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網路金童姜豐年 進擊娛樂產業的盤算

梁任瑋

產業動態

1071期

2017-06-29 10:32

昔日馳騁新媒體產業的網路金童姜豐年,近年來大量投資生活產業。到底他看到什麼樣的投資機會?未來又將扮演什麼角色?

走進璞石資本集團位於台北市敦化南路的辦公室,窗明几淨的大玻璃略帶著一絲神祕,璞石資本董事長姜豐年穿著自家代理的DADA黑色球鞋,一襲休閒連帽外套走進來,「誰會想到,我現在開口、閉口都是在講Lifestyle(生活態度)產業。」
 
姜豐年曾經創辦新浪網、馳騁新媒體產業,是台灣典型新經濟的代表人物,但在過去十年,投資目光卻完全轉向了娛樂休閒業。
 
二○○六年至今,姜豐年成立了瑞石資本及璞石資本,基金規模五億美元(約台幣一百五十億元)。一開始,姜豐年只是想做股票投資,但後來漸漸轉型到生活產業,目前投資的公司包括極樂湯、大宇資訊、藍新科技、DADA品牌、得藝文創,以及中國的蝶億時尚公關集團、DV籃球部落、EZ5 Live House、璞學智慧機器人教育。
 
「我投資的都是自己喜歡的吃喝玩樂產業。」姜豐年接受《今周刊》專訪時說,璞石資本這幾年其實是刻意投資生活產業,例如,一四年投資日本上市公司「極樂湯」股票,不但已持股一八%,成為第一大股東,還在中國成立合資公司。
目前極樂湯在中國有三家直營店,今年底前會再開四、五家加盟店,另外還有二十家加盟店在談,拓展速度加快。
 
高營運成本 打造競爭優勢
 

雖然極樂湯只是一個單純的浴場業態,但在姜豐年的想像中,極樂湯可操作的空間、廣度、深度都很多元,有變成溫泉酒店集團的潛力。因此,目前正在評估將極樂湯以溫泉酒店的模式多角化經營,除了可以再拉抬門票價格外,還可以強化特色,與其他飯店做出差異化。
 
實際走一趟上海極樂湯金沙江館,一走進大廳,赤腳踏在大廳的榻榻米墊上,一股放鬆的心情油然而生,「就是要讓客人想待久一點,我們每位客人平均消費時間高達五至六小時。」極樂湯中國總經理崔明浩指著大廳以日本浮世繪為裝飾的天花板說。
 
極樂湯一○年進軍中國上海浦東,就強調與日本一樣原汁原味的大型浴場,光是溫泉處理設備就花了人民幣一千萬元(約台幣五千萬元)投資,每家店營業面積一.二萬平方公尺(約三千六百餘坪),但一開始並不賺錢。
 
極樂湯在中國單人票價約人民幣一百二十元,收費標準不低,但營運成本同樣高檔,崔明浩說,極樂湯每家店的清潔人員都超過四十位,每三十分鐘打掃一次,連室內的榻榻米都有專門清潔的工具,有同業無法取代的競爭優勢。
 
雖然空間舒適,但不賺錢是事實,直到三年前,姜豐年與極樂湯日本合資成立中國公司後,由中國公司直接管理境內據點,重新檢視管銷費用、採購成本,並拓展營業項目,才讓極樂湯由虧轉盈,甚至有辦法複製加盟,成為中國成功的溫泉會館模式。
 
四原則把關 篩選投資標的 

 
「除了開澡堂,我也開歌廳。」姜豐年打趣的說,今年四月才在上海靜安區開業的EZ5Live House(簡稱EZ5),就是另一個他看好的產業。姜豐年認為,一方面原EZ5總經理許理平是兩岸Live house(音樂餐廳)教父,另一方面台北EZ5本來就有陸客知名度,並非從零開始,所以很有進軍上海的本錢,營運兩個月來已經損益兩平,在上海灘站穩腳步。
 
