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傳世精典

傳世精典

釋俊哲、高靜玉

退休規劃

各品牌提供

1048期

2017-01-19 09:11

經典且足以傳世的精品,是由時間、心血與堅持共構而成,除了用料與獨特性以外,很大的一部分,是透過使用,來感受工匠的用心,以及追逐永恆的執著,再透過漆器、皮件、珍珠甚至於瓷器,綻放光芒。

典藏篇 Mikimoto 溫柔的不朽之光


人們常說珠寶傳家。在西方,象徵璀璨與尊貴的寶石如鑽石、祖母綠,有幸收藏必定留傳後代。但東方珍珠所代表的意念與內斂性格,恰巧與西方寶石大異其趣。

珍珠的光澤和煦、不張揚,鑲嵌有珍珠的珠寶,也符合亞洲人溫婉雅致、反求內省的謙遜。不僅如此,在一九二○年代的美國,一件珍珠項鍊,可是名流晚宴中身分地位的象徵。美國更曾有以珍珠項鍊換得一棟商業大樓的佳話,珍珠的價值絲毫不亞於天然鑽石的珍貴。

提起珍珠,Mikimoto絕對是全球最具知名度的珍珠代表品牌,也是將珍珠帶入珠寶設計的宗師。自古珍珠大多是天然珠,因此相當珍稀,但天然珠同時也有外形多變的問題,而今日珍珠飾品所以能普遍且深受女性喜愛,關鍵就在Mikimoto創辦人御木本幸吉成功掌握了養殖珍珠的關鍵,建立了享譽全球的珍珠王國,並向西方取經,投入珠寶創作。

一九一○年後,將小如芥末籽的珍珠平穩地固定在珠寶作品上的「芥子珠鑲嵌法」與在金屬邊上推出細小連續凸粒,增加立體感,反射更多光芒的「滾珠鑲邊裝飾」,更是將珍珠披上耀眼光芒。為此,日本貞明皇后向Mikimoto訂製了第一頂冠冕,二四年更獲得「皇室御用珠寶商委任狀」得到皇室認可,自此踏上高級珠寶殿堂,直上雲端。

 

珠寶設計

▲三重鳥羽的真珠島,是今日Mikimoto珍珠的搖籃。

 

珠寶設計
▲位於中目黑的裝身具工坊,集結了無數珠寶工藝的金工師。

 

珠寶設計
▲透過焊接,將珍珠與貴金屬,巧妙變化出嶄新樣貌。

 

鑲綴蘭花 芳澤傳家

 

三○年代的「矢車」,更是被世界公認的不朽名作,Mikimoto的工匠將巧思與金工技藝,漂亮融入當時盛行的Art Deco美學,並送至世界博覽會展示,脫俗的氣質、能拆解成多樣配件的靈巧與寧靜優雅的貴氣,舉世震驚,從此國際知名的女性與王公貴族,都以擁有Mikimoto為傲。

矢車的設計概念脫胎於日本和服的「帶扣」,大量使用K金及鉑金,嵌入鑽石、藍寶石、綠色剛玉及珍珠,透過拆解可變化成十二件單品。如髮簪、胸針、別針、戒指等個別配飾,經過近百年後的今日再看矢車,無論在結構、功能、美學上,仍是經典,絕對是劃時代的重量級作品。

今日的Mikimoto則是結合了寶石鑲嵌、高超的金工技巧,進化成肩負傳家意義與收藏品味的雙重奢侈藝品。像頂級珠寶「蘭花胸針」,便超越了傳統對珍珠的想像框架。非圓形、不規則的南洋黃金巴洛克珍珠與孔克珠,蛻變成蝴蝶蘭的花瓣,透窗琺瑯的技法,則精巧演示了嬌嫩的花蕊,香氣撲鼻。

珍珠在Mikimoto的手上,或以傳統的圓形示人,又或取其嫵媚光澤,輔以高級金工。想以德傳家、讓家風源遠流長,取珍珠燦光、又得皇室認可的Mikimoto,應是最佳選項。


珠寶設計
▲可拆解成12件不同功能配件的「矢車」,現今收藏於Mikimoto的真珠博物館中。

 

珠寶設計
▲以和服上的帶扣為靈感,1937年問世的矢車,是Mikimoto匯集技藝與日式美學之大成。

 

