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台積電 兆豐金 股市 00929 航運股

照護科系畢業生 寧當護士也不想顧老人

照護科系畢業生 寧當護士也不想顧老人
日本老人之家常見年輕員工親切照料,讓高齡者不知不覺中感染活力。

孫蓉萍、劉俞青

焦點新聞

攝影/陳永錚

867期

2013-07-31 13:47

當台灣的父母們還停留在「說什麼也不讓子女去學老人照護」的舊觀念裡,《今周刊》在日本看到許多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站上第一線照料老人,日本長期培育照護人才的制度與用心,或許正是這個產業進步的關鍵原因。

走進日本埼玉縣特別養護老人之家「吾亦紅」大廳,映入眼簾的是許多高齡長者,他們聚集在大廳,有些在下圍棋,有些閒話家常,有些在看電視。在一群老人當中,竟見到許多年輕工作者帶著大家做體操。這些頂著時髦髮型的小男生,親切地與和自己爺爺同樣年紀的人互動,將自己的活力感染給周遭的長者,空氣裡充滿了朝氣。

但是將場景拉回台灣,由於照顧人力嚴重短缺,不僅照顧者年齡偏高,而且有許多老人是由外籍看護照顧。

根據全台灣養護機構指標之一——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雙連教會附設雙連安養中心執行長蔡芳文指出,目前台灣長照服務最大的問題就是「人力素質」!例如,目前台灣的照護人力,主要來自兩方面,其一為台灣第一線照護的主力軍——幾乎連基本護理觀念都沒有的外籍看護,大約二十萬名;另一來源,則是「長照十年計畫」下,培育出的「照顧服務員」。

當中,明
顯的問題是,這些服務員只接受短短九十小時的訓練就直接上陣,並不像考取「保母執照」需要上補習班,加強專業知識,以及需要考筆試、術科等;相較之下,素質的差異可想而知。
 

老人照護科系畢業生 僅一成投入服務


除此之外,長期以來,長照服務業人力養成的嚴重缺乏,也是台灣老人照護的另一個重要警訊。「我寧願讓女兒去念護士護理相關,比較高尚啦,也不要她去念照顧老人的科系。」這是一位自己都已經住進養老機構的台灣阿嬤親口說的話。

「老人照護相關科系每年平均畢業生約一千五百人,但真正投入在實際照護上的,不會超過十分之一。」台北護理健康大學長照研究所教授李世代直言,薪水低,社經地位不高,政府政策以及社會長期對「照護產業」的漠視,自然吸引不到人才投入這個產業。惡性循環的結果,台灣的照護品質,當然難以提升。


台灣長照

▲點圖放大


日本高規格育才 照護員具國家認證


反觀日本的人才培育過程,就顯得相當嚴謹縝密,分類細緻,例如,日本相關的服務人員分為兩大類。

第一類是具有醫學知識和證照的專家,例如醫師、護士、物理治療師等;第二類是照護領域的從業人員,包括照護服務員(介護福祉士)、照護經理(Care Manager)、居家照護員(Home Helper)、社工師(社會福祉士)等。其中,照護服務員的工作,即是個人因身心障礙而無法正常生活時,可在照護機構內或到府造訪,提供照護服務。

日本和台灣很大的不同是,早在一九八七年,日本就規定照護服務員是「國家資格」,並且依實際需求多次修訂辦法。根據最新法令,要成為照護服務員,必須通過國家考試,而報考資格是畢業於相關養成學校和設施,或有三年實務經驗並通過實務研修者。

至於居家照護員的主要工作,是直接進入需要照護的人家中,提供照護服務。相較於照護服務員,居家照護員只要參加各地方政府或民間研修單位舉辦的講座,上完一定時數的課,就能在該都道府縣取得資格。

這些專業人才不但讓使用者受到妥善照顧,使用服務時,領有證照的「照護經理」還會協助選擇最適合的方式,訂出最佳照護計畫。

日本NPO(非營利組織)東京澀谷介護支援中心的居家介護支援事業管理者纐纈惠美子說:「照護經理會拜訪申請人的家庭,依照其身心、經濟和家庭狀況提出照護建議,例如適合住進怎樣的設施、使用怎樣的居家或租賃服務。」對缺乏經驗的人來說,這樣的諮詢判斷非常重要。

