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毒理專家吳焜裕 寧冒失明風險 也要看清食安黑洞

何欣潔

名人專欄

930期

2014-10-16 12:44

他是毒物俠醫林杰樑生前的重要「戰友」,從美牛瘦肉精、塑化劑到餿水油,都可聽見他的鏗鏘之詞;他只看數據講話,得罪政府、廠商甚至環保人士,也不退縮。
罹患眼疾恐失明的台大教授吳焜裕,跟時間賽跑,只為了看清更多食安黑洞,守護民眾健康。


從三聚氰胺、美牛瘦肉精、塑化劑到餿水油、飼料油,台灣食品安全恐慌,逐年增加。政府、廠商不可靠,只能轉頭求助「專家」意見。無奈食品安全學界與政府、食品大廠關係盤根錯節,有的專家出任廠商顧問,有的承攬政府案子,食安出了問題,到底還有誰可以相信?

「評估報告如果經過吳老師判讀,應該就具有一定可信度。」消基會祕書長雷立芬說,每當爭議再起,無論是各地民間團體、消基會,乃至國內最資深的農業食安先驅主婦聯盟,一定不免把「吳焜裕」掛在嘴上。林杰樑弟子、林口長庚腎臟科醫師顏宗海也肯定他,「林杰樑醫師過世之後,吳焜裕教授替食安守住了重要的防線!」

這位備受食安界敬重的台大公衛系教授吳焜裕,專長跨越化工、公衛、環工、毒理學等領域,曾於美國毒理學年會上,獲得「學生風險評估專業最佳論文獎」,是第一位獲此殊榮的華人,被外界視為台灣受過最完整「健康風險評估」訓練的專家。

不畏失明風險
研究毒澱粉損害,主動分析濃臭尿液


九月豔陽天,餿水油事件仍在延燒,吳焜裕走出研究大樓,略顯手忙腳亂地摘下眼鏡,換上戶外專用的濾色鏡片,急急趕赴立法院食品安全修法研討會議。

儘管醫師交代他,必須好好保護罹患慢性病變的眼睛,否則恐有提前失明的危險。但吳焜裕仍緊盯著最新的食安資料,「希望上天多給我一點時間,在失明之前,讓我做更多事情。」吳焜裕以溫和卻帶著些微焦慮的聲調低語。

「他是一位非常認真、研究嚴謹的學者。」林杰樑妻子、護理師譚敦慈說,「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毒澱粉事件爆發時,吳焜裕老師主動來向我索取林醫師生前蒐集的病人尿液樣本化驗,想深入研究順丁烯二酸對人體的危害。」譚敦慈回憶,樣本中大量尿液的氣味薰人,但為了國人的健康,吳焜裕與他的博士後研究員卻自願進行分析檢驗,絲毫不以臭氣為意。

「最可貴的是,最後實驗結果,在還沒有做進一步數據統計分析前,他也不會譁眾取寵,誇大實驗結果,就是笑笑地說,我們會再努力。」譚敦慈說,吳焜裕只看實驗結果說話的科學精神,與林杰樑一模一樣,「這正是社會願意信任他們的主因。」

只看數據說話
美牛風險評估被疑護航,槓上民間團體


「我們講的是科學,不為任何政策、立場背書,是我的堅持。」吳焜裕回憶,二○○七年,政府擬開放美國牛肉進口台灣,引發狂牛症感染疑慮,國家衛生研究院指定他進行健康風險評估。

他雖批判政府開放美牛過程決策粗糙、缺乏溝通,但因評估結果顯示,國人食用美國牛肉及其相關食品,致罹染狂牛症之風險數值很低,被部分反美牛的人士質疑替政府護航,「甚至曾被一位退休的台大教授為文批評。他在事後看清楚評估內容後,才寫信來向我道歉。」

提起往事,吳焜裕感慨,「其實很多時候,是大家沒有看懂報告,只能盡力溝通、解釋。」不願多談一路走來的人事恩怨,吳焜裕只願再三強調,即使受到誤解,「但如果專家不能獨立客觀,就會失去民眾信任;會導致民眾不信任科學專業的評估,如此對國家可能會是一場災難。」

為什麼吳焜裕不計毀譽,也要幫民眾健康把關?因為他本身見證台灣勞工為了發展經濟背後最殘酷的一面—犧牲環境生態與身體健康,更不忍心見到勞工與消費者繼續被化學毒物傷害而不自知。

