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巧新前總座獨家告白 爆內鬥、閃辭隱情

撰文: 萬年生 日期:2017-08-31 分類: 產業動態 文章出處: 今周刊1080期

石呈澤遭董事會質疑業績不佳等原因而請辭,最近跳槽到同業健信接任總經理。曾為飆股的巧新在高層異動後,股價一路下跌,究竟有什麼內幕?《今周刊》獨家揭露。

八月二十四日,全球第二大鍛造輪圈廠、台灣之光巧新科技工業前總經理石呈澤閃辭兩周後,確定「跳槽」到同為輪圈廠的健信科技工業接下總經理,引發市場注目。

隔日,健信股價上漲到每股一二九・五元,創下不到兩周四三%的漲幅,在近期台股上市櫃公司中表現亮眼;反觀一年前股價還大漲到近二三○元的巧新,今年六月以來股價卻從近一八○元,一路下跌至八月二十九日幾乎腰斬的九十七・五九元,短短三個月內,市值蒸發超過一七○億元!

事實上,巧新從六月二十日董事張明峯辭職後,就掀起一連串骨牌效應。七月六日,董事會以業績不佳、屏東建廠進度不如預期和「圖利健信」等原因,要石呈澤負起全責,八月七日他提辭呈,隔日董事會十五分鐘內就通過。

離職骨牌效應 高層相繼下台

十四天後,石呈澤再辭董事,獨立董事吳春森和監察人林重榮也相繼辭職,造成巧新三分之一以上董事變動,六十日內須開臨時股東會改選。總經理、董事和監察人等公司治理重要團隊接連辭職,不僅股價一瀉千里,上市之路更顯顛簸。

巧新在興櫃的股價表現不凡,股市大戶林滄海更看好巧新潛力,大力買進成為大股東。這次石呈澤辭職與巧新股價大跌,似乎與巧新的大股東、副總經理黃聰榮等「非石呈澤陣營」與石呈澤兩派,對公司經營看法不同有關。

頂著英國材料博士光環的石呈澤,在巧新待了十九年,在二○○八年金融海嘯時,臨危受命接下總經理,他令巧新起死回生,把法拉利、雙B、賓利、捷豹和特斯拉等國際頂級車廠全變成客戶。

如此有戰功也是巧新靈魂人物的他為何非走不可?又為何跳槽到競爭對手的公司?種種疑問,石呈澤閃辭十六天後,首度對外公開告白一次說分明,以下是他的第一人稱口述整理。

黃聰榮持股大增 有備而來

我今年五十四歲,人生最精華的一段都在巧新。有人說我是預謀要離開。你說沒有是假的啦,實在是真的受不了了。

今年股東名冊出來,我發現,黃副總(指副總黃聰榮)去年可掌控的股權跟我差不多是七%,今年變成我的一倍,感覺他是有野心。

五月台中餐會,董事們討論公司上市,說好董事們要一起鎖股。七個董事每個人(可掌控持股)要鎖四千五百張、鎖一年。

問題來了。董事長吳宗仁沒股票。我就徵詢,由黃副總當董事長,他不願意呀,另一股東山河森實業(編按:巧新原始股東之一,被視為黃派人馬)也不願意,我就說服董事張明峯來當下任董事長。但還是少一席。……你們都不多鎖股來換一席,我就要請大股東林滄海來當一席,他也願意。

大家推張明峯擔任下一任董事長後,他說要進來公司了解,一個月後,六月二十日,他要求我把所有公司團隊找來,他要開檢討會,檢討的十點裡面,我被檢討兩點,八點全部檢討黃副總。

兩個人在這場會議上起衝突。比如說他質疑黃副總,兒子在公司上班,擔任管理處協理。而公司採購跟財務都是黃副總掌理,這不對,要做調整,但黃副總未接受。張明峯那一天就丟辭呈,把董事辭掉。

黃副總也算準,股權比起來,我們動不了他,他沒有在怕呀。

七月六日董事會氣氛就不好,因張明峯一席不見恐影響上市,大家開始檢討業績衰退和建廠進度落後問題。

去年巧新上半年EPS大概四・七三元,今年剩三・○二元。最大差異就是特斯拉。特斯拉是好客人,付錢很準時,價碼非常好,但是巧新爆單、超賣,產能不夠應付,做不出來。

斗六廠為了控制成本,薪資卡在那,找不到人呀,這幾年都是這個問題。加上巧新的屏東新廠廠房沒辦法如期完工,進度上比原規畫進度慢了四個月。

這個會議上,我做了一個計畫,規畫到二○二四年的業績。但董事不滿意,說賺太少,質疑業績沒爆發力,怎麼上市?他們說要增加,重新要修改,EPS要拉高,……說要在一九年之前就把新廠的產能賣光,讓獲利大幅上升,有利上市。

再來又跟我講健信的事情。那時候巧新塗裝廠產能不足,必須找車廠認證的輪圈廠。台灣只有兩家,一家六和機械,一家是以前源恆(後由香港投行入主,改名健信),健信在彰化離我們比較近,當然第一個找健信。

適逢健信減資再增資,對方問我有沒有興趣認。當時一五年十月,健信上櫃股價在十一還十二元,我溢價十六・九元買了一千張。

遭疑圖利 成最後一根稻草

後來巧新董事質疑我(圖利),我跟他們講,我沒有把巧新訂單拿去給健信做。它是鑄造,它只是幫忙解套,那時健信也幫巧新賺不少錢,它的營收每月多四百萬元,巧新卻可增加四六八○萬元。至於股票,我是不能賣的,私募要綁三年,明年十月才到。

巧新上不了市,關鍵一個是業績,一個是環保。環保問題,是黃副總的事,工廠他在管,他要處理呀。

我真正決定要離開巧新是七月六日董事會的時候。

當天開完會,山河森臨時動議說,要讓吳董(吳宗仁)進來,變董事長制,我覺得不被尊重。第二個臨時動議,要聘林昌麟(現為巧新業務副總)當董事會顧問,協助董事長。我就加個但書,顧問是幕僚,只有建議權,沒有指揮權。但七月六日董事會後,他就在調兵遣將,打著黃副總跟董事長名義做事。

Anyway,公司就開始亂了。到八月七日早上我就丟辭呈。結果,臨時動議表決,我就出去。十五分鐘叫我進來,結果七席表決是六比一,通過我辭職。

我是下午五點走,當天晚上六點左右就把我e-mail停掉。我被掃地出門!

