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2年攻下8成電動車市場!Gogoro怎麼辦到的?

撰文: 今周刊整理 日期:2017-06-08 分類: 科技線上 文章出處: 今周刊1068期

在投資人眼裡,他是絕世天才,像犀牛一樣橫衝直撞;「GO粉」眼裡,他是台灣的賈伯斯;員工眼裡,他是最龜毛的老闆,但在陸學森自己眼裡,他什麼都不是,就是一個滿懷熱情,夢想改變世界的人。

陸學森,Gogoro創辦人兼執行長,從二年前不被任何人看好,到今天成為一方霸主,他不只是把「重型電動機車」這個原本不存在的市場從零做到有,他最終的目的,是要將台灣變成「動力電源的中東」,是 要改變全世界石油動力的交通工具,台灣就是這個新能源供應的主宰者。

真正相信這個夢的人不多,而最信任他的人,就是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尹先生說我很像犀牛,」陸學森拿出尹衍樑送他的一個犀牛雕塑,在手上把玩。他在自己的光頭上比了一個角:「很像我吧,光頭,然後一直衝、一直衝、一直衝!」

Gogoro吃下八成市占
陸學森:不打算賣車賺錢


「我從來都不打算靠賣車賺錢,現在不是、未來也不會。」陸學森雖然這麼說,但Gogoro上市的第一個完整財報年,台灣共賣出2萬輛電動機車,Gogoro就占了六成,銷售量就比中華汽車、光陽工業等所有電動機車廠加起來還多,今年市占更是逼近八成。

今年5月,Gogoro新產品:Gogoro「2」系列推出。38,800元的價格,讓Gogoro從貴族變成平凡人,預購銷量也十分可觀。今周刊調查,雙北市今年剩餘的兩千多名補助名額,在二系列開放預購不到兩周,已經被申請光。

陸學森指出:「一系列瞄準的是高端消費者,完成讓市場『哇!』,並證明換電站電網這個模式可行;二系列的任務就是帶這個品牌走向大眾市場,讓更多人加入這個行列。」

他們不做我來做!
跪著求合作遭拒 催生殺手級Gogoro


陸學森喜歡說自己瘋狂,而瘋狂,正是他從微軟、hTC不斷跳槽所追求的東西。「2006年我跟宏達電一起搬來台灣。我第一眼就看到很多很多的摩托車,然後每一台都是髒的啊!臭啊!吵啊!我覺得,摩托車是一個很好的解決方案,我就開始想該如何解決這件事,對這個問題充滿熱情。」

但當陸學森去找了市面上的機車廠商,想建立電動機車的能源網路,但沒有廠商願意投資。「你知道我的膝蓋都是血嗎?這幾年我是跪著在走路的!那些廠商,中華、光陽、三陽、宏佳騰,我全部都去找過了!」陸學森心一橫,他們不做,我來做。

因緣際會下,陸學森有機會向尹衍樑提出了他的計劃,尹衍樑只說了一句「OK」。2015年,Gogoro的第一代產品亮相,但高達12萬元新台幣的售價,讓所有人都驚呼太貴,就連尹衍樑都勸他「消費者最大」,痛定思痛後的陸學森,決定降價三成。

「你有再好的理想、再環保的解決方案,消費者不買單,我也不用玩了。所以我現在所有的力氣,都花在滿足消費者的需求。」如今,陸學森的第一步已經證明,Gogoro的換電模式可行。

賣車只是工具
能源系統才是宏圖大夢


「賣車只是工具,這個才是Gogoro的心臟。」陸學森揭開未在外人面前曝光的Gogoro能源網路大腦「NOC」(Network Operation Center 網路營運中心),Gogoro最值錢的資產,就在這裡。

「我們看…台中,這個清水換電站,現在這些電池有多少電、狀況怎麼樣、它從哪裡來、被什麼人用過,我們全部都知道。」陸學森指出,這些電池還可以放電,「我們可以把十顆電池放光電,充滿另外十顆,還可以放電給電網。」這個特質,也讓Gogoro每一座充電站,都是一個巨大的儲電設備,白天時換電站可以用太陽能充電儲電,需要的時候再放電回饋電網,接起原本錯開的需求與供給。

「我們的電網除了可以幫像便利商店、飯店等用電大戶調節電量,也就是離峰時幫它多充電,尖峰時不充電之外,還可以放電給它用。」而當全城都布滿他的充電站時,Gogoro就成為城市的電力調節樞紐。

全台都是我的換電站!
顛覆傳產 將機車做成高科技


Gogoro現在最大的挑戰,就是獲利模式。他得把電池網路規模化,能源網才能開始撐起獲利。

陸學森表示:「我並不是想做台灣最大的車廠。」「未來用Gogoro電池的,一定不只有我們的機車。現在已經在和其它車廠合作,我們的目的,是讓台灣的電動機車市場變得很大很大,而我們只當其中一個小玩家而已。」這才是陸學森真正的意圖-讓全台灣布滿他的換電站,然後讓所有交通工具,全部使用他的電池系統。

出身微軟及宏達電的陸學森,把機車做成高科技,套用手機產業的思維,現在,全台灣都在看他的鉅額投資能不能完成他的夢,有人為他鼓掌,有人酸他,更多人冷眼等著他失敗,面對壓力,陸學森知道他走出去的每一步都只能成功,越是怕,他就越投入,但相信這頭敢作夢的犀牛,未來的每一步,都會造成更難以想像的衝撞與顛覆。

延伸閱讀

低成長社會vs.高工作價值

現下的局勢讓許多人認為,日本的低成長無可救藥,但我不這樣想。日本已是富裕社會,不應追求不必要的高增長;一如工作者的價值不再是工時,而是創造力。

一年六千萬「關稅」 引爆律師界內戰

台北律師公會因主張「單一入會、全國執業」,槓上反對的全國聯合會,一場看似律師界的內訌,其實牽扯每年估計六千萬元繳給各地公會的「關稅」,也與民眾選任律師權益相關。

不懂得停下來,就像個不服輸的超人

在一個被時間超額壓縮的年代,如果不懂得思考其中的細微關鍵,人很容易自掘墳墓,成了忙、盲、茫的可憐蟲。

不用獨自一個人努力也沒關係

「請不要比現在更努力了,請接受努力至今的自己,並給自己鼓勵。然後從今天起,請逐漸開始借助別人的力量,請求別人幫助,邊讓自己成長,這絕對不是一件不對的事」。

萬聖節「驚悚」派對

這場派對沒有喪屍或紅衣小女孩,卻有焦急幫忙找工作的媽媽與不知所措的女兒, 從她們身上,我感受到的並非生氣,反而是對不起年輕人的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