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許金川的「肝炎聖戰」P.80

盧燕俐
2001-11-08
健康

許金川的「肝炎聖戰」P.80

盧燕俐
2001-11-08
許金川的「肝炎聖戰」P.80
健康

「保肝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在熙來攘往的北市公園路上,小小的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雜錯在補習班大樓中,入口處,一副顯眼的書法對聯如此矗立著。

一進門,只見義工們又接電話,又摺宣傳單,忙得不可開交,連颱風前夕的風雨,也澆熄不了他們的熱情。身兼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執行長的台大內科教授許金川,暫時放下診治工作,前來探詢。


何壽川、陳由豪當年各捐五百萬拋磚引玉

今年是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成立第七年,七,雖是一個幸運數字,但對基金會與許金川來說,卻象徵著嚴格的考驗。「今年以來,財務十分吃緊,好幾個月呈現赤字,所募經費只有去年同期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令人相當憂心。」許金川坦白地說。

想當年,執著於肝病研究的許金川,在「士大夫不言錢」的窘境下,提起勇氣,拿起筆,寫了兩封信給他的病人永豐餘集團董事長何壽川、東帝士集團陳由豪,含蓄地表示成立基金會的志業。

沒想到,這兩位大老闆連袂來看門診,而且,一開口就直言:「願意當個快樂的贊助者」,就這樣,兩人分別捐款五百萬元,共一千萬元,將我國的肝病防治帶入另一個分水嶺。他們兩人的善心,一直讓許金川銘感在心。

就如同當初何壽川夫人,現為信誼基金會負責人張杏如所說:「成立基金會不難,想要經營得有聲有色就不容易了。」現年五十三歲的許金川笑著說:「到現在,我逐漸能體會這句話的道理。」


救不活彭國華讓人遺憾

「從企業經營的角度來看,基金會的肝病宣導做得還不夠好,和『六分鐘護一生』等琅琅上口的口號比較下,顯然不夠普及,許多人對肝病知識一知半解,往往等到肝病末期症狀出現才來就醫,但通常為時已晚。」

由於肝病儼然是「國病」,平均每年有五千人死於肝癌,三千七百人死於肝硬化,並位居男性癌症死亡十大死因首位,女性癌症死因第二位,再加上罹患者常為四、五十歲,是國家社會及家庭經濟的重要支柱,因此,積極推廣肝病防治,成了許金川刻不容緩的使命。

最近一個讓許金川遺憾的例子,是影劇界「大姐大」張小燕的先生彭國華。彭國華一年前在某家醫院檢查出患有肝癌時,腫瘤不過兩公分多,但認為肝內仍有許多小腫瘤存在,因此不能手術,只能做栓塞或換肝。

後來,經人轉介給許金川,許金川憑經驗判斷,認為只有那兩公分是肝癌,其他不是腫瘤,因此建議手術切除,不必換肝。手術後肝內的確無腫瘤,未料腫瘤非常惡性,手術完成後八個月,癌細胞轉移至胃及腸子,最後撒手西歸。

「我們完全被上天打敗了,在癌症治療上,還有許多難題無法解決」,儘管「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在與死神對抗的擂台上,醫生往往只能被迫接受「命運安排的結局」,但許金川相信,「早一分防治,就有多一分痊癒的機會」。


是「人定勝天」還是「天定勝人」?

像是前監察院長黃尊秋進行超音波檢查,被診斷出有一公分的腫瘤,但做電腦斷層時,卻絲毫沒有腫瘤蹤跡,讓他非常猶豫到底要不要接受治療。一年後,腫瘤默默長大,變成三公分,黃尊秋下定決心治療,許金川也立刻幫他做酒精注射與栓塞治療,只是情況並不理想。

半年後,黃尊秋連續動刀兩次,癌細胞卻已快速地移轉到肺部,沒多久,引起諸多併發症,結束了一生。「病人從我手中一個個死去,我這雙手是沾滿血腥的手……」眼見生命來來去去,內心充滿著「無力感」的許金川不禁自嘲地說。

或許是因為接觸「死亡」太多,現在的許金川對生命有另一番詮釋:「年輕的時候,總覺得是『人定勝天』,只要個人一古腦地去研究,相信一定會有成果,如今,卻覺得是『天定勝人』,一個人可以改變的事實在不多。」

體會到一己之力的藐小,許金川期望結合眾人力量,一齊來推廣肝病防治。像是美吾髮董事長李成家、前央行總裁許嘉棟、國策顧問許文彬等人,都是許金川的中學同學,義不容辭地為基金會事務奔走,許金川笑著說:「從沒想到,這些同學還挺好用的。」

