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義大利精品跨界與藝術聯姻

黃玉景

藝文風尚

黃玉景、各單位提供

995期

2016-01-14 17:20

大多數人都會假設:國際精品開設的博物館,裝潢都該相當富麗堂皇,參觀者應非富即貴,一般人不得其門而入。但是我必須告訴你,義大利精品不來這一套。


 
流行大帝卡爾.拉格斐(Karl Lagerfeld)曾說過:「許多服裝設計師都有迷思──一心想當藝術家。」二○一五年世界博覽會在米蘭盛大舉辦,義大利精品界也趁勢新開幕了GIORGIO ARMANI與PRADA的藝術博物館,他們從選擇地點開始,就不按牌理出牌。褪去光鮮亮麗的精品形象,種下十年、二十年、甚至百年的承諾,保存和共享地方的創作能量。
 
占地四層樓、共4500平方公尺的博物館,依照主題分區展覽設計師的創作。
 

ARMANI
結合藝術改建舊穀倉


二○一五年八月甫於米蘭開幕的ARMANI博物館ARMANI SILOS,是GIORGIO ARMANI改建雀巢公司的舊穀倉,集結他四十年設計師生涯的世代經典,獻給米蘭居民和喜愛時尚藝術的人。他曾在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為他拍的紀錄片《米蘭製造(Fatto a Milano)》中陳述,米蘭如何帶給他無限繆思──教堂古老寧靜的錘噹鐘聲、城市中四季更迭的風景、大宅天井庭院的柳暗花明……。

當年初出茅廬就從附近的鄉下選擇到米蘭發展的他,就是因為「米蘭可以讓我『表達』自己,而且城市裡充滿了美,讓我可以不斷挖掘,每天都有新發現。」一座城市滋養了一個國際精品品牌的誕生,如今,這個品牌也獻上這份大禮,給這座影響他極深的城市。
 
為名人量身訂製的服飾,裝潢充滿異國風情。
 
ARMANI LIBRI是旗下開設的書店,從建築、藝術、時尚到童書一應俱全。
 
ARMANI SILOS
Via Bergognone, 40 Milano, 
Italy.
+39 02 91630010 
Silos意思是一棟棟的筒倉,形容雀巢公司1950年的舊穀倉。
 
 
Max Mara
保存當代藝術不遺餘力


同樣對米蘭情有獨鍾的,是義大利時裝品牌Max Mara的創辦人馬拉莫迪(Achille Maramotti)。半世紀前,他改變了批量生產品質,他的時裝有如手工訂製般服貼,包括卡爾.拉格斐、Dolce 及 Gabbana,都曾是他旗下的設計師。這位多次登上《富比世》富豪排行的創業家,決定將Max Mara總部改為兩層樓的當代藝術美術館「Collezione Maramotti」,供人免費參觀。

Collezione Maramotti館藏了自二戰後盛興的抽象藝術和表現主義,到二十一世紀的新藝術,堪稱網羅了半世紀以來,義大利和全球藝術潮流的進化證據。甚至和英國指標性的白教堂藝廊共創「Max Mara女性藝術獎」,每兩年選出一位優秀的年輕藝術家,在英、義兩地展覽,並贊助藝術家在義大利創作。一五年的得主是蘇格蘭藝術家科林.斯沃恩,他在羅馬、威尼斯和拿坡里,以義大利珍貴的文化資產──即興喜劇為靈感,在Max Mara總部創作手工戲服,到一六年二月都可以在館內看到其作品展覽。
 
參觀者凝視希臘當代藝術家Jannis Kounellis的作品,將近兩公尺乘以三公尺的尺幅,彰顯黑白人像的情緒。
 
2015年Max Mara女性藝術獎得主科林.斯沃恩,以義大利喜劇為靈感而創作的戲服。
 
Collezione Maramotti
Via Fratelli Cervi 66, 42124 Reggio Nell
Emilia
+39 0522 382484 
美術館位於米蘭通往羅馬的路上,是當地重要的當代藝術據點。
 
 
Salvatore Ferragamo
透過展覽回溯品牌創作養分


不只是米蘭,佛羅倫斯也孕育了一個重要的品牌:Salvatore Ferragamo。去年為了慶祝義大利在佛羅倫斯建都一五○年,Ferragamo博物館獻上一場名為宮殿與城市(A PALACE AND THE CITY)的展覽,呈現博物館現址和佛羅倫斯城市在時空座標裡相互鑲嵌輝映的種種。
 
