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音樂讓我聽見父親的痛

林清盛

藝文風尚

2016-07-28 10:30

放著快樂歌聲的盤機不復唱,隨著母親的離開,塵封不再流轉

那天晚上風的聲音/ 迴谷與達克達
wi ya suni nu vali du ya la vi i
a du ngi ha isu sava
ng ng ha na ku basi babu dar
a wa ai kisu
anu i ra ai idadihi yaku
u di lim isu sava
awa ai ku dadihiai nu va lu tsu sai numaku
awa ai ku sakararuman nunina dirm
dai ra sa i dauz

在卡帶與CD還沒出現,只有黑膠與匣式大卡帶的年代,東西都看似過大難收藏,時光也就像這些東西抽換不易,任它流淌,以為生活就這樣悠緩而幸福的度過。

記得父親的唱盤常播放蔡咪咪與五花瓣合唱團的唱片,記憶最深刻的是那片黑膠不是常見的一般黑色,而是半透明的橘色,新穎且流行的顏色,我不時也會拿出來擦拭把玩。主打歌「媽媽送我一個吉他」,電吉他一開場輕快的彈奏,主唱蔡咪咪帶著濃厚的鼻音唱著:「媽媽媽媽呀,送我一個吉他,媽媽媽媽呀,送我一個吉他,我願永在媽媽身邊唱歌跳舞玩耍…」,歌詞、旋律簡單,易朗朗上口。

歌曲唱著不願長大想一輩子黏著媽媽的心聲,只是一直不懂,為何歌詞唱著「不要強尼,不要尤瑪,只要我的媽媽。」誰是強尼,誰又是尤瑪,當時年紀小不想探究,跟著唱就好,如今憶起,原來那時代所謂的摩登就得取英文名字。

然而,這樣小幸福的生活,卻因母親的驟逝,物是人非。放著快樂歌聲的盤機不復唱,隨著母親的離開,塵封不再流轉。父親將唱盤機擱放在深櫃裡,不再拿出。等上大學,想起「媽媽送我一個吉他」這首歌時,翻箱倒櫃,才知黑膠唱片早被父親連同唱盤丟棄。我們家的快樂隨著黑膠默默地消失了。

多年後,父親因骨刺壓迫神經的問題被我們接到台北就醫,在當時切除手術仍是大手術,住院復健的時間也長達一個月。那時,每晚都得住在病房陪父親,這段日子意外成了我上大學離家後,與父親相處最長的時間。怕父親無聊,找出檳榔兄弟迴谷與達克達的阿美族語專輯,希望緩解父親的思鄉之情:
那夜窗邊吹來的風聲
彷彿是你在呼喚我
我趕緊往窗外張望
仍不見你的身影
……

迴谷與達克達以民謠的演唱方式唱著這首傳統歌謠《那天晚上風的聲音》,不懂歌詞意境的我,沒及時發現歌詞有異,只見父親的淚水突然從他鬆垮的臉頰上滑下。才明白,母親過世二十年,父親的想念從未停止。黑膠雖然換成CD,但音樂仍在,我與父親的對話又因音樂再度連結,重新點唱。

簡介

飛碟聯播網太魯閣之音「花現193」節目主持人。在台北生活超過二十載,因要照顧年邁的父親,回到故鄉花蓮,發現老人需要的是陪伴,傾聽他的寂寞,一如花蓮需要大家聽聽她的故事,發覺她的美麗與哀愁。

Photo credit: Gideon Tsang via Visual Hunt / CC BY-SA

 

延伸閱讀

為何大家愛用限時動態

2019-01-02

熟齡婦女易失眠?中醫推薦1招改善

2019-03-21

東華公共事務研究學會理監事選舉 田俊雄博士連任理事長

2019-05-28

呂秋遠:那些人生勝利組的畢業致詞,永遠不會告訴你人生有多坎坷

2019-06-19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