由於長照保險服務的範圍廣泛,從居家服務包括到府協助入浴、復健、日托、暫時入住設施及輔具租賃和住宅改建等,均可以申請補助,而如何有效用輔助款減輕財務和照顧的精神負擔,就是照護經理的責任。

纐纈惠美子說:「即使只是在家裡裝一個扶手,也有很大的學問。因為我要先去當事人家中看哪個房間、哪個位置需要裝扶手;另外還要找業者去估價、測量,最後才是施工。裝好以後,也要看當事人實際使用狀況;如果不妥,就要請業者來修改,往往得跑好幾趟。」因此,訂定照護計畫不是紙上作業,而是要勤跑家庭,觀察需求,並聆聽當事人和家人的說法。充分溝通之後,注意每一個細節,才能打造合身的計畫。此外,追蹤後續狀況也是例行工作,至少每個月要造訪一次。

由於照護年長者是一件須長期投入心力的事,為了協助家中照顧者,日本長壽社會文化協會在千葉縣我孫子市Keyaki Plaza大樓內,設有照護實習中心,讓千葉縣民不花一毛錢,就能自行學習照護相關知識和技巧。照顧者對於照護家人有初步了解,具備基礎知識之後,就不必大小事都仰賴外援。

 

協助照顧者模擬實習 舒緩人力有一套


負責人小林里美解釋,照護家人的照顧者往往心理負擔很重,又沒有傾訴對象,所以另設有心靈諮商室,提供詢問輔具和住宅改建事宜服務。這些措施都可以讓吃緊的人力稍微舒緩,並且為民眾節省支出。

日本服部醫學研究所所長服部萬里子,還特別在這個中心裡設置「浦島太郎高齡者模擬體驗中心」。有「一秒變老翁」的道具和輪椅等設施,讓民眾體驗變老的感受。例如塞進特殊的耳塞,就會變得重聽;戴上特殊眼鏡,就看不清楚眼前的報紙;裝上特殊的手套,手指就不再靈活,無法解開鈕扣或打開寶特瓶;坐上輪椅才發現視線和以前不同,而且路原來是這麼崎嶇不平。

身強體壯的年輕人從來想像不到,這些輕而易舉的動作,對老年人竟是如此困難。一位體驗者感慨地說:「以後我看到老年人在自動販賣機看不清楚上面的字時,會主動詢問是不是需要幫忙。」主辦單位希望不論照顧者或被照護的人,都能將心比心,以後對年長者多一份體諒和關懷,養成平常多伸出援手的習慣。

如何讓老年人過著友善又有尊嚴的晚年生活?服部萬里子指出,一旦需要長期照護時,七四%的民眾希望待在自己家裡,而且養護設施容納不了為數龐大的高齡者,所以讓居家照護趨向完善才是上策。

目前日本政府除了每三年修法長照保險制度、未來將照護的資格朝「照護服務員」的方向統一外,另一主要方向是,提供多樣化選項讓當事人靈活運用。例如,長照保險的居家服務中,除了日托中心之外,養護老人之家內也有寄宿服務,照顧者出差或需要喘息時,高齡者可以來投宿,最多可連續住三十天。

對比已經實施長照保險十三年的日本,很顯然地,台灣的「長照計畫」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以日本經驗為師,健全的制度,人員素質提升,以及對被看護者身體以及心理的全面照顧,應是台灣改善「長照計畫」的重要指標。

 

在台灣,照護的工作多半由外籍人士代 勞,與本國籍看護人數不成比例。

在台灣,照護的工作多半由外籍人士代勞,與本國籍看護人數不成比例。(攝影/聶世傑)

延伸閱讀

退休教授養出8個博士,92歲被棄養老人院,渾身尿騷長褥瘡嘆:讀到博士,連孝字都不會寫

2021-02-23

生3個孩子,只有小女兒照顧我...70多歲母親:不想給不孝子女繼承遺產,想讓孝順的孩子拿多一點,該怎麼做?

2023-04-14

遺產不是子女均分繼承就公平!給全天下父母忠告:把錢留給照顧你、最孝順的孩子「才是真正的公平」

2024-03-05

「我想立遺囑把遺產只留給孝順的子女,有什麼錯?」專家勸:懲罰不該是離別時要傳達的念頭

2024-01-04

95歲老人住養老院20年、花千萬元告白:兒子孝順、還有間大房子,為何我退休自願住養老院?

2024-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