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中興紡織鮑泰鈞賣祖產 P.96

杜彥霖

產業動態

1998-11-05

前一陣子企業集團熱烈搶地,許多集團喊出每坪二、三百萬元的高價,搶到信義計畫區的土地,就想要蓋棟屬於自己、永永遠遠的「企業總部」,然而,老牌績優紡織公司中興紡織,卻悄悄掛出求售牌,竟然要把最著名的地標建築,坐落台北市忠孝東路、新生南路口的中紡大樓整棟出售,而由於不幸碰上企業倒閉風潮,要價四十三億元的地標大樓,竟然有人殺到三十億元以下。



中紡集團是國內擁有五十年歷史的老牌紡織公司,創辦人鮑朝橒在世時,中紡在紡織業界是舉足輕重的企業,一方面是鮑朝橒講義氣、熱心公益,許多同業大小事都靠他出面打圓場化解,另方面,當時成衣工業如日中天,中紡坐擁大筆紡品配額,威京小沈的起家,也是受到鮑朝橒的提拔,中紡王國的發跡傳奇史,可說是整個台灣成衣工業的發展縮影,許多青壯年人提起小時候的「三槍牌」內衣,仍是熟悉、親切,在當年,三槍牌內衣取代了內印有中美合作圖案,由麵粉袋改成的克難內衣,這是家喻戶曉,人盡皆知的事。



周音喜、鮑泰鈞連手改造中紡

中紡集團創辦人鮑朝橒與華隆集團創辦人翁明昌、遠東集團創辦人徐有庠,同被紡織業界稱為「上海幫」的三大巨頭,然而,因接班人不同,經營策略有別,邁向二十一世紀之前,「上海幫」三大巨頭所隸屬的旗下事業也出現不同格局,中紡卻因轉型起步較晚,投入化纖工業又逢景氣欠佳,集團氣勢明顯有走下坡之勢,其中的無奈、心酸,是董事長周音喜(鮑朝橒之妻)最不願與外人道的。

鮑朝橒將擁有四十年的董事長棒子,交給其第三任夫人周音喜,周音喜於民國七十七年六月正式接任董事長後,開始一連串調整動作,爾後,隨著鮑氏過世,幹部大量流失,或許這也是當時民風未開的台灣本土文化象徵,對女人當權、主掌企業投下不信任票,於是呈現老臣凋零。

然而,在鮑朝橒的第二代之中,傑出人才並不多,紡織同業對於「老鮑」後代的諸多傳言不勝枚舉,而周音喜的第二代之中,又以五十三年次的鮑泰鈞最成材,鮑泰鈞,他是鮑朝橒的么子,美國南加大經濟系畢業,周音喜一路刻意栽培,視鮑泰鈞是企業當然接棒人,民國八十年,也就是鮑泰鈞二十七歲那年,登上中紡副董事長寶座,年紀之輕,在企業界之中,僅比裕隆集團少主嚴凱泰以二十五歲接掌公司業務年長些,如此年輕要談接班,當然引起外界諸多疑慮。

據中紡的幹部及員工反映,鮑泰鈞是相當謙虛,沒有架子的小老闆,同仁私下都暱稱「小開」,在過去幾年小開剛接班時,重要業務會議上,周音喜總是刻意保持緘默,期望由小開主導會議,掌握各項問題,事實上,周音喜一心一意冀望鮑泰鈞能主導中紡集團,不論在求學、接班甚至定決策上,周音喜都處處以栽培鮑泰鈞為主,鮑泰鈞也了解自己的重擔,投入極多心血開創中紡集團的遠景,去年鮑泰鈞完成終身大事,赴美國祕密結婚,選擇低調處理的方式,不願鋪張,也頗受員工及同業好評,認為是「小開」成熟的表現。



快速關廠 售地求現


對周音喜或鮑泰鈞而言,都深刻了解中紡的負債大,猶如芒刺在背,為健全財務結構,自民國八十一年起迄今,頻頻關掉旗下虧損嚴重的工廠,從三重一廠遷淡水、關閉湖口紗廠、新莊成衣工廠、花壇廠停產、淡水廠遷三重二廠。楊梅印染廠關閉,至苗栗紗廠、平鎮成衣廠停產,七年關掉七座工廠,裁減四千餘名工人,員工總人數由鼎盛時期的六千八百餘人,銳減至目前的二千五百人,這些關廠動作,讓人事成本大減,該廠的虧損從此宣告解決,更重要的是,土地資產大躍增,遍布全省各地,儼然躋身為上市公司資產股之列。

相對的,這些關閉的成衣廠及紡紗廠產能,周音喜全數都外移至大陸及越南,尋求產業第二春,講起來,中紡這些年來落實國際化策略,全仰賴周音喜貫徹推動,周音喜一年中有大半年以上,是親赴大陸或越南據點實地考察工廠運作。

去年,鑑於大陸據點經營有成,中紡在大陸成衣工廠所推出的「三槍牌」、「宜而爽」等內衣品牌,不但達到百分之百內銷,並躋身大陸國貨品牌之列,大陸公司也出現利潤經營的局面,周音喜積極推動中紡大陸企業在香港掛牌上市,成為海外籌資的重要管道,並徹底改善中紡母公司財務結構,擺脫多年來的財務包袱。然而,不巧卻爆發亞洲金融風暴,香港股市暴跌破底,景氣一路直下,迫使中紡大陸企業的香港上市案暫緩推動,該案的叫停,也粉碎了其多年來有心改善財務結構的理想。



大陸市場另闢江山

中紡在近五年來,以民國八十二年及八十五年這兩年虧損的金額最大,今年上半年度財務決算所虧損的兩億餘元,並非近年來最高赤字紀錄,不過,本業化纖工業景氣的低迷市況,卻是近五年來罕見的,所有大小化纖廠商都在搖頭苦撐,業界形容「不是石油危機,卻比石油危機時代景氣更蕭條」,中紡在本業難賺錢,負債比率又高達六五.七二%,每年有幾近二、三億元以上的利息支出,須逐年攤提,龐大利息負擔對財務結構無疑是雪上加霜。

不過,中紡不愧是五十年的「老牌」紡織公司,在台灣土地資產之龐大,也非其他企業可比擬,或許在集團股票操作的財務槓桿上,中紡集團比較沒有發揮空間,因為集團旗下除中紡之外,沒有其他上市、上櫃的關係企業,然而,若以出售土地來粉飾帳面利益,中紡應是箇中高手,今年堪稱是動作最大、最為頻繁的一年,至於,是否能如願出清擬出售的湖口、淡水、楊梅、竹南等四萬坪土地,以及開價四十三億元的中興紡織大樓,達到挹注盈餘的目的,則是有待觀察,由於景氣欠佳,「價格」將是決定成交的關鍵;然而,經這番拋售祖產後,中紡王國在台灣似乎也式微了,恐怕只有指望在大陸市場另闢江山再起了!

延伸閱讀

全家要拚超取當日配,雙倍運費能讓使用者買單嗎?

2019-01-02

馬雲為什麼開除業績最好的2名員工?帶人難,是因為你「沒有原則」

2019-01-03

「便利貼」老總黃以孟 站上主場迎擊

2019-01-09

2019年,美元轉貶

2019-01-16

對抗空汙,隨身空氣清淨機有效?胸腔科醫師說話了

2019-01-19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