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從不穿皮衣、常常赤腳...奧斯卡影帝瓦昆菲尼克斯挺環保,永遠關注社會底層

瓦昆菲尼克斯榮獲本屆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

陳屏美

藝文風尚

美聯社

2020-02-10 18:11

第92屆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影帝今天出爐。頒獎前,美國男星瓦昆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演出的「小丑」早獲各界青睞,呼聲最高,頒獎結果也不意外,瓦昆果然順利登上影帝寶座。

在電影《小丑》中,他扮演的是一個在底層掙扎的喜劇演員。「小丑」雖然是英雄電影中的超級反派,但瓦昆的角色,比起虛構的漫畫形象,更像是個骨瘦如柴的普通人,一輩子被精神疾病及卑微的社會處境給綑綁。

 

瓦昆剖析小丑亞瑟時說:「穿著厚重又不合腳的小丑鞋,亞瑟回家踏上階梯時就像背負著全世界的重量一般,儘管臉上畫著笑容,他的內心依舊感到悲傷,但是他的內心總有一塊是忠於自己的,在他經歷一次又一次的挫折之後,他也會一點一點地將內在的自我顯露出來。」

 

在戲裡,瓦昆從怯懦委屈演到崩潰毀滅,臉上身上每寸肌肉,都彷彿控訴著自己的命運,也控訴著社會上不可逆的階級枷鎖。瓦昆發出的每聲乾笑,都緊緊揪住觀眾。

 

 

《小丑》完整影評: https://loory.tw/joker-movie-review/

如履的電影筆記發佈於 2019年10月1日 星期二

 

瓦昆今年45歲,他的演員生涯就佔了人生中的37年。他曾在《雲端情人》中與史嘉蕾.喬韓森(Scarlett Johansson)同台,也曾在鉅作《神鬼戰士》中飾演邪惡的反派。

 

然而比起電影情節,他的人生經歷更加傳奇。這或許也是他能深入角色內心,瘋魔成戲的主因。

 

 

#JoaquinPhoenix è Commodo in "#IlGladiatore" di #RidleyScott( 2000). L'intensità della sua interpretazione!!!

Joaquin Phoenix Italia 發佈於 2015年11月16日 星期一

 

 

瓦昆的父母曾是一個新興宗教的虔誠信徒,他們在瓦昆出生前,就已經積極投入「天父兒女」宗教運動,在各地傳教。他們一家的積蓄,也全都投入了這個傳教夢。然而,「天父兒女」並不是個正經的教派,領袖大衛.白克,後來竟然開始在教中推廣「宗教賣淫」,鼓吹未成年孩子性交。

 

直到1979年,他們終於離開了「天父兒女」,然後身無分文抵達佛羅里達,一家七口就在一台休旅車裡過活。他們為自己取了一個新的姓氏:鳳凰(Phoenix,音譯菲尼克斯,原姓Buttom)。瓦昆因此也改名叫做「瓦昆.菲尼克斯」。

 

Buongiorno. River Phoenix, Lance Staedler/CORBIS OUTLINE, 1987 #fotografia #riverphoenix #biancoenero

Photography is a state of mind 發佈於 2016年5月25日 星期三

 

「鳳凰」意味重生,瓦昆家的孩子也都天生擁有演戲的天才,尤其是他的哥哥瑞凡菲尼克斯,出道甚早,在1986年,就靠著電影《站在我身邊》展露頭角。瑞凡甚至還靠著和基努·李維合作的電影《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拿下了威尼斯影帝。

 

然而天妒英才,就在電影《黑血》殺青前,瑞凡因為古柯鹼、海洛因使用過量而猝死,就此殞落。

 

這次,《小丑》在奧斯卡引領風騷前,早已經一舉擒下威尼斯最佳影片「金獅獎」,去年瓦昆更獲多倫多影展頒發演員成就獎。

 

領獎時,瓦昆有感而發:「當我15、6歲的時候,我哥哥瑞凡從片場回來,帶了一支《蠻牛》錄影帶,他要我坐下來看這部影片。第二天,他把我叫起床,又要我再看一次,他說『你要開始演戲了,你就是要做到像這樣!』他並非要求我,而是告訴我,我很感謝他,因為演戲給了我不可思議的人生。」

 

在奧斯卡領獎台上,他一樣沒忘記感謝瑞凡,語氣還一度哽咽。

 

影迷總說,瑞凡的一生「如河流般奔放,卻未能如鳳凰般涅槃」,但身為弟弟,瓦昆靠著爐火純青的演技,在台上讓眾人又憶起了那個早逝的天才。

 

 
StagE / the sky 發佈於 2019年8月29日 星期四

 

面對那些人生的遺憾和挑戰,瓦昆畢竟也是肉體凡胎,也會恐懼,但他並沒有卻步。就像他曾提到自己接演《小丑》前的心境,「我花了點時間才答應,我回想起來,不知道為什麼,當初我的心裡充滿恐懼。」

 

他接著又說,「那是激發你潛能的恐懼,也是讓你害怕的恐懼,一方面,警告你不准他媽的再往前一步,另一方面,又是『好,那我該怎麼辦?這還不夠好。』接著你深入再深入,我喜歡這種恐懼,這引領著我們,讓我們更努力。」

 

瓦昆擁有他真正的信念,他演出社會邊緣者,即使在城市角落,那些人是被遺棄的生靈,是讓人恐懼的,但他並不會因此停下腳步去理解。

 

就像他對環境保護堅定的信念,在奧斯卡上,他身上穿的是可回收處理的環保西裝,瓦昆從來不穿皮衣,甚至常常打著光腳。

 

在台上,他直言,人類與自然脫節了很久,常常忽視比自己弱的人和物種:「我們把母牛生下的小牛偷走,又偷走牠的牛奶放入我們的咖啡中。」其實無論小丑或小牛,瓦昆都試圖接近那些被人忽視的死角。

 

而這種深入恐懼惡火之中的勇氣,或許就是鳳凰涅槃重生前最需要的東西。

 

延伸閱讀

兩關鍵因素助攻 南韓片《寄生上流》奪最佳影片等4大獎寫奧斯卡歷史

2020-02-10

人生好難?精選5部正能量電影 幫你找回生活動力!

2020-01-16

14年拍了150部電影,每一部都賺錢!只拍爛片的「瘋人院影業」如何創造山寨電影奇蹟

2019-11-07

電影《小丑》教我的事:我曾以為我的人生是樁悲劇,現在發現其實是齣喜劇

2019-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