朋友中不乏知名企業界人士, 如好樂迪 KTV 總裁盧燕賢、友旺科技董事長歐陽自坤、前惠普總裁黃河明、康柏電腦董事長何薇玲等人,也都出錢出力、捐股票,助基金會一路走來。


拾荒老人的五十元觸動義工的心

而讓許金川最為感動的,是來自一名拾荒老人的五十元。這名老人在劃撥單背面通信欄寫著:「這張存款紙是在路上撿拾的,敝人是一元一日運動,但現在物價漲得太厲害,五十元之微薄,連家庭貧困的小孩都不願意拿,實在真見笑,請貴會原諒。」

乍看不起眼的五十元,卻深深觸動了許金川和義工們的心弦。只要有心,滴水能穿石,小河也能匯集成大海,沒有什麼「可不可能」,只有「願不願意」的態度問題。

就像二十四年前的許金川,會一腳踏上研究肝癌之路,也是想化種種「不可能」為「可能」。那時,醫界剛推出超音波,在偶然的機會中,許金川發現超音波可以作為發現早期肝癌的診斷,便利用一台老舊的機器,帶著病人「偷偷」地進行一次又一次的研究。

此舉不但開了國內肝癌早期發現的先河,也讓台灣成為全世界肝癌研究最早起步的國家之一。這些年來,陸陸續續在病人身上發現許多早期的小型肝癌,經治療後,很多病人獲得重生,像二十年前開刀切除小型肝癌的前苗栗火車站站長林清,就在基金會七周年慶時說,「我這條命是許教授救回來的」。

除了臨床研究外, 許金川持續發表有關 B 型肝炎、C 型肝炎與肝癌的研究,多達一百篇,可說是對國內研究肝病貢獻不小,常不眠不休地苦思新療法,連牙醫太座都忍不住抱怨:「當學者九十九分,當老公只有四十九分。」

研究是一條不歸路──不能逆向也不能路邊停車

「研究是一條不歸路,不能逆向行駛,也不能路邊停車。」許金川解釋,「逆向行駛」指的是放棄研究不玩了,結果是前功盡棄,「路邊停車」則指稍事休息再回頭研究,在研究的大道上,「兩者都行不通」,唯有奮力前駛,才有成功的一天。

因為太專注於研究,導致許金川對日常生活事務有些「沒概念」,對自身健康也忽略。被問及理財的方法,許金川像是被問倒了般說:「對啊,我就是不會理財,現在才開始煩惱,老了之後怎麼辦,我算過,從突然住院、請看護到買葬地等身後事,起碼要花上好幾百萬元。」

前一陣子,因為難得在家閒閒無事,老婆幫忙量血壓,一量竟量出高血壓,緊接著糖尿病也跑出來,讓許金川越來越感嘆「人生無常」,吃東西禁忌越多,一切都為了保住老命。

來自屏東,出身漁家子弟,許金川說:「小時候沒有什麼遠大的志向,因為家境不好,有著強烈的憂患意識。」他還記得,念國小時在河邊撿破爛,賣掉後好當作零用錢,一不小心挖到碎玻璃片,當場鮮血如注,疤痕至今在右手指仍清晰可見。

行醫至此,許金川最感激剛獲得首屆總統科學獎的恩師宋瑞樓。「他是個典型『溫良恭儉讓』的學者,給學生很大的空間,讓我努力嘗試、勇於發揮。」現在,對待手下的研究生,許金川也是秉持相同的態度。


希望再建立一個肝病醫療中心

不過,讓許金川最感嘆的是國內醫療環境的改變,使得來自政府的研究經費越來越少,而醫院面臨業績壓力,對研究的補助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現在的研究經費八○%來自基金會的挹注,「沒有基金會,整個研究團隊早就垮了。」許金川感嘆地說。

由於研究肝癌卓然有成,加上基金會的宣導,讓許金川成為病人眼中的名醫,許多人半夜來排隊掛號,更有人透過各種管道來要求加號,面對病人及家屬的哀求,許金川心腸柔軟,門診病人一天天多了起來,早上門診常看到下午一、兩點是常事,長久下來,卻讓他漸感體力不勝負荷。