展覽中回溯了品牌創辦人Ferragamo的出身。來自南義拿坡里附近小鎮的他,很年輕就移民到美國加州,因為補鞋技術高超,得以在好萊塢發跡,幫大明星們做鞋。三十多歲事業飛黃騰達時,帶著名聲回到祖國,選了佛羅倫斯當作基地。「比起出生的地方,佛羅倫斯的美、這座城市的歷史,給我更多靈感。」Ferragamo本人這麼說。
 
他選擇坐落在亞諾河岸的斯畢尼宮,也就是今天博物館的現址。
 
展覽中說明,因為河岸轉角處有一口井,傳說中,義大利詩人但丁就是在此遇到了他一生的摯愛貝緹麗彩。

然而,造化弄人,這兩人終究沒能在一起。為了這段歷史上未竟的緣分、為了城市裡流轉的故事,Ferragamo決定以此為創作發源,直到六十二歲辭世。
 
在義大利生活十二年的輔大外語學院助理教授楊馥如感嘆道:「如果不是因為佛羅倫斯完善地保存舊城鎮,以及詩人但丁與初戀少女相遇的角落,而是選擇在求新求快的都更中,將古井剷除殆盡的話,我們現在哪有情懷可緬?Ferragamo又哪來的創作養分?」
 
博物館中展示的每一雙鞋,都訴說著那個時代的故事。 
 
屋內保存13世紀以來的建築設計和工藝品。
 
Museo Salvatore Ferragamo
Piazza di Santa Trinita, 5/R, 50123 Firenze, Italy.
+39 055 356 2846
 
費羅尼–斯皮尼大宅為佛羅倫斯最大的中世紀私人宮殿,19世紀Ferragamo買下,七百多年來俯視著城市。
 
 
PRADA
為米蘭留下永久藝術空間


無獨有偶,PRADA藝術基金會(Fondazione Prada)一五年五月也在米蘭近郊、稍嫌荒涼的華人區新開了一家展覽館。展覽館的外牆是簡潔單調的水泥牆面,PRADA的字樣,低調到你不仔細看就會錯過。
 
展覽館改建自廢棄工廠,像極了台北的華山文創園區,卻絲毫不見資本主義的影子。偌大倉庫只放置一件藝術作品,給參觀者與藝術之間舒適的對話空間,百坪的園區留下了許多空白,留著讓你沉澱、想像、發酵。

其實PRADA默默地關注當代藝術已經長達二十年,過去不是利用廢棄倉庫就是鐵皮屋,以快閃店的方式做藝術展演。第三代女掌門人繆西亞.普拉達〈Miuccia Prada〉在展覽館開幕時曾表示:「這一次,終於可以為米蘭留下一個永久的藝術空間。」
在藝術基金會展覽館的園區內,有一家小咖啡店,儘管面積不大,來頭可不小。
 
這是奧斯卡導演魏斯.安德森(Wes Anderson)設計的作品,他運用一貫的對稱哲學,將五○、六○年代的義大利復古美學注入裝潢中,饒富稚趣卻不失優雅。
 
魏斯.安德森曾說,他想打造的是一處相當適合當成電影場景拍攝,就算自己不拍電影時,也想花一個下午賴著不走的空間。
 
而且在店裡,你看不見導演的名字出現在店內任何一個角落中,因為一家能讓你喜歡到流連忘返的咖啡店,感動你內心的,不是有名人加持過的名字,而是他極度用心雕琢的空間。

細細瀏覽這些博物館時,你會很明顯地感受到,品牌並非一味粗魯地櫥窗展示、賣產品,甚至許多你連「禮品店」的影子都找不到,品牌此時反倒成了地方文化的代言人,甚至贊助修復古蹟,如TOD'S之於羅馬競技場、FENDI之於許願池還有四河噴泉、BVLGARI之於西班牙廣場、GUCCI花費十年修復義大利影壇的重要電影,如《甜蜜生活》。這些行動在在說明,精品品牌和地方文化之間緊密的結合與互相滋養。
 
這一切的經營不會直接刺激銷售,那麼為什麼品牌還要這麼做呢?
 