七月六日後我才開始賣股票。我賣不多,個人名下持股從一八八九張賣到一六六四張,太太那邊還有八百多張。我是內部人,我一天只能九張、九張賣,說我大賣,是瞎扯。

我辭職前股價一二○元,今天(指八月二十四日)算八十五元,從一二五到八十五元,我的資產一億不見。

我離開巧新以後很多offer,包括一家名氣很大做金屬件外殼的電子業……,我都回絕。我希望自由自在地做,只要把公司做好,做賺錢,我相信健信未來不只這樣。

我想開了,人生走一遭啦,還有下一個舞台再發揮。當然也有壓力,因為要做得比以前更好。我的企圖心,不光做輪圈啦。金屬方面輕量化的東西我要開始做,車體、底盤,包括連煞車都有機會。

我太太問我現在想幹嘛?我說,把巧新救起來後,現在去救其他公司,這是一個使命。太太說你的「使」是「屎」。其實救起來的成就感,不光金錢而已。

黃聰榮澄清:
「董事會也不是我一個人開的」


巧新前總經理石呈澤跳槽到健信當總經理,巧新副總經理兼發言人黃聰榮(圖)不諱言,健信公告後,「外界對公司的批評就結束。很多訊息說我們對他怎麼樣、我逼他走,現在這些問題就明白了,我怎麼逼?董事會也不是我一個人開的。」

外傳石呈澤因「圖利健信」等原因和公司內部經營團隊理念不合,黃聰榮澄清說,「沒有這樣的事」,而巧新下單請健信塗裝是內部同意,沒有所謂圖利問題,但確實應由公司入股健信,而非個人,「他(石呈澤)沒有提到董事會,董事會不知道這件事(指石呈澤參與健信私募)。」當記者再追問細節,他只簡單回應說:「過去的事情不評論。」

關於屏東新廠和上市櫃進度,他指出,屏東新廠和上市櫃進度都照常,沒有調整過進度,新廠預計明年第二季完成、第三季試營運,而上市櫃進度董事會會討論,「一直有做準備,沒對外講過明確的時間點,」會看屏東廠進度、大環境一起評估。他也澄清,八月二十九日還有人打來問巧新是不是要撤興櫃,完全無中生有。

而近日,聯電也代旗下弘鼎和宏誠創投公告,從去年十月到今年八月間,分別以每股約170、164和94元,分批出清巧新持股,處分利益逾九億元。時間點的巧合,也不免讓人聯想。

黃聰榮認為,聯電是純投資,「有進有出是正常。」問及另一大股東林滄海,他則解釋,林滄海團隊研究員好幾年前就開始關心巧新,「沒有特定哪一個董事找他來,他跟我們都有互動,現在保持良好關係。」不過,據傳林滄海手中巧新持股逾27000張,成本落在每股140-170元間,此番巧新大跌損失不小,是否續抱,後續值得觀察。

巧新曾在八月十日發重訊澄清媒體報導:「巧新是專業鍛造產品,而健信公司是鑄造產品,完全不同生產方式,沒有搶單的疑慮。」但在石呈澤動向確定後,投資人不免關心這對巧新營運是否有影響?「現在沒有,以後不知道有沒有影響。」他坦言,目前團隊、訂單、客戶、技術都沒問題,就是努力做好該做的事。

九月一日巧新將召開董事會,決議全面改選或補選董事,預定十月中下旬開臨時股東會。董事會會不會對石呈澤主張競業禁止?黃聰榮表明:「要看董事會想法,不是我個人要怎麼做就怎麼做,這部分我不方便回答。」他透露目前沒放入主要議程,不清楚是否有臨時動議。

隨著石呈澤閃辭巧新,改當健信總經理而牽動的風波,未完待續。

(萬年生)



延伸閱讀

學會和你的壞情緒相處,因為除了這樣你別無辦法

我只能接受它,適應它,學著和它共處,因為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說走就走 野餐趣!

近年野餐活動蔚為生活風潮,三五好友或家人一起走進大自然,以美食為橋樑,建立起人與人相處的親密軌跡,佐著濃綠的草地香,吹著微風,在陽光下談天說地,為生活注入更多豐厚回憶。

怎樣的人,特別容易被「情緒勒索」?

「你人真的好好∼」同事、同學、朋友、家人的要求,總是讓你難以拒絕⋯⋯你是這樣的人嗎?如果你是,那麼,你多半是大家口中的「好人」。

受益終生的四句話

協助生病、孤獨、沮喪、垂死患者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就是先現身。陪伴並告訴對方,他對你有多麼重要。

疑心病重、控制慾強!恐怖情人還有哪些特徵?

彰化男子要求妻子回家遭拒,竟然槍殺妻子,法院判他無期徒刑。社會新聞不時看到「得不到就毀了她」的恐怖情人,但這些人平常就會出現蛛絲馬跡,究竟哪些是恐怖情人特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