基金會的義工們知道許金川的難處,便自願當起許金川的駐守,問診前幫忙填寫資料,做好事前的準備工作,不但提升服務的醫療品質,也讓許金川看病時不至於「喘不過氣」來。

國人對肝病知識普遍不足與誤解,加上肝臟這個器官沒有神經,讓國人每年有約一萬個家庭面臨悲劇,尤其台灣中小企業創造經濟奇蹟時,這批四、五十歲的企業主,剛好是肝病發病的年齡,因此,許多企業人士得了肝病都透過關係向他求援,讓他深感責任重大。

從肝炎、肝硬化到肝癌發作三部曲,這個頭號隱形殺手曾令多少家庭魂斷夢迴,許金川身為肝癌防治的鬥士,在象牙塔外默默奉獻,衷心期待有更多的善心人士一起來共襄盛舉。

他還希望建立一個肝病醫療中心,內有肝病醫院,讓肝病病人能有最好的醫療照顧,並設有研究中心,可以使肝病的瓶頸早日突破,「如果這個中心能像台灣的電腦業一樣,成為世界標竿,讓國病早日消滅,那該多好。」許金川許下了一個更遠大的夢想。


保肝小常識

撰文:盧燕俐

一、早期發現肝癌的方法

超音波檢查與血清中甲種胎兒蛋白測定,高危險群病人應早期追蹤。

二、高危險群的特性

肝硬化病人、慢性肝炎病人、B 型肝炎或 C 型肝炎帶原者, 及家族中有人罹患肝癌者。

三、預防肝癌的方法

1. 實施 B 型肝炎疫苗接種

2. 避免不必要的打針與輸血、穿耳洞、刺青、紋眉、共用牙刷與刮鬍刀

3. 不亂服藥、不注射毒品、不嫖妓;戒菸、戒酒

4. 避免攝取不新鮮或發霉的穀類與豆類

5. 多吃蔬菜、水果,少吃油膩食物

6. 可上肝病防治基金會網址 liver.mc.ntu.edu.tw 查詢更多相關訊息


許金川小檔案

出生年月日:民國 37 年 1 月 13 日

學歷:台大醫學院醫學系、台大醫學院臨床

研究所醫學博士、美國國立衛生學院客座研

究員、國立癌症中心客座研究員

現職:台大醫學院內科教授、

財團法人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執行長

近年得獎紀錄:

1. 武見太郎醫學獎( 1984 年)

2. 宋瑞樓教授學術基金會優秀論文獎( 1986 年)

3. 國科會傑出研究獎( 1988、1993 年)

4. 中華民國癌症醫學會癌症研究傑出獎( 1998 年)

5. 中華民國第一屆國家公益獎( 1999 年)

延伸閱讀

一個人臨終不代表「孤獨死」!

有人光是聽見「在家一個人臨終」( 上野千鶴子),就會出現:「呸呸呸,烏鴉嘴」的反應,也有人會想以「一個人的最後」取代「一個人的臨終」。大家總是以「孤獨死」稱呼無人照護而在家一個人臨終的情況。

台新銀行布局大數據技術 打造個人化服務

台新銀行財富管理除了不斷傾聽客戶意見,更善用大數據分析技術,讓個人化服務感動入心,滿足貴賓全方位需求。

勞工三筆退休金怎麼領?一張表告訴你

網路謠言指勞保老年年金以後會改成領到80歲後就會停發,讓很多勞工心慌。此則謠言或許是有心人士刻意誤導,但也可能是誤將勞退新制與勞保年金搞混。其實一般勞工退休金一般至少有兩筆,最多可能三筆,有些可以領年金,有些一次領,勞工可以根據自己理財需要做選擇。

SOPA、金鼎獎之後,今周刊再入圍卓越新聞獎2大獎!

第17屆卓越新聞獎日前(30)日公布入圍名單,《今周刊》獲得兩項入圍殊榮!其中,「體育界的轉型正義還要等多久」甫於今年年初抱回素有「亞洲普立茲獎」之稱的SOPA「卓越突發新聞獎」大獎,今再度入圍2018卓越新聞獎「深度報導獎」!

丁守中提選舉無效訴訟 自認「棄保下唯一受害者」

此次九合一選舉,台北市長選情膠著,國民黨候選人丁守中與無黨籍候選人柯文哲雙方票數始終未有明顯差距,最後柯文哲以3千多票險勝,連任台北市長。不過,丁守中認為選舉過程中邊投票、邊開票,有違法及不公之疑慮,提出選舉無效訴訟並要求驗票,對此,丁守中與律師團稍早召開記者會,對接下來的法律動作進一步說明,並表示丁守中是「棄保下唯一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