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幸福熟齡 >> 幸福熟齡

文章列表125筆,顯示第1頁/11頁

幸福熟齡 跟「比較喜歡你」的人作伴 老後交友的四個原則

人來到老年,「老」是一個逐漸失去很多東西的過程。失去原來的健康,例如:視力,聽力,體力,賺錢的機會…...隨著歲月帶來的「親人、友人的凋零」,我們真正「擁有」的,越來越少;在「交朋友」這件事上,不得不學得更實際,做更精準的選擇。

幸福熟齡 憑著一股不服氣 牽起三個女人的「照護情」

俗話說:「知女莫若母」。但在生命的關口前,最親的人反而亂了方寸,誤解蔓延。

幸福熟齡 雙重照護者》深陷棘手難題的「三明治世代」

二○二五年,整個團塊世代都將年滿七十五歲,團塊世代二世勢必面臨蜂擁而至的「雙重照護」問題。不過,這些「雙重照護者」不希望別人認為他們很辛苦、很可憐。

幸福熟齡 科技是高齡化挑戰的解藥嗎?

面對高齡少子化,如果不能提高生育率、沒辦法吸引外來移民,那麼我們可以怎麼辦?很多人想到了機器人、人工智慧等等的科技,這些科技真的有辦法改變高齡化的狀態嗎?

幸福熟齡 人的脆弱說來就來 誰都不享優待

人的脆弱說來就來,並不會特別放過有才華、有錢有勢的人。曾經住過院,大病一場的人都能體會,生死與健康由不得我們,只是人踏出了醫院大門,常常就把教訓拋到腦後。

幸福熟齡 養老院裡的甜蜜》黃育清:兩個人在哪,家就在哪

「我和先生從年輕到老,都是在一起的,當初決定要到養老院沒有花太多時間決定,因為兩個人在哪裡,『家』就在哪裡。」黃育清與年長十歲的丈夫決定搬到養老院時,她才六十多歲,在養護機構堪稱「年輕」住民。

幸福熟齡 長照法上路,我需要買長照險嗎?

台灣人口急速老化,速度在全世界中僅次於日本。目前已通過立法上路的長照2.0足夠應付長照需求嗎?我們需要幫自己、或是幫家中長輩買長照險嗎?

幸福熟齡 活就要精彩!9位不老水手自造竹筏 勇渡太平洋

2017年,九位不老水手(最年長的78歲)和五位夢想水手(最年少的20歲)組成了南風再起團隊,划著三萬年前的竹筏,划出了台灣。這群忘年搭檔驗證了「天底下沒有不可能的事,只有很困難的事」,因為歷經困難,所以此生值得。

幸福熟齡 陷入「愛的勞動」的兩難 她該如何找回自己的人生?

蔡碧倩(化名)是位獨身女性,在外商工作近十年,能力受上司賞識,時常外派到其他國家考察,或代表台灣分公司到亞洲區總公司開會。對她而言,工作不僅為了謀生,更是肯定自我的最重要方式,這種生活卻遭到了嚴重的挑戰,來自家裡的挑戰。

幸福熟齡 打開長輩的心結 入住安養機構不等於「被遺棄」

老年精神科醫師沈政男指出,一般長輩聽到安養中心時,多半都會有一些刻板印象,覺得跟家裡相比,照顧一定比較不好;甚至當子女提出這個選項時,還會讓長輩心生一種「被遺棄的感覺」,覺得是因為家人都不想照顧他了,才會想要把他送到安養院。

幸福熟齡 退休「零成本創業」 把你的經驗知識變現金

大多數人對於第三人生,最感焦慮的無疑是「準備的錢夠不夠?」除非你有現金1億元,或每個月收房租至少10萬元以上,或有足夠生活的月退俸,否則都會擔心前述這個問題。畢竟只有極少數的人能有這種財力,所以如何在第三人生還能有持續的收入進帳,以確保生活無虞,就成了一個大家必須正視的嚴肅課題。

幸福熟齡 比利時這間實驗室 讓你模擬失能者的生活

長照人員若有同理心,不但能減少照顧衝突,更能及時滿足被照顧者需要。這道理多數人認同,但怎樣養成呢?比利時、法國、英國、荷蘭都在往這方面找更好的培育方式,其中比利時有個老人護理照顧倫理尊嚴實驗室,其實就是一個模擬長照機構的訓練中心。負責人有三至五位形成核心團隊,包括資深護理師還有哲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