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企業×藝文 探索新城市觀點

企業×藝文  探索新城市觀點

李彥良

品味收藏

shutterstock

1038期

2016-11-10 13:50

二○一三年十月,我受邀到東京參加一場大型國際論壇,在其中進行了發表與座談。那是由日本知名開發商「森大廈」集團(Mori Building)為了慶祝「六本木之丘」開幕十周年所籌辦。

該建築是森集團聞名世界的代表作,也是日本規模最大的都市更新案之一。結合了多元複合的使用,包含了辦公、住宅、飯店、商場、影城、美術館、電視台、學校、寺院、日式庭園等,複雜度之高,讓人驚嘆於日本建築業的設計力、整合度、施工品質結合的絕倫表現。

但這座建築在二○○三年完工之時,前社長森稔(Minoru Mori)就清楚表達其完全不以硬體成就為滿足的更偉大企圖心,「改變未來的生活,就從東京開始」、「文化塑造城市的身分」、「藝術與文化會吸引全世界最優秀的頭腦,六本木之丘──文化都心、東京的亮點」,從結果來看,森集團的確做到了,但他們沒有停下腳步,十周年的論壇主題「創新城市──Designing Life for the future」,仍在思考著城市的未來。而且匯聚了全球各地的意見領袖,以三個面向,包括「尖端科技」、「文化與創意」、「城市策略」來探討,並尋求未來的城市觀點與生活方式。

 

從智庫到美術館 森集團推「未來思考」


美術館

Prada基金會去年展出Tom Friedman的作品Lost Love,巨大水族箱中,魚群穿梭於牙科看診椅。(圖片來源/黃玉景)


森集團在推動「未來思考」,身為主辦單位的「森紀念財團都市戰略研究所」、「森美術館」、「Academy Hills(學院之丘)」,一個是持續地從國際大都市在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環境、國際關係等現狀或未來進行調查分析,並提出建言的智庫;一個是以獨特觀點策畫來自全球的當代藝術、建築與設計展覽的重量級美術館;一個是結合多元內容的學校、圖書館並舉辦眾多論壇的知識平台。這三者的合作,刺激著企業大腦的不同區塊,讓其與眾不同。

無獨有偶,為刺激本業潛力與可能性、時尚產業中的重量級品牌在過去二、三十年間相繼成立藝術基金會:Cartier 1984、Louis Vuitton 1990、Prada 1993。他們或作為推廣與收藏的平台;或作為品牌與藝術跨界的媒合者,直接導入藝術風潮於其精品之中;或作為發起議題和形成論述的推動者,將藝術視為其經營與學習的主要工具。

 

跨足建築設計 Prada基金會不設限


這些品牌皆不約而同地聘請世界級建築大師設計精采無比的美術館:Cartier 1994 Jean Nouvel、Louis Vuitton 2014 Frank Gehry、Prada 2015 Rem Koolhaas。顯見文化藝術與建築早已成為企業重新思考、創造新觀點並與社會有效溝通的動力。

而其中最讓我感到興趣的是Prada基金會,它的成立宗旨是希望在不設限的各種專業領域中,帶領出不可預期的共鳴與文化交流。所以並沒有固定展覽,而是採取與藝術家共同策展,因地制宜地創作,這種作法除了累積獨一無二的收藏外,也累積了自身的策展能力。基金會一直是採取循序漸進的方式來加深參與力道與拓展論述的領域,加強軟硬體設備,再與國際美術館合作接軌。

最後則是與建築設計(Rem Koolhaas OMA/AMD)深度合作,激盪出許多可能性。這些都在我二○○九及一五年前後兩次米蘭參訪時給予我許多啟示。而一二年他們與藝術家Francesco Vezzoli及AMO策畫的二十四小時博物館,更是與我在○七年舉辦的明日博物館有奇妙的共通之處。

其實不管是森集團或Prada,我總是對企業成立文化機構充滿好奇,進而研究了解,從中獲得啟發,我喜歡能改變我觀點的藝術家與作品,也希望能透過散布文化的魅力改變台北。因此我用開放的態度嘗試各種可能,儘管所費不貲或有風險,我也未放棄過理想。

終於在忠泰集團成立三十周年、忠泰基金會將邁入十周年的此刻,我們迎來了「忠泰美術館」開館,內容會聚焦在三大方向「未來議題」、「城市建築」、「當代藝術」。期許它成為台北文化新地標與藝術新樂園,帶來思考與價值,也帶來快樂與活力。

 

博物館

Prada基金會利用廢棄空間,改建而成的當代藝術博物館。(圖片來源/李彥良提供)

延伸閱讀

義大利精品跨界與藝術聯姻

2016-01-14

林曼麗 想像力在新與舊之間翻騰

2006-10-05

一日美術館——向台灣極簡主義宗師林壽宇致敬

2014-07-10

蔡佳葳 在花瓣上書寫無常

2009-12-31

悠遊普希金博物館 在故宮

2018-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