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超級大財團國民黨的「千禧年危機」P.32

江彥樓
1999-02-11
焦點新聞

超級大財團國民黨的「千禧年危機」P.32

江彥樓
1999-02-11
超級大財團國民黨的「千禧年危機」P.32
焦點新聞

國民黨黨營事業大掌櫃劉泰英去年可以說是全台灣最被「寄予厚望」的人,尤其在金融危機引爆財團資金空前吃緊時刻,「泰公廟」香火鼎盛,國民黨的黨友們絡繹不絕的前往「泰公廟」膜拜,祈求財務危機能夠在劉泰英的奧援下挺過難關,於是黨營事業成為金融危機下的「垃圾掩埋場」,黨營事業掩護問題公司,國民黨執政下的政府更極盡所能的為問題公司解套,問題公司雖然因此免於倒閉,但很多人相信,緊抱問題公司的黨營事業成為全國最大問題公司的日子,已經一步步的接近。 如何順利把這些問題公司「除蟲」( Debug ),才是劉泰英與黨營事業最大的「千禧年危機」!

國揚宏福虧損尚未認列華夏突然爆發不尋常獲利

黨營事業在一月十五日召開八十七年度經營檢討大會,七大控股公司去年的稅後純益雖然仍然達到一百二十億元,不過仔細盤算這一百二十億元的獲利,其中仍大有文章。第一、中投手上所握有的國揚、宏福和高企等地雷股所認列的跌價損失,並沒有列入計算;第二、向來是賠錢容易賺錢難的華夏投資公司,去年竟然繳出一張獲利四十億元的「不尋常」亮麗成績單,究其原委是因出售中廣大樓所致,賣完中廣大樓後,可預見的是華夏今年將「頓失依靠」;第三、去年的獲利絕大部分是來自出脫低價購進的電子股,今年還有低價股可賣嗎?

其實黨營事業的最大問題,不在於獲利多寡,而在於由金權所衍生出的複雜政商關係。黨營
事業在地方深耕人脈,掌握人脈以緊抓當事人金脈為手段,中投雖然擁有水準整齊的金融專業研究人力,但專業分析永遠比不上政治考量。投管會內部說,中投分成專業組和政治組,政治組組長由李登輝擔綱演出,執行者就是劉泰英,至於專業組,研究研究就好,不必當真。

翻開去年一整年發生財務危機的問題公司,有一大半和黨營事業關係匪淺,甚至劉泰英五年前接任投管會時「禮聘」的委員,也有部分人士去年過得「驚險萬分」,要不是身上有張「泰公廟」護身符,日子恐怕很難過。而且投管會委員常常「內舉不避親」,私人企業有問題,投管會基於政治考量,還是可以照救不誤。

投管會委員包括劉泰英一共有十九位,再剔除黨營投資公司主管,來自民間公司的委員則有李成家、何壽川、尹衍樑、陳哲芳、沈慶京、楊天生、郭金生、蘇伯顯、林謝罕見、陳健平、張平沼和林信義等十二人。在這十二位民間委員中,劉泰英不但可以大方的將黨營事業移轉給眾好友們,有難時更是在第一時間得到奧援。

長億集團楊天生是去年受傷最重的投管會委員,在股災影響下去年損失高達數十億元,不過還好最後李登輝指示劉泰英,對長億集團伸出援手,由中投出資二十六億元買下泛亞銀行二二.五%股權,楊天生獲得二十六億元金援渡過難關,不過中投抱著超高逾放比的泛亞銀行股權,二、三年內肯定沒有好日子過,因為泛亞去年提列呆帳準備和備抵跌價損失,盈利為六.四億餘元,和八十六年相比衰退三成多,每股盈利只有○.四元。


