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一代完人劉紹唐走完一生 P.128

王寶文

名人專欄

2000-03-02

劉紹唐,原名宗向,原籍河北蘆台,民國十年農曆九月十四日出生於遼寧錦縣,歷任記者、編輯、總編輯、兼任教授、中國文化學院傳記學研究所所長。民國八十九年二月十日因肝腫瘤病逝於台北,享年八十歲。

劉紹唐幼年嗜讀國民歷史,求學時期受到胡適影響甚大,興趣移轉至人物傳記。民國五十一年六月一日,於台北正式創刊《傳記文學》,帶動台灣社會重視與研究傳記的風氣,海峽兩岸隔絕,劉氏為搶救發掘活史料,及時擬定口述歷史計畫,若干重要人物史料得賴以保存而不致湮沒,故劉氏有「野史館館長」的雅號。

劉氏主編《傳記文學》之餘,每於重要文稿前後撰寫介紹短文,畫龍點睛,並發表有關人物傳記及民國史論文,不下三百餘篇,均傳誦一時,影響後人極為深遠,最近正印輯《不容青史盡成灰》一書留傳後世。

劉氏以一介書生,除了創辦《傳記文學》,至今累計四百五十三冊雜誌外,共出版文史系列、傳記叢書叢刊等書籍達四百五十六冊,影響文化事業達三十八年之久,旅美著名史學家唐德剛教授曾謂劉氏「以一人而敵一國」,為海峽兩岸史學家所認同。

「沒能與他相交,是你的遺憾。」最近這幾天,報章雜誌都深入介紹《傳記文學》社長劉紹唐的一生,與劉紹唐相交一場的朋友,透過媒體抒發對劉紹唐依依捨的懷念,並推崇他對近代文學與歷史的卓越貢獻。甚至親朋好友還提議,覆蓋黨旗和國旗,舉行國葬大禮,為劉紹唐致上最高敬意。


豪邁本色不改 口才好也好打抱不平

太嚴肅了,也太沉重了,「劉師父」地下若有知,一定舉雙手反對。北方人的豪邁性子,天生就不愛麻煩別人,知道自己僅剩六到九個月的生命時,就決定要火化,而且骨灰還得撒在大海上,別弄個墳墓什麼的,讓一堆人活跳跳站在眼前,他卻只能直挺挺躺在地底。

劉師父是親朋好友,忘年之交,徒子徒孫對劉紹唐的尊稱,由於博文強記,往往出口成章,有劉師父在的場合,鐵定妙語如珠。光是別人稱呼他為「師父」這檔事,劉紹唐便能做對子,自娛娛人。

何功何德何能,怎能當師父?

無錢無權無勇,怎敢收徒弟!

橫批是:人之患。

人之患,在好為人師。書讀得多,口才又好,反應也快,又好打抱不平,好管閒事,劉紹唐自然而然成為大家口中的師父。

然而追根究柢,劉師父的尊稱是源於民國七十三年一月十九日的一場餐會中,當時卜少夫也在座,酒酣耳熱之際,後生小輩半真半假就認起師父來,排行老大是前捷運局副局長吳孟貴,老二是現任中國時報副總編輯蘇●基,老三為周志立,老四是羅國瑛,據說當年拜師純粹是酒興起,好玩,未料日後大家都跟著叫劉師父,不同批不同人還區分保定、黃埔、專修班等,不論親疏,都與劉師父結緣。

在一次聯合報已逝創辦人王惕吾做東的餐會上,聯合報多位元老作陪,大家張口閉口都是劉師父長,劉師父短,而引起王惕吾的好奇。

王惕吾帶著濃濃的鄉音詢問:為什麼大家管你叫師父?劉紹唐打趣地說,師父,其實很難為。

第一,喝酒不能醉。師父先醉,掃了弟子們的酒興。

第二,打牌不能贏。師父不是郎中,得輸錢助興。

第三,美女當前弟子服其勞。師父跑在前頭,弟子哪還有搞頭。

聽完劉紹唐的一肚子苦水,王惕吾直搖頭說:這樣的師父我可不做。


「一代完人」另有意涵

劉紹唐與卜少夫兩人都致力於文化事業,前者在台灣創辦《傳記文學》,後者在香港發行《新聞天地》,兩人年齡整整相差一輪,生肖都屬雞,真可謂是惺惺相惜。最有趣的是,兩位老人家的老婆,感染了老公的行事方法與思考邏輯,與老公同一個調調,可愛幽默,令人莞爾。