珠寶設計
▲ Mikimoto頂級珠寶系列《The Pearl Symphony 》蘭花胸針。

 

Mikimoto

電話:02-2511-2236
 

Graff 數大即美


在歐洲列國中,英國雖不以高級珠寶聞名,但由Laurence Graff創立的英國珠寶品牌Graff,卻能在短短五十年連續四次獲得英女皇企業獎,寫下近代高級珠寶史最閃耀的傳奇。

收藏珠寶,寶石的等級是關鍵,分量更是可遇不可求。

Graff素來以大克拉數的貴重寶石聞名,不少大型貴重寶石都與Graff淵源甚深。一九七四年Mr. Graff在Knightbridge開設了首家零售店,便購入一顆四七.三九克拉的黃鑽,號稱「Star of Bombay」;二○○六年更買下一顆高達六○三克拉的巨型鑽石,精算後切割為二十六顆的頂級鑽石,並重新鑲製成一條大型項鍊。

在Graff經手的各式貴重寶石中,黃鑽幾乎已與品牌畫上等號,而黃鑽的等級,隨色澤加深,價格越為高漲。八七年,Mr. Graff於日內瓦珠寶拍賣會上,標得一組兩件溫莎公爵夫人生前經常佩戴的頂級梨形黃鑽,在經巧手設計之後,成為Graff經典的「溫莎黃鑽」耳環。

 

枕形黃鑽 藏家最愛


一六年秋天,Graff再度推出一只重達一三二.五五克拉的The Golden Empress枕形濃彩黃鑽。如此驚人的分量,未來二十年內,幾無重現可能,只待有足夠強悍口袋深度的藏家,一親芳澤。

沒有多餘的設計,一顆大克拉數、高等級的黃鑽,就是最具保值力的傳家之作。Graff用一句我們熟知的俗諺,再度驗證了傳世的原則:數大,即是美。

今年Graff發表一顆重達118.78克拉的The Graff Venus D Color無瑕心形鑽石,同樣令收藏家為之驚豔。

 

珠寶設計

▲除了克拉數,黃鑽的色彩也決定了價格。一如Graff的這顆132.55克拉枕形黃鑽,色彩濃郁,鮮豔誘人。

 

珠寶設計

▲今年Graff發表一顆重達118.78克拉的The Graff Venus D Color無瑕心形鑽石,同樣令收藏家為之驚豔。

 

Graff

電話:02-2511-5865

 

Moynat 頂級工法 與機能的雙全

 

創立於十九世紀的Moynat,是百年行李箱品牌之一,創辦人Pauline Moynat是當時少見的女工匠,因此在皮革等級、觸感、配色與細節上,都迥異於其餘品牌,皮件內裡的皮革遠比外表的細緻昂貴,希望使用者在接觸皮革的第一時間是愉悅的,正因這種獨特細膩,吸引了LVMH總裁阿諾先生的注意,將Moynat納入私人投資,並請來Herms前資深設計師Ramesh擔任藝術總監,使用與Herms同等級的皮革,在一一年重新問世,一心將Moynat站穩全球最頂級皮件品牌的地位。

 

彎弧設計 風行百年


Moyant一直以能使用百年、低調聞名,也是全球第一個防水行李箱、第一個研發出可單手開關金屬製圓角行李箱扣頭的品牌,迄今仍堅持小工坊路線,以極緩慢速度手工生產。

Moynat最經典的是一九○二年問世、底部彎曲的行李箱Limosine系列,針對當時人們常將行李箱置於引擎蓋而設計行李箱底部,由直線改為弧線,且天衣無縫。此外,二十世紀初的女性仍穿著寬鬆蓬裙,Limosine剛好貼合蓬裙弧線,搭配單手可開關的扣頭設計,難怪大受歡迎。

目前Limosine採訂製販售,除了表面飾有品牌首字母的M字圖案排列,還可針對細節進行客製。試想,讓一件足以使用百年的皮件在人生的旅程上,陪伴你和你的下一代,似乎也是件浪漫的事。

 

行李箱

 

行李箱

 

行李箱

Madeleine包(左);Gabrielle Réjane包(右)

 

Moynat

電話:02-2722-3266

 

逸品篇 A. Lange & Shne 另闢蹊徑的時間禮讚

 