「上海不只是華人的市場而已,它是全世界競爭的市場,即便在台灣是領導品牌,未必能在對岸攻城掠地。」目前璞石資本鎖定的投資標的,看似天南地北,沒有關聯,卻都是符合璞石挑選公司的四個基本條件:第一要符合生活產業;第二是該產業的龍頭;第三要有很強的經營團隊;第四是其商業模式在中國可以複製,但進入門檻高。
 
姜豐年可以切入中國服務業的關鍵,在於十多年前璞石資本就投資上海第一大時尚公關公司蝶億,十多年累積下來,如今已在中國建立了不錯的人脈與公信力,成為帶領台灣品牌前進中國圓夢的最大資源。
 
「現在是不斷提醒自己要有克制力,不要這個也想買、那個也想買。」姜豐年不想只扮演資金供應的角色,也不只是追求回報率,重要的是寧缺勿濫,讓旗下九個投資項目各個都有自給自足的能力。
 
提到璞石的投資夥伴,不能不提的就是大宇資訊董事長俊光。姜豐年說,兩人早年即認識,後來俊光入主大宇資訊,他受邀投資,只要是其中一人看好的項目,他們往往都會一起參與。姜豐年很讚許俊光把大宇資這檔全額交割股經營成遊戲股股王,是天生的「生意囝仔」。
 
在俊光眼中,璞石也與一般私募基金不同,沒有對投資設定退出時間表。俊光說,他和姜豐年都屬於「興趣投資者」,沒有太多資金壓力,所以投資項目都是自己喜歡、看得懂的行業。
 
「如果這家公司有獲利,當然很好,假如最後沒有辦法賺錢,也不會後悔,因為你也陪這個企業成長了。」俊光舉例,姜豐年最近就在美國加州納帕區買了一個葡萄酒莊園,以後也許會在極樂湯裡面賣紅酒,滿足興趣、也為投資加分。
 
不過,當姜豐年提到二○一四年入主美國潮牌DADA時,他坦言,這是自己「一腔熱血」的投資之舉,「如果是我個人太感性的投資,通常會賠很多錢……。還好(DADA)是我個人獨資,不會害朋友賠錢。」姜豐年表示,現在DADA會以品牌授權為主,或許可以生存下去。
 
「You gain something, you lose something,人生有得有失。」姜豐年說,他很知足現在所擁有的團隊,「超跑我也開不來,我只想踏踏實實做自己。」去年底,政治大學校長周行一請姜豐年協助政大成立甲組籃球隊,他二話不說就答應回饋母校。這,就是他眼前最想做的事。
 
憂心產業移轉 想提早交棒

 
投資項目琳琅滿目,今年六十歲的姜豐年卻不諱言,「心態上,其實是想退休、想交棒了。」他說,看到現在產業的快速變化,自己經常心驚肉跳,例如過去熱中的網路發展,如今就已讓他看不清楚,「我很怕產業典範的移轉,突然一夜之間就消失了。你怎麼會想到,過往在中國一本萬利的方便麵(編按:即台灣的泡麵),會忽然被外賣、外送給取代了。」
 
籃球員出身的姜豐年又說,現在的速度力不比以往、也打不動籃球了。話雖如此,但他每天清晨仍會著球衣出現在台北美僑俱樂部,拿起網球球拍與球友廝殺。說想退休、想交棒,但他終究保持著隨時上場奮力拚搏的戰鬥姿態。


 

延伸閱讀

把資料權還給人民 澳洲推手親授三建議

2019-01-02

左攻燒肉、右打啤酒市場…「金車集團」如何打造全台最大「啤酒複合式餐廳」

2019-05-20

兄弟同時罹攝護腺癌!早期無異狀、超過一半是癌末,3症狀自我檢查

2019-07-28

高科大新農再計畫團攜手全聯 擴大舉辦小小生鮮達人活動

2019-07-31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