卜少夫已去世的夫人徐天白,曾在一次聚會中表示,卜少夫與劉紹唐都是「一代完人」。這下子可語出驚人,口氣真不小,原來徐天白的意思是,中國時報的余紀忠與聯合報的王惕吾有後人傳承衣缽,但是卜少夫與劉紹唐的兒女卻對老爸幹的苦差事沒興趣,所以「一代完人」之意是「只做一代,便完了」。

劉紹唐曾說,太太的最大助力就是沒有阻力,夫人王愛生是個惹人憐愛的「傻太太」,知道老公好酒,在外不但不擋酒,甚至還勸酒,就怕別人吃虧。某天劉紹唐一晚要趕三攤,在第二攤時,劉紹唐本想打帶跑,蒙混兩杯就腳底抹油先溜,未料在一旁的王愛生意然抓住老公,當著眾人的面,提醒他得喝了「起身砲」再走。


除了讀書編書也愛杯中物

傳記文學社址在信義路二段附近,鼎泰豐、寧福樓都是劉紹唐吆喝徒子徒孫聚會的場所,最近幾年的壽宴都設在寧福樓,規定不必送禮,但每人得帶一瓶酒當入場門票。劉紹唐每飯必酒,吃得少,說得多,喝得乾脆。曾有人問他養生之道為何?他的回答很妙:蔥蒜辣椒薑,煙酒咖啡茶,天天不離他。

劉紹唐於去年入院治療攝護腺腫,意外掃出肝腫瘤,當時家人誰也不敢告訴他,因為隔天劉紹唐就要赴香港,與老友卜少夫遍嘗美食,大吃大喝。而劉紹唐的病,是酒與累各占百分之五十,他在《傳紀文學》擔任的工作,從社長到總編輯到美編到校對,最後還兼總務,他的生活就是豐富的人際關係,以及精采的史料文字,相互交織,取其人生樂趣的極大化。

面對朋友有歡笑,面對歷史有壓力,但當劉紹唐得知已走到生命的盡頭時,為了身體健康的緣故,不得不盡量避免出席拚酒的場合,被迫放棄生活的一大重心,劉紹唐的最後一年,有一點離世,有一些消沉。桃李滿天下的劉師父,還是有老派師父的風骨,好的留給別人,壞的自己收著,所以劉師父的病,大多數人不知實情,只是感覺劉師父好像許久未見面了。

二月十日下午四時,劉紹唐走了,隔天想要幫忙的朋友都齊聚亞都麗緻飯店,沒想到自動來了近六十人,黨政軍要人全都到齊,都是各領域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大家關心劉紹唐的後事,更關心《傳記文學》的未來。

聽說遠流出版的董事長王榮文有意接手,可是天下哪還能找得到第二個全才,誰又能對各家史觀兼容並蓄,並且不媚世、不屈從、不偏頗、不主觀,不忘記拿定心中的那把尺來寫歷史?劉紹唐終究還是給親朋好友、徒子徒孫留下個難題。

延伸閱讀

翻轉城鄉!你準備好了嗎?未來的城鄉是年輕人的城鄉! 要發展城鄉產業,如何突破現況、凝聚創新能量?如何永續發展,與地方共生共存?

2019-01-14

敢以理性解構感性 才能成就夢想

2019-01-16

春節連假第一天2/2被強迫上班? 郵局:採自願方式

2019-01-17

職場菁英必學,關鍵對話溝通術

2019-01-29

部落客星大用年終存股 瞄準三檔賺息也賺價差

2019-01-30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