才能做出冷靜的判斷、站得直,這桌子是很重要的精神依歸。」江淑惠說。

 

桌子
江淑惠本質愛古典素淨的桌子,她認為能聚滿能量並提醒自己回歸初衷。

 

江淑惠

父親過世時,女兒給她的玩偶讓她又哭又笑。
 

保密專家高士瑋的友誼平台 長桌上空無一物,連抽屜都沒


第一次走進高士瑋辦公室的人,都會對他那桌上幾乎空無一物,連抽屜都沒有的辦公桌印象深刻。

擁有美國專利律師執照、專攻國際專利智慧財產權的高士瑋說:「我有用完的卷宗或客戶資料會馬上收到壁櫥裡的習慣,替客戶保密是最基本的動作嘛。」

而他這張深具質感的長桌,是在美國求學時期的好友送的。「朋友家是義大利精品FENDI最大的皮草供應商之一,桌子是朋友家從歐洲運到上海,放在工廠用,原先以四張桌子拼成一大張使用, 當時FENDI的創意總監Karl Lagerfeld也在這上面工作過,之後時移勢轉,他便送給我兩張,自己留兩張,象徵我們深厚的交情。」

輕拂這有著既厚且深的材質與紋理的骨董工作檯,高士瑋相信,再用三十年,也不會有任何歲月痕跡。

 

高士瑋

飄洋過海的剪裁台如今成為知名律師的辦公桌,背後有段溫馨的故事。

書桌

使用超過30年的書桌,可以由生鏽的鐵片感受時光的流逝。

延伸閱讀

大稻埕新經濟 跨國企業都搶進

2015-06-25

老城新經濟

2015-06-25

怦然心動法 一口氣整理辦公桌

2013-06-06

魏應充談百年祖厝「成美堂」翻修落成

2012-12-27

退休後必去!讓你永生難忘、最有人情味的40年老旅社

2019-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