下任主委光清算不良股權就頭大

此外,依照劉泰英和楊天生的協議,長億集團在泛亞銀行中仍將保留三席董監事,由於整體股權變化超過一○%,依法當年將不得申請上市,如此一來上市夢又將再延一年。尤其隨著李登輝總統任期即將屆滿,劉泰英同進退期限的逼近,黨營事業手抱問題公司的後遺症,在劉泰英之後接任投管會主委的人,光是清算不良股權,就一個頭兩個大。

黨營事業最大搖錢樹中投公司,去年因為在國揚、宏福和高企股票上栽跟頭,不得已調降獲利額,事實上國揚等三檔股票關係複雜,你來我往,好的時候魚幫水水幫魚,倒楣的時候載舟水亦能覆舟。主要關係人則是投管會委員郭金生。劉泰英在八十三年時為支持郭金生,提升郭金生為首的高企外場派實力,乃透過中投買進高企四.四九%股權,前後累計投入的資金約為一一.三億元,加上其他投資公司,總計整個黨營事業在高企的實際持股已經超過一○%,十足高企最大股東。

高企經營範圍集中在南部農業縣市,逾放比高達約二成,劉泰英雖然為援助郭金生而取得經營權,並將改善逾放列為首要改革重點,不過去年總計所增提的備抵呆帳高達十億餘元,並轉銷七億餘元壞帳,也因為大筆增提呆帳準備,不僅連虧三年,去年更創下虧損十三億元的新高紀錄,每股虧損接近三元,導致今年仍然沒有股利可以發放,高企這個燙手山芋,劉泰英丟給楊宗哲,楊宗哲簡直苦不堪言。

而為了穩住高企經營權,黨營事業還和陳政忠的宏福和侯西峰的國揚形成「策略聯盟」,雖然陳、侯兩人都是劉泰英的「盟友」,但下場卻截然不同。陳政忠的自立報系捅出那麼大樓子,任憑員工在中央黨部前大罵李登輝「子不教、父之過」,劉泰英就是無動於衷;不像侯西峰前腳才剛以五百萬元交保,劉泰英後腳就說中投一定會金援去年虧損超過一百億元、每股淨值只有五.九元的國揚,搭上黨營事業這班車,應該是侯西峰這輩子「最大的福氣」。侯西峰的「好命」,要是能「分一點」給陳政忠,肯定讓陳政忠掉下感動之淚來。


侯西峰、陳政忠待遇有別

另一位因劉泰英而大富大貴的投管會委員是全國獨一無二的「沈主席」,沈慶京。沈慶京在多年前差一點在中華民國工商歷史上消失,不過就像劉泰英「疼」侯西峰一樣,小沈也是讓老劉疼到心坎裡去,在劉泰英刻意栽培下,如今總算日子好過一些,不過二月四日股市大跌二二八點時,市場傳出威京和力霸集團財務有問題,可見大家對這二個集團的資金實力還是「不大放心」。

小沈旗下的中石化、中工、春池建設三家上市公司,去年的營運表現並不佳。中石化由於受到化纖景氣不佳影響,去年前三季營收雖然只比八十六年同期小幅衰退,但是因為產品毛利率下降近三個百分點,導致本業獲利衰退一.二億餘元,加上利息負擔沈重及提列四億元短期投資跌價損失,累計稅前虧損達四.七億元,營業表現並不好,而第四季的產品售價再度滑落,本業業績恐怕是雪上加霜。

而春池建設在去年原本預計會帶來營收的「飛躍龍門」等三個成屋個案,因為房地產市場景氣不佳,銷售困難去化進度緩慢,全年營收僅有六.一億餘元,逼不得已只好二度調降稅後虧損目標為四.五七億元,顯示公司承接清理處分案的策略相當失敗。

至於中工雖然去年因為一口氣將以前低價搶標的工程損失一次認列,使得全年虧損金額擴大為十億餘元,不過在虧損不再擴大,以及今年將有不少的工業區土地開發的業外獲利,公司預估稅前盈利會有十億元,對集團資金不無小補。不過上櫃的京華證券,去年全年稅後純益超過六億元,每股純益一.一元,和日盛、元大與元富並列證券業高獲利族群,表現不錯。

