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黃其光為扶輪社請辭新光保全董座 P.120

賴寧寧

名人專欄

1999-04-01

「當初想加入扶輪社只是想不要把英文忘記。」即將在公元兩千年七月一日就任國際扶輪社理事的黃其光,是扶輪社在台灣創立六十五年以來第一個躋身國際扶輪社的理事,為了這個角色,黃其光連原來的董事長職位都辭了,可見他對扶輪社的投入。

目前還兼任新光保全名譽董事長的黃其光,去年因為要競選國際扶輪社理事,必須經常參加扶輪社世界各地的活動,而向自己的好朋友、同學、也是新光保全創辦人吳東進請辭保全公司董事長之職,全力投入扶輪社活動,之後他在去年九月二十一日順利當選國際扶輪社理事,未來兩年他將和其他理事,加上前後兩任社長,共十九人,負責全世界扶輪社一百二十萬會員的服務事務。


二十年前扶輪社是一個老人社團

黃其光加入扶輪社已經二十三年,當年加入扶輪社並不順利,排了九個月,才總算成為社員,原因是他當時太年輕了;那時候扶輪社的平均年齡是六十歲,扶輪社的大老幾乎清一色是政壇大老、企業大老闆,包括孫運璿、李國鼎、林挺生、蔣緯國、葉明勳等人,他當時不過是華僑保險公司的副總經理,雖然在公司排起來是第五大的主管,但是,和扶輪社要求的公司負責人、經理人資格還是有差距。

不過,那時候,黃其光在扶輪社的一些外國朋友極力推薦他,不斷說服大老們,說雖然他不是華僑保險的第一號人物,但是,華僑是一家員工兩百七十人的公司,其他公司負責人的公司,規模可能只有五個人,不能相提並論,黃其光的外國朋友甚至一度要對此為他退社,經過朋友的努力奔走,黃其光終於取得入社資格。

黃其光對扶輪社有印象早在成功高中的學生時代,高中畢業那年,他是班聯會長,得到扶輪社「傑出服務獎」獎狀,因為得獎,第一次到大飯店吃飯,讓他印象深刻,沒有想到,高中畢業二十年後,他當上台北扶輪社社長,台北扶輪社是台灣歷史最悠久的扶輪社,創社人則是前總統嚴家淦。

一般人對扶輪社的印象是有錢人的社團,一定要很有錢才能加入,雖然扶輪社的入會資格並沒有限制公司資本額或個人年所得多少,但是,以台北地區扶輪社每月大概要繳新台幣八千到一萬元費用,其他地區也要三千到五千元費用,確實不是一般薪水階級所能接受,通常都是一家公司經理級以上的主管才有可能參加。


民進黨大老幾乎都參加扶輪社


扶輪社雖然不分職業,但是,規定同一職業不能超過該社總社員的一○%,以避免成為某行業的「同業工會」。另外,為了訓練年輕人參與,扶輪社還成立「扶青團」(扶輪青年服務團),年齡在十八歲到三十歲,以及「扶少團」(扶輪少年服務團),年齡則從十四歲到十八歲,因此,如果對這類社會服務團體有興趣的人,滿十四歲就可以參加扶輪社的活動了。

參加扶輪社沒有省籍限制,但是,由於地緣關係,各地區扶輪社也會出現明顯的省籍色彩,以台北市為例,像台北西區、台北扶輪社大多是本省籍的企業主參加,聚會時也都是用台語交談,連演講也是,而台北北區、南區、東區則清一色是外省大老居多,當然就是用國語交談,身兼台北扶輪社社長的黃其光因為常到各社演講,必須台語、國語,甚至精通英語才行。
扶輪社黨派色彩不明顯,但是,民進黨因為社會資源不足,幾位大老幾乎都是扶輪社社員,像許信良、姚嘉文、陳水扁、謝長廷、已過世的盧修一等,都是扶輪社社員,有時候,這些政治人物的募款餐會,私底下也都是扶輪社社員幫忙,扶輪社動員的力量相當可觀。

雖然國民黨、民進黨重量級政治人物加入扶輪社比率很高,但是,一進了這個組織,大家都一樣,必須遵守規矩,黃其光說,大家在扶輪社的活動時,很少談論政治議題,都以服務的議題為主,甚至安排政府官員演講,也都必須等到扶輪社社長、地區總監致詞之後,才輪到官員,這個倫理,放諸四海皆準。

黃其光的新保縮水一半

黃其光最得意的事是,雖然和台灣有邦交的國家不多,參加世界各地的國際活動,也不見得能夠看到中華民國國旗,但是,在扶輪社的國際活動裡,中華民國國旗一定看得到,現在他又當選國際扶輪社理事,雖然談不上全球知名,但至少有一百五十九個有扶輪社組織的國家,都會知道有一個來自台灣的理事,從這樣的國際知名度來看,難怪他會請辭十五億元資本額、兩千名員工的新光保全。

黃其光說,因為這次選國際扶輪社理事的機會難得,國際扶輪社理事八年才輪到台灣代表參加競選,八年前黃其光本來有機會選上,一方面因為當時經驗不足,台灣扶輪社大意,另一方面因為對手是泰國副總理,泰國一天到晚政變,這位副總理不知道下一次是不是還有機會參選,而且,黃其光也比他年輕很多,種種因素,八年前他把理事寶座拱手讓給泰國,那次經驗讓黃其光難忘,也決定下一次一定不再錯過,因此,八年以來他積極布局,參加各種活動,打開國際知名度,使得他這次能夠順利選上。

雖然放手新保,辦公室也從新保科技大樓搬到新光人壽大樓,黃其光現在還是新保五%的股東,去年請辭董事長時,新保股價一○四元,他本來打算要先賣一點股票,後來因為覺得新保仍大有可為,沒有在請辭當時處分股票,現在看看股票只剩下一半價錢,不知黃其光是否心裡覺得可惜。

至於以後是不是有機會重回新光保全,黃其光並沒有正面回答,他只說,他現在還是新保的名譽董事長,公司的會議他有時也會參加,但是,如果和扶輪社的活動有衝突,而且不是事先約好的會,他選擇扶輪社的機會比較大,畢竟那是一個國際舞台,給了他更大的發揮空間。

延伸閱讀

台灣需要一個平行政府

2019-01-02

自認階段性任務已完成 鄭麗君辭文化部長

2019-01-11

蔡英文跟風「十年挑戰」 這些政治人物後來變這樣

2019-01-18

35歲憨兒拚命洗廁所賺錢 只為完成微小心願:過年我要包紅包給媽媽...

2019-01-18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