對時尚圈相當熟稔的《Bella儂儂雜誌》總經理張倞京站在商業角度分析:「樂於參觀品牌設立的博物館、欣賞展區內藝術陳設的客群,和購買精品的客群,有極大的可能重疊。」這些客群從年輕時,只買得起自己喜歡的品牌所發行的一本書,到逐漸有能力去品牌開設的任何一家巧克力沙龍店內消費,精品品牌費盡心思培養客群的品牌忠誠度,到最後終於有能力購買品牌的皮件、珠寶、藝術品時,品牌的目的也達到了。「品牌創造的是社會認同感,只要你嚮往這個認同感,這些精品品牌早就安排好一連串像台階一樣的路,每一階都有不同的視野,讓你心甘情願地慢慢走上來。」她說。
 
名導演魏斯.安德森設計的咖啡店用色復古繽紛,本作為電影場景拍攝用,值得造訪。
 
Tom Friedman的作品Lost Love,巨大的水族箱中是一張牙科看診椅,熱帶魚類穿梭優游。 
 
當代藝術家Robert Gober以在海邊溺斃女孩的新聞出發,反諸現代人也被銬上無形的錨,綁縛對現實妥協而死亡的自己。 
 
Robert Gober放乳膠和蘋果在嬰兒床上,象徵孩子充滿可塑性卻背負父母加諸的壓力。 
 
展館也展出當代舞蹈表演,經常白天就可見練習的舞團。
 
Fondazione Prada
Largo Isarco, 2, 20139 Milano, Italy.
+39 02 5467 0515
牆上細細的燈寫著FONDAZIONE PRADA,低調地融入當地建築。
 
 
10 Corso Como
時尚姊妹共創展演天地

無論是真心想創造一個藝術空間;或是表面上聽起來細膩精緻、充滿理想性,骨子裡卻包裹著利益掛帥的商業考量,這些博物館的存在,多多少少也蘊含著精品品牌想要回饋在地的社會承諾。因為這些被歸納在奢侈品的精品品牌,惟有汲取品牌誕生地的文化力量,才會產生被社會認同的厚度。
 
談到這裡,如果你以為發揚義大利藝術或文化的只有這些大品牌,可就大錯特錯了。
 
其實義大利在地的品牌無不視文化保存為己任,像是Select Shop之祖、Vogue Italia總編輯Franca Sozzani與姊姊Carla Sozzani共創的複合式時尚空間10 Corso Como,隱蔽繁華喧囂的時尚天堂,天天都有攝影展或藝術展可以逛。

在義大利生活三十年的繪瓷藝術家陳秀珠也表示,「大品牌的文化投資固然值得鼓勵,其實這些文化保存,在義大利人的家裡、屋頂上、日常生活中處處都存在。對義大利人來說,保存歷史比創新創意更重要。」
 
楊馥如也叮囑,下次來到義大利,除了逛買精品之外,別忘了將眼光停駐在街道上成排的樹木與房子,因為在義大利,任何一棵樹都不能亂砍、房子也不能隨便改建。義大利人相信,城市因為樹而美麗,老屋因城市而充滿韻味,集體社會共同營造的藝術氛圍和文化美學,正是孕育「文創」最珍貴的養分,千變萬化的光影與色彩,全部都化成創作時源源不絕的靈感。城市裡的一磚一牆、歷代以來的藝術作品,也是如此。
 
複合式空間內的咖啡廳,同樣從地板到天花板,無不是精心打扮的藝術品。
 
10 Corso Como
Corso Como, 10, 20154 Milano, Italy.
+39 02 29002674 
店內擺設就像藝術展覽,每個區域主題風格不一。
 

延伸閱讀

如果產檢發現嬰兒智商只有80...比爾蓋茲:基因工程可能讓社會更不平等

2019-01-14

麥當勞有意閃人 封閉的老天母究竟怎麼了?

2019-03-05

你身邊有人越老越愛囤積嗎?一旦不願放下,人生很難自由

2019-05-31

名中醫:這8惡習最致癌!每天吃這些食物,有助遠離癌症

2019-06-27

台積電業績大好 意外透露這兩個重點

2019-07-19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