在投管會十九位委員中,除了華夏投資公司董事長周康美是女性外,宏國集團的老闆娘林謝罕見,在弟弟謝隆盛的牽線下,最近幾年和劉泰英的互動也是「亦步亦趨」,林謝罕見的政商手腕不但不輸給過世的老公林堉琪,在投管會中更讓「男性同志」不敢小覷。不過宏國集團這兩年在房地產上的獲利明顯不如以往,尤其又有宏國象職籃隊和大成報兩個花錢如流水的事業,對林謝罕見來說,肩膀上的重擔還真有點沈重。


十二家問題公司有「黨資」色彩

投管會委員有不如意的時候,但不是委員的黨友更是麻煩一堆。統計下來,去年一年發生財務危機的問題公司就有十二家和黨營事業「有關係」,從三光吉米鹿到尖美建設,每一家都和黨營事業過從甚密。這些問題公司,劉泰英「背著十字架」普渡眾生,不是中投、就是光華,要在政治考量下吃下滿肚子的壞東西,去年調降獲利目標只是「小拉」,戲還沒完。

去年黨營事業踩到十二顆地雷股,今年都還沒過年就又收到立法委員劉炳偉的求救訊號。據了解,中投內部對介入達永興是興趣缺缺,因為中投已經無力負擔接踵而來的「政治援救」,再如此搞下去,連中投都會出問題,但偏偏劉炳偉暗助廢省有功,李登輝不可能見死不救,中投沒有喊不的機會。

國民黨在台灣執政超過五十年,以地方派系扶持中央政權,如今地方派系因為金錢遊戲而面臨泡沫危機,值此地方金權政治生死存亡時刻,國民黨又動用黨營資源收編地方山頭,金權政治在黨營事業「灌溉」下,冀望在台灣消失將是不切實際的千秋大夢。尤其李登輝竟然還以黨主席身分要黨營事業主管「動腦筋賺錢」、「拚命賺錢」,連他自己退休後都要替黨做一些生意,幫助黨賺更多的錢,這也難怪劉泰英毫不在意外界評價,至於後果,就由別人去承當吧,誰叫他們不是李登輝、不是劉泰英呢。

延伸閱讀

台灣低薪、低價的困境 已是共犯結構

三進三不進的台灣舞步是全球獨步,舉世無雙。說進也是小碎步,而且撐不過三年。不進則橫向游移,以掏空國力換取生產力於不墜,為了出口、為了順差,藍綠有志一同,樂此趴而不疲。

搶救鳳梨、花蓮義診 一銀志工偏鄉送愛

今年鳳梨產量過剩,不僅價格慘跌還面臨滯銷,第一銀行近日走遍全台做公益,先到屏東搶救鳳梨,再到花蓮義診,也前往桃園、高雄舉行免費的桌球夏令營。

你知道嗎?只要夫妻中有一人在減肥 另一半就算躺著也能瘦喔

美國研究發現,只要夫妻當中,有任一人用心在減肥,那麼他們的另一半會有超過三成,能在半年內減掉3%的體重。

孕婦疑破水掛急診被罵浪費資源 醫院回應了

一名懷胎35周的林姓孕婦近日因褲子全濕,懷疑羊水破掉,趕到醫院掛急診,沒想到醫生回應:「妳又沒怎樣來這裡幹嘛...不要把我們當一般診所,浪費醫療資源!」讓她直呼傻眼,此篇貼文也引起網友論戰,醫院下午則回應表示,醫師應對可能不是那麼親切,未來將加強訓練,如果對林小姐造成不舒服,「在這邊致歉」。

謝金河:捷兔的難得盛宴

這個禮拜捷兔輪到我當兔子,感冒了兩個星期,咳嗽不停,很神奇的是17日突然好起來。為了幫谷月涵慶祝他的退休,我特別從南投信義鄉,請來原住民烤山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