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愛爾蘭危機被誇大了

陶冬

名人專欄

727期

2010-11-25 15:25

愛爾蘭這個小妮子長大了,青春可愛,又唱又跳,只是寄於歐元區籬下。歐元區的一家之主德國嬸嬸平時暗地裡給她白眼,危機來了,嬸嬸自己做主將愛爾蘭嫁出去。不料小妮子居然從花轎裡跑了出來,害得家裡其他幾個女孩(西班牙、葡萄牙)也被人笑話,便宜了鄰村美元那個光棍。德國嬸嬸一狠心,聯合法國叔伯,硬將愛爾蘭塞回洞房。這便是愛爾蘭債務危機的全部。

愛爾蘭這個小妮子長大了,青春可愛,又唱又跳,只是寄於歐元區籬下。歐元區的一家之主德國嬸嬸平時暗地裡給她白眼,危機來了,嬸嬸自己做主將愛爾蘭嫁出去。不料小妮子居然從花轎裡跑了出來,害得家裡其他幾個女孩(西班牙、葡萄牙)也被人笑話,便宜了鄰村美元那個光棍。德國嬸嬸一狠心,聯合法國叔伯,硬將愛爾蘭塞回洞房。這便是愛爾蘭債務危機的全部。

過去二十年,愛爾蘭曾是歐洲一顆耀眼的新星。憑著高素質的工人和超低企業稅率,愛爾蘭吸引大批歐洲企業落戶,設立工廠、研發中心。愛爾蘭從九○年代開始的十多年中,經濟增長速度是歐洲大陸平均的兩倍,人均GDP超越德國,被稱為塞爾特之虎(Celtic Tiger)。然而陶醉於成功的愛爾蘭犯下致命錯誤,容忍資產泡沫的氾濫。十幾年中房價翻了四倍,銀行從國際市場拆入資金,來支持按揭貸款的激增。二○○六年房地產泡沫破滅,房市負資產階層湧現。接踵而至的金融危機徹底斷絕了銀行的資金來源,一場危機爆發。

不過筆者認為,愛爾蘭危機被誇大了。愛爾蘭的債務GDP比率為七七%,低於美國、英國,更非希臘。愛爾蘭政府沒有寅吃卯糧的習慣,不存在結構性財政赤字問題。愛爾蘭的危機是一次性的,源於拯救技術上已經破產的銀行。愛爾蘭政府○八年為平息擠兌,曾擔保銀行儲蓄的安全,於是銀行的風險變成了主權風險,今年公共財政赤字估計高達三二%,這是一個極其危險的數字。愛爾蘭近期需要不斷發行國債,來填補財政窟窿。以目前的形勢,愛爾蘭在市場集資的成本會相當高。
 
但是今天的歐債問題與幾個月前的希臘危機大不相同,自從五月歐盟與IMF設立歐洲穩定機制,歐債國家就不再是在市場上單打獨鬥了。哪怕愛爾蘭融不到任何民間資金,七五○○億歐元足夠愛爾蘭存活二十年。哪怕愛爾蘭、希臘、西班牙、葡萄牙全部融不到任何民間資金,歐洲穩定機制也夠他們存活三年。流動性危機在筆者看來並不存在,當然這不代表市場不再有恐慌。
 
愛爾蘭遲遲不願向歐盟求援,是因為歐洲開出大幅提高一二.五%的企業稅率及二一%的增值稅率作為條件。愛爾蘭極低的企業稅,乃藉以吸引外資的基石,也是歐洲大國的眼中釘,必欲除之而後快。愛爾蘭對稅率的堅持,延遲了歐洲的救援,被市場認作歐盟行政、協調的低效率,加重歐元沽壓,並使風險向西、葡蔓延。筆者看來,愛爾蘭債務乃小問題,但救援拖越久,變數越大,蔓延風險便越大。歐元弱勢意味著美元走強,全球風險資產一齊遭殃。


(本專欄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不管怎樣,一定要讓自己快樂!心理治療師:每天花5分鐘做「這件事」就能鍛鍊幸福感

2019-04-30

柯P選總統 機率接近百分百

2019-05-23

老謝:新加坡蓄水池的初體驗

2019-06-02

那些無常給我的啟示:最在乎的想念,就是不放下

2019-06-05

貿易戰衝擊 無薪假人數暴增

2019-08-17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