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布袋青年大志向一手絕技承先啟後

趙敍廷、雲永寧、陳愷昀 

藝文風尚

唐紹航 攝影 圖片提供:柯世宏、張嘉容、郭建甫

1130期

2018-08-16 17:11

戴副八角細框眼鏡,鮭魚色襯衫妥當紮進淺色卡其褲裡,帶著時髦書生氣的郭建甫,並非另一個時下文青,他從幼時就陪曾祖母看京劇,國中自發性加入布袋戲社團,高中拜師李天祿長子陳錫煌(編按:李天祿入贅陳姓一家,依約長子必須姓陳)。

才二十七歲的他,從刻繪戲偶、為偶繡花縫衣,到操演、編劇、拉琴、彙整龐雜口述歷史……等等環節,無所不包,是布袋戲復興運動中,不可或缺的年輕力量。           

 

十多歲時在學校社團學操作布袋戲偶,但自幼學習西洋美術,心靈手巧的郭建甫,最想學的其實是製作,也曾試著自己動手為角色縫製衣服。高中時,他向大師陳錫煌表達心中想法,卻被反問,沒學會最根本的操偶,做出來的戲偶怎能實用?被調正過心態後,這才准了磕頭拜師,正式走入掌中戲世界。

 

 

傳統羽翼下的新古典

 

一般認為,傳統是固定不變地承襲,但對郭建甫而言,所謂「傳統布袋戲」,其實也一直在改變中。音樂部分從南、北管,到加入京劇鑼鼓;以前坐著表演,後來為了演師方便,改成站著演,並加入麥克風與燈光照明,早已不符合百分之百的傳統,「所以在我的認知裡,它是一個新的古典。」

 

如考古一般,郭建甫不斷爬梳脈絡,苦尋傳統真義,甚或適切賦予其新意,「在我的觀念裡,傳統就是舞台上任何東西,包含圖案、配色,所有顯露出來的,一定有其意義存在。」例如傳統布袋戲的舞台——彩樓,是華麗的木雕中式建築,但演出方式寫意,舞台上面並沒有實際布景,全憑想像力搬演。

 

 

於是,在演出《古韻新傳》時,他就思考,「這座舞台如果無法呼應劇情,是否還有存在的必要?」便找了一張老桌子取代彩樓,偶師扮演說書人,直接在案桌上演出,「透過這樣的連結,為這個案桌找到存在的理由。」

延伸閱讀

非洲 模里西斯 動物天堂原鄉

2018-08-09

美洲 古巴 按下時光 慢速鍵

2018-08-09

好吧?好吧! GOUT BAR

2018-06-07

讀飲文化滋味 MOZI 隱身髮廊

2018-06-07

暗香流動大人味 BAR PUN 隱身防火巷

2018-06-07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