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獨家專訪》宮崎駿心中的「湯婆婆」…吉卜力製作人鈴木敏夫,分析進軍Netflix兩大關鍵

所謂「不打不相識」,因為一場採訪邀約,開啟了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與製作人鈴木敏夫35年工作合作關係。(攝影:荒木經惟)

黃亞琪

藝文風尚

攝影:荒木經惟

2020-01-20 14:56

動畫大師宮崎駿作品,不僅影響日本人老中青,也深受海外各國人喜愛;而鈴木敏夫是吉卜力工作室的製作人,也是他共事30多年的老戰友,面對串流平台大興其道之勢,吉卜力工作室並沒有比其他競爭對手快,他們腦中布局為何?

「宮崎駿老師曾經明白告訴我,(在他的作品中)有好幾個角色創作是依照我為藍本而打造的。其中一個角色就是湯婆婆(編註:動畫電影《神隱少女》中的角色,也有魔力),她是湯屋管理經營者。而吉卜力工作室就好像這個湯屋,我就像湯婆婆,扮演經營管理的角色。」接受《今周刊》獨家專訪、現任吉卜力工作室製作人鈴木敏夫一語道破目前所擔當職責。

 

一般人對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的作品耳熟能詳,而身為製作人的鈴木敏夫名氣則較為陌生,但其實在台灣出版社將他的作品有翻譯成中文,一本是談他進入吉卜力工作後,對於動畫世界的投入和工作態度一書《樂在工作》,另一本則更深入談到個人成長背景、工作經驗與動畫電影經營企畫面的作品《順風而起》。

 

現年72歲的鈴木敏夫,看起來一點都沒老態,開起玩笑時,浮在臉上的笑容宛如鄰家老爺爺。他與宮崎駿兩人從1985年開始合作,至今約有35年。有趣的是,他分享兩人能長期合作互動秘訣時,卻顛覆大家想像:「我們合作的方式就是不要太熟。」

 

鈴木敏夫進一步解釋:「(彼此)維持工作上的同事關係就好了。我們兩個已經認識42年了,但即使到現在,講話還是很客氣。身為同事不能太尊敬對方,(彼此)太尊敬了就無法共事。這樣的模式對日本人來說就是:有點黏又不會太黏。其實夫妻之間也適用。」他的回答,令人莞爾一笑,也打破製作人與創作者總好像是對立的刻板印象。

 

儘管已過了孔子所說的「從心所欲不踰矩」之齡,但對於新事物,鈴木敏夫仍帶著好奇心看世界。曾任職雜誌記者的他,會先用眼睛去觀察和了解各種觀看平台竄起的商業模式,和創作環境現狀的改變。

 

▲鈴木敏夫認為,所有收看管道都能並存,而串流平台興起可讓作品被更多人看見。從2月1日起陸續可在Netflix等平台看到吉卜力工作室的作品。(照片:Netflix提供)

 

好比說,一開始他接觸Netflix串流平台,是因為要用訂閱方式、一次看完美劇《紙牌屋》,最近他則迷上知名導演艾方索柯朗所執導的《羅馬》影集。

 

「多了串流平台的好處是(觀看)管道增加了,觸及的觀眾也變多了,」鈴木敏夫分析,過去吉卜力工作室的作品,可能限於在院線或用藍光DVD收看,但現在覆蓋範圍能擴展到串流平台上,擴散到全球。等於說是創造兩贏:一方面拉長作品(IP)的觀看戰線,對平台來說則是提供有質感的內容。

 

此外,他也看到一個現象。「現在許多導演拍電影想要募資都很困難,但Netflix願意讓他們實現夢想與願景,對導演幫助很多。」基於上述種種理由,日本吉卜力工作室與Netflix有了初步的討論空間。

 

看過鈴木敏夫的書籍就會發現,他從年輕時就關心社會議題,對工作嚴謹的他,如同受訪時,每當他聽到一個問題,都會先沉澱幾秒後,才謹慎地回答即可洞悉;但將當角色轉換成觀眾時,卻展現其可愛的一面。

 

「我出生於1948年。對我來說,電影的黃金年代是1960年,但Netflix平台上這些經典片放映的並不太多,期待未來能有這個時代更多的經典片,讓我可以在平台上看這些老片。」這位自己坦言喜歡導演伍迪艾倫的製作人說完,還不忘跟旁邊的翻譯小姐開玩笑地說:「可以幫我們(傳)達到這個目標嗎?」

 

鈴木敏夫不媚俗,另一個出人意表的是,「相較於動畫電影,自己比較喜歡真人電影。當初是因為認識了宮崎駿老師,最後才決定跟他一起做動畫。」穿著和服的老人家一說完,馬上跟旁邊的人說:「這是秘密,不能說喔!」

 

玩笑背後,其實從鈴木敏夫的書中也能發現,當初他因為採訪宮崎駿先生時,被要求要有整整16頁報導所震撼。你來我往間,最後他決定加入吉卜力工作室,這一做,就超過30載。

 

而在平台紛紛而起、爭搶眼球的今日,他認為各個觀看管道都是可以共存的。「很多事情都要試過才知道,真正試過後,才能觀察到彼此間是否契合,而這個問題要等到真的合作後才知道。」面對與串流平台的合作,他樂觀其成。

 

問到行銷面,他則表示:「現在是全球化世界,世界變得越來越接近,可是每個市場都各有不同,希望Netflix可以依照不同市場,去設計不同行銷方式。」

 

▲《龍貓》是吉卜力工作室於1988年推出的動畫電影,因為喚起觀眾鄉愁而大受歡迎;2018年金馬影展也有相關致敬專題。(照片:台北金馬影展執委會提供)

 

鈴木敏夫特別提到他的台灣經驗,他以《神隱少女》為例,在日本時,大家看到電影中的角色「無臉人」出現時,很多人會嚇哭或害怕,可是當他來台北戲院時,看到的卻是觀眾一直開心地笑和拍手鼓掌。

 

鈴木敏夫就問台灣工作人員,為什麼台灣觀眾看到這個角色時,這麼開心、叫這麼大聲。「(這表示)每個市場對於同一個角色的詮釋都有不同,所以每個地方都要有不同(行銷)策略,才能夠去做不同的行銷。」

 

與時俱進下,從2月1日開始,陸續會有21部吉卜力工作室的動畫在Netflix上架,特別之處在於首次以多國語言得以讓觀看者選擇,多達28種,就是希望打破語言隔閡,快速了解動畫所要傳達的社會和精神意義。

 

面對動畫市場變化風起雲湧,這位宮崎駿30多年的老戰友,有他一番見解。「現在說故事方式不同,吉卜力的動畫故事強調人生意義的述說,有很多生活精神和倫理在(動畫)裡面,但(我)現在或近期看到一些其他作品較欠缺,這是趨勢的轉變,我還在想怎麼樣去因應這樣的變化。」

 

即便如此,為讓更多人看見吉卜力工作室作品,鈴木敏夫面對時代課題挑戰所顯露出老驥伏櫪的眼神,就如「湯婆婆」每次想事情望著遠方,一樣銳利。

延伸閱讀

別再存夠錢才買房,很傻啊!專家:買錯房後悔一輩子,5種愚蠢想法千萬別有

2020-01-20

羽絨外套清洗》羽絨衣怎麼洗?洗衣達人教你簡單「洗衣術」多穿10年...洗完就像新的!

2020-01-18

【Netflix春節片單】從《獵魔士》到《愛的迫降》 8部宅在家必看影劇

2020-01-17

不能只看過《與惡》!PTT鄉民激推2019年度10大台劇 其他9部你看過嗎?

2020-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