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百年遊樂園 邂逅超現實藝術展

百年遊樂園 邂逅超現實藝術展

李彥良

藝文風尚

TeamLab提供

1018期

2016-06-23 15:02

我抵達會場時,更被排隊人群嚇到,開展近三個月,竟然還有這麼多觀眾,更別說超過八成以上都是父母帶著小朋友興奮地等待著。在排隊一個多小時後,才如願進入會場。

六月初,我趁著在大阪開會的空檔,來到近郊的Hirakata Park遊樂園,這是日本最古老的遊樂園之一,已經超過一百年歷史,但不敵環球影城的國際品牌魅力,業績並不理想;直到幾年前,起用出身當地的人氣偶像團體V6成員岡田准一,作為形象團長,重新獲得注意而提高入園人數。


我來到此地並非追星,是因為近幾年日本快速竄紅的藝術團隊 TeamLab主持人豬子壽之,月前來台北替我們的藝術品進行安裝時提及,並邀請我抽空去看他們的展覽。


藝術展在遊樂園?真是奇怪的安排。我抵達會場時,更被排隊人群嚇到,開展近三個月,竟然還有這麼多觀眾,更別說超過八成以上都是父母帶著小朋友興奮地等待著。在排隊一個多小時後,才如願進入會場。


原來現場分為純藝術作品,與兒童可參與式的互動遊樂作品二區。此展也是二○一四年底在東京科學未來館,創造四十萬人次參觀紀錄的世界巡迴展覽中的其中一站。
 

以觀賞者為中心  可自由進入繪畫世界

 

在充滿驚奇的超現實空間中,展出十三件作品。包括TeamLab 的第一件藝術創作《花與屍》(當年他們尚未將自己定義為藝術團體,該作品當時也是在設計展覽中展出。)該作品以十二台LED螢幕,利用電腦繪圖,重建平安時期大和繪卷畫風格,藉著了解日本傳統畫作,以多點透視技法建構的非現實主觀空間(TeamLab稱為超主觀空間,不同於西方立體透視法建構的客觀空間),提醒人們重新省思,在全球化下,所有人都受西方影響,過度一致的思惟及觀看模式。


在他們的作品中常見的手法,包括根據觀看者的行為來產生變化,人們可自由在作品中走動,選擇不同視角感受;而且因為沒有受限,即使作品很大,每一位觀賞者都能以自我為中心來體驗作品。


此外,如同屏風或是拉門上的大和繪作品可被摺疊、分割或展開成一個空間。在作品《Light in Park》中,即是以七個超大投影畫面建構出超震撼的影音世界。數十隻烏鴉,在黑暗之中疾速飛翔追逐,拉出如水墨畫質感的飛行痕跡,甚至在相撞之後,如火花般炸開,散落一地繽紛美麗,我身處其中,或站或坐,也彷彿進入這異境般的世界。

 

創意無限推展  只做最酷的作品


讓這一切成真的,是在日本稱為變態中的變態(此乃讚譽之詞,指其不受限成規,創意無限)的豬子壽之領導的TeamLab。

三年前,豬子的公司有三百人,這次他告訴我,公司已經成長到四百五十多人。成員涵括網路工程師、平面及網頁設計師、CG動畫師、機器人工程師、數學家、建築師等。豬子說他們是很難定義的一家公司,既是科技研發,也是藝術創作,而他也不想被定義。在數位時代中,他想做的是屬於未來的公司:一個沒有任何限制,只為了做出最酷的作品。


第一次到他公司時,看到三百人擠在不算大的兩個樓層。一張張的長桌,面對面坐了二十人左右,豬子就坐在其中一張長桌的尾端(社長沒有獨立位置或房間,而祕書就緊鄰在他的隔壁),每人的空間大約僅六十公分寬的桌面,另外還有一個樓層擺了數張會議桌,團隊正熱烈又輕聲細語地開會,一旁有一區實驗空間,幾組人模擬著各種創意。


我當時的直覺是,這並非一家公司,根本就是一個超大的學校社團,所有看起來像宅男宅女的人,都是為了「喜愛看《航海王》漫畫」這樣的共同興趣加入團隊(豬子曾說過,他和沒看過《航海王》的人無法變成朋友,因為他嚮往過著魯夫般的生活),而TeamLab就像是團隊可以一同努力的樂園。


我們收藏的作品是以九台五十五吋4K 液晶電視所呈現的巨幅實時動態藝術作品《百花時宴》(Time-blossoming Flowers-Taiwan),透過即時演算的技術,以梅蘭竹菊四君子作為主角,每一秒、一分、一刻、一時、一季都會開出完全不同的台灣花卉,因應著當下日出日落一同作息,將不會再次看到相同的自然風景。此一作品也延續著一貫的創作,以日本傳統的平面手法,加上上述的即時演算技術,創造這個超主觀空間。隨著宇宙不變的循環,每次都像是初次相識的畫,利用時光創造出此地的永恆。

 

TeamLab

TeamLab以台灣花卉設計的作品《百花時宴》,用4K液晶電視透過即時演算呈現的巨幅動態藝術。

延伸閱讀

巷弄藝術小旅行

2010-01-14

讓藝術走入社區 伉儷攜手秀「珍愛」

2012-02-02

雙年展國家館&展覽之最 全球頂尖「自由空間」評審精選

2018-10-24

2018台中花博--用科技 體現自然生態之美

2018-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