可以傳家的名錶,怎麼不是瑞士製造?來自德國的朗格A. Lange & Shne,自一九九四年復興以來,用純正德式工藝、年產不到五千只的小批量,加上持續進化的強大技術力,在不少收藏家心中,是能與百達翡麗、江詩丹頓分庭抗禮的頂級品牌。
 

德魂精錶 造工珍稀


來自德國的朗格,原僅是間小型工作坊,並因二戰戰火一度歇業。九四年重新問世時,以四只兼具德國精神與工藝的錶款重出江湖,火速重返高級製錶的舞台,其中的Lange 1最為經典,由裡到外,凝練了德國的時間之道:從外觀顯而易見的偏心式面盤設計、雙位數顯示的大日期窗,到內在機芯的四分之三夾板、鵝頸式微調裝置、K金螺絲套筒,甚至是德國銀夾板上巧奪天工的人手雕花,在在都令藏家心醉,並樹立起鮮明的美學大旗。論機芯研發工藝,朗格在近二十年間陸續研發出前所未見的複雜機芯,包含可停秒的陀飛輪,或十進位的跳時三問報時錶,前衛的開發力加上務實思惟,在高手如林的高級鐘錶產業,快速打下江山,聞風不動。

今年全新問世的Lange 1 Moon Phase,除了保留九四年Lange 1的諸多特色:大日期窗、偏心面盤、動力儲存顯示,更首次將月相與日夜顯示同時展現於單一小錶盤上,月相更精準至每一二二年才有一天誤差。

不花俏、造工精密、產量稀少,只要佩戴過朗格的藏家就會知道:這個品牌不常出現在國際拍賣會上的原因,應該是因為他們的藏家買到了、愛上了,怎肯輕易轉手讓人!

 

精品手錶

▲全新的Lange 1日夜月相顯示腕錶,保留了1994年以來Lange1的特色,但日夜顯示與月相顯示展現於同一錶盤上,卻是前所未見。

 

A. Lange & Söhne

電話:02-2751-9866

 

Zohiko 不張揚的細膩


生活中不少物品如皮革、瓷器、漆器,隨數百年工藝的累積,早已臻至逸品的水準,漆器亦然。漆器的歷史緣起於中國,但若提升至收藏境界,日本仍執牛耳。眾多日本漆器品牌中,擁有日本皇室認可的象彥Zohiko,無論歷史地位、工藝技術,鮮有人能出其右。

 

皇室御用 魔幻漆器


最早在第三代傳人製造出「普賢菩薩與白象」碑後,象彥不僅成為皇室御用品供應商,並相繼為日本茶道兩大宗家製造茶具。過往象彥為皇室貴族量身訂製的名品多不可數,但昭和時期的「几帳蒔絵硯箱」,堪稱美學與技法之大成。這件由第八代傳人西村彥兵衛製造的「硯箱」,利用蒔繪工藝,勾勒出細緻的牡丹唐草花紋,同時硯箱盒蓋內側,更描繪了三位樂手圍繞著燈台,燈台本身以金粉蒔繪,呈現強烈明暗對比。生動表現出寧靜、和諧的大和美學。

來到近代,象彥二○一六年的新品「彩系列漆飲杯」,在走入生活同時,更突破了技法的窠臼。職人工匠先以白金箔鑲貼於木器表面,再反覆塗上混入輕薄顏色的透明本漆,最終呈現出不思議的金屬光感,幾乎讓人忘了,這是漆器、可不是金屬!除了是象彥有史以來最難製造的漆品,問世後三個月內,更在全日本銷售一空,驚人魅力可見一斑。

或許就在某個寧靜的夜裡,你拿起這件漆器(器皿),對著光線下欣賞魔幻的金屬光澤。那神祕、燦亮的光芒,卻是三百五十多年歷史的堆疊與再度奮起。

 

精品

▲用以收納文房四寶的「硯箱」,在象彥的手中,由文物昇華而成了收藏的逸品。


精品

▲ 一筆、一線的細細勾繪,將職人的美與心念,以漆傳世。

 

精品

▲2016年的新品「漆飲杯」,如霧似幻,宛如金燦。

 

象彥(北投文物館資料提供)

電話:02-2891-2318

 

以藝術之名 Bernardaud

 

十九世紀成立,法國的瓷器品牌Bernardaud廣受歐洲王室愛戴,從拿破崙、俄國沙皇到英國女皇伊麗莎白,都曾指定Bernardaud為宴客餐瓷。但這一成立不久的品牌,又是如何得到皇室青睞?法國生產最高級瓷土「高嶺土」的里摩日(Limoges)是關鍵。