出身嘉義佃農家庭的吳焜裕,一九八二年從清大化工系畢業後,進入台塑擔任助理工程師。「當年我被調到台塑仁武廠,進行製作網球拍原料的碳素纖維廠試車與生產。」當時生產碳素纖維的機器,是台塑自美國購買的淘汰舊機械,將其拆卸打包、回台灣組裝,再向日本購進原料生產。

他親身經歷數次塑膠纖維斷裂,也參與維修故障的機械,因而多次吸進高濃度的有毒物質,感覺自己幾乎快要罹患氣喘,有感於工作環境太不健康,決定離開職場,改走校園學術路線。

在離開台塑後,他又經歷一次小型工安事件。一九八六年,為賺取學雜費,他至工研院任職,負責組裝純化工程塑膠原料小型蒸餾塔,「當時比較沒有工安觀念,竟把蒸餾塔成功組裝在室內後,就移交給廠內一位操作員,辭職回校讀書。」待數個月後回到化工所拜訪老同事,卻聽說該名操作員曾因神經中毒而住院。

不捨勞工受害
把愧疚化為一生志業,跨環工與毒理學


眼見生命又因化學工作環境而受到摧殘,「讓我興起改念工業衛生的念頭。」吳焜裕把深埋的愧疚,化為一生志業,在美國期間,一路由醫工轉念環工,再主修毒理,成為國際上少數能跨領域整合環工與毒理學的風險評估學者。

「面對黑心食品,只靠醫師毒物分析的角色是不夠的。像吳焜裕老師這樣風險評估、公衛學者的角色,非常重要。」顏宗海表示,在一次次的食安風暴中,林杰樑與他僅能提供臨床經驗,負責分析這些毒物對身體的傷害,「但吳焜裕老師能綜合分析我們手上的案例,加上公共衛生觀點,例如我們醫師只懂得餿水油對身體的傷害,但他可以提出從源頭管理風險的概念,對政府的建議就會更完整。」

然而,面對這幾年來食安事件連環爆,台灣到底要如何補破洞?「必須訓練能夠執行安全評估專業的食安技師,從產地到餐桌都必須有專業把關。」吳焜裕觀察,現行的食品技師訓練,較注重食品衛生問題,但是對食品加工衍生的安全問題,卻缺乏專業訓練。扳著手指細數,他還想替台灣構思許多良善的制度,只怕自己視力提前衰退,讓壯志落空。

「萬一看不見也沒關係,我看過一位病友的電腦有裝語音系統,我也可以這樣工作……。」吳焜裕樂觀笑著。

當年受化學物質所苦的年輕人,如今冷靜專業地站在第一線,實事求是的科學精神,也是消費者在混亂食安恐懼中,最渴望的清明。

吳焜裕
出生:1959年
現職: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教授
經歷:行政院永續發展委員會委員、台塑化學工程師
學歷:美國北卡羅萊納大學教堂山分校環境科學與工程博士
家庭:已婚

把關民眾健康,學者屢屢戳破官僚
——吳焜裕vs.衛福部食安事件發言紀錄

2011年 塑化劑事件

衛福部說法 塑化劑會在短時間內經人體代謝排出體外,對於健康未造成損害。

吳焜裕意見 即使塑化劑停留時間短暫,也可能對循環系統造成傷害,衛福部說法違反毒理學專業,似乎有協助業者免於賠償責任之嫌。

2013年 毒澱粉事件

衛福部說法 每日所攝入順丁烯二酸量約12mg是安全的。

吳焜裕意見 痛批政府風險亂評,且美國環保署對順丁烯二酸的安全劑量為6mg,遠低於衛福部宣稱的安全劑量。

2013年 富味鄉混油事件

衛福部說法 棉籽油對人體無害。

吳焜裕意見 國內未曾執行棉籽酚健康風險評估,根本無法判斷棉籽油中棉籽酚的含量是否安全。

2014年 餿水油事件

衛福部說法 強冠使用餿水油,但下游的全統香豬油成品符合食用豬脂標準。

吳焜裕意見 不能等驗出有害物質再下架,應徹查每年生產的廢棄食用油數量、流向,比對進出貨資料,有風險就該下架。

延伸閱讀

芒果有毒,傷腎又致過敏?醫師警告:別跟4食物同食,很危險!

2019-05-16

讓世界看見你 大專校院英文簡報大賽優勝者出列 跨國企業選超級實習生 年輕人才求職力大挑戰

2019-06-03

爭吵30次後,還是想牽著你的手!她靠二大觀念,婚姻愛情長跑21年

2019-06-12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