Bernardaud僅用產自里摩日的高嶺土,生產出的瓷器白淨動人,有「法國白金」的美名。除瓷土外,品牌最著名的部分便是貼花技術。貼花講求的是對襯與銜接完美,而一件精準細膩的瓷盤貼花,往往須考慮到表面的起伏、貼花層次的連接,甚至在某一層埋下伏筆以防模仿,例如有高達十六層貼花的瓷盤「馬兒英姿——黑馬」,既要顧及有立體浮雕的盤緣,亦要顧及密布的貼花層次,黑馬身上的漸層也是層層貼上,難度相當高。

 

餐瓷如畫 風靡神廚


另外由藝術家Prune Nourry and JR夫妻檔創作的「這雙手」,是將手掌的正反兩面貼在盤子兩面,但將盤子舉起對著光,便會發現手掌的正反片貼花精準到位,毫無錯位,深受米其林名廚侯布雄的喜愛,在他的餐廳中大量使用。

品牌最為人稱頌的是與藝術家的聯名系列,像由「夏卡爾藝術委員會」細選數件夏卡爾罕見的作品,將鮮豔色彩與奔放線條,轉至於餐具上,而最受歡迎的當屬「巴黎歌劇院天棚」大瓷盤。

餐桌原來就是家庭交流情感的場所,當一件十二套的Bernardaud餐瓷透過世代的輪番使用,凝聚的不只是溫度,傳遞的又何僅是回憶?


 

陶瓷藝術

 

陶瓷精品

▲以雙手掬捧為主題的藝術餐盤,正反面各有圖案,精準到位。

 

陶瓷藝術

▲ 精選夏卡爾鮮少曝光的作品,其中以巴黎歌劇院天棚為主題的餐盤便大受好評。

 

藝術品

▲「馬兒英姿」瓷盤,有高達十餘層的高水準精密貼花。

 

Bernardaud(居禮名店)

電話:02-2731-7770

 

光可鑑人的靈魂之火 Saint Louis


提到水晶,擅長Art Deco風格的Lalique或Barracat,常快速浮現在世人腦海。殊不知,有法國水晶之父、水晶神殿之稱的「Saint Louis」,才是法國人心中真正的高級水晶同義詞。

十八世紀建廠於北法Bitche的Saint Louis,至今仍堅持全程以手工製造生產,工廠不見大型的自動生產設備,火爐、切削機具卻分布四處,再搭配一雙雙充滿力量的臂膀。從熱處理、冷加工、裝飾繪製完成,完全不假他人之手。Saint Louis不僅能生產多達十五種彩色水晶,還能維持顏色的飽和、淨度,甚至能以高超技法在表面鑲嵌貴金屬。

 

玩色淬煉 熔焰水晶


其大型、單件平均重達四十五公斤的大型水晶燈,也是無數名流家中的經典家用品。例如經典的Arlequin系列,以鮮明、顛覆傳統的配色,吹製出枝形吊燈與墜飾,三層式的水晶燈結構,結合多重切割技法與彩色水晶吹製技藝,同時兼容法式優雅與古典之美,華麗有之,趣味亦有之。

除了大型水晶燈外,傳統中國生肖年限量的水晶文鎮,更成為不少收藏家的熱門選項。二○一七年限定的水晶文鎮,便以高難度的「熔焰」工藝,在文鎮中吹製了一隻色彩飽滿、動態魔幻的公雞。聖路易水晶的文鎮製作,分為千花、熔焰、純金和硫化物四種,其中千花和熔焰最難製造,加上生肖年的年度限量,若能擁有一抹從花火中淬煉出的潔淨靈魂,擺放、把玩,傳家,三種目的,一次輕巧歸納。


文鎮

▲擁有四種不同高難度技法的Saint Louis文鎮,除了高度實用,又富賞玩樂趣。

延伸閱讀

最風雅的投資 炫目.凝香

2015-12-10

手工製品 只為你存在

2013-10-31

珠寶藝術家 Cindy Chao

2019-05-30

美洲豹 珠寶奇幻之旅

2020-01-08

CINDY CHAO三奪倫敦巨匠大獎 屹立國際殿堂之巔

2021-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