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從零開始實踐夢想!他從政壇轉戰工匠,做出來的枴杖超厲害

唐筱恬

幸福熟齡

蕭芃凱攝影

2019-03-22

「你知不知道當一個身心障礙人士搭飛機,拐杖被空服員收走時,那個自尊傷害有多大?」行政院前副祕書長徐中雄淡出政壇後,回到家鄉台中開啟輔具事業,從完全不懂零件、焊接等工匠技藝開始學起,他的夢,是打造出一款能讓身心障礙者生活自在、找到自尊的拐杖。

隱身在台中市豐原火車站附近的鄉間,是徐中雄打造拐杖的逐夢基地。與徐中雄碰面這天,他滿是笑意、神情輕鬆地領著記者參觀他的工作室,一打開「做拐杖」這個話匣子,徐中雄便滔滔不絕,熟練地組裝起手中的拐杖,拐杖裡每一個零件、用料,都有故事與學問。

 

年輕人可能對徐中雄這號人物很陌生。現年六十二歲的徐中雄,當年是全台灣首位經選舉而產生的身心障礙國會議員,他兒時因感染小兒麻痺導致全身癱瘓,經治療後痊癒,但左腳跛行,須靠拐杖行走;不過他從沒因此喪氣,赴美拿到殘障福利哲學博士學位,回台後踏入政壇。

 

改善歧視  從修法改稱呼開始

改「殘障」為「身心障礙者」

 

「『身心障礙者』一詞(台灣身障者在未修法前被稱為殘障),就是當年我要求改變的,雖然還是不太滿意,但已經很不容易了。」徐中雄回首從政那段日子,驕傲地說。

 

二○一六年五月,徐中雄卸下行政院副祕書長一職,宣告退休,但他「退而不休」開啟了人生第二春

 

轉行成為做拐杖的工匠,這個夢想從何而來?

 

原來是徐中雄三兒子國小作文裡的一段話,「很多小孩的第一步,都是由爸爸牽著手走;而我們家四兄弟的第一步,都是我們扶著爸爸的拐杖走出去。」

 

對身心障礙者來說,拐杖猶如一般人的手腳,一旦不見就會焦慮、手足無措。徐中雄說,一般人可能無法想像,「當身心障礙者搭飛機,拐杖被收走時,只能待在位子上動彈不得;想上廁所還必須按鈴,請空服員把拐杖拿來,全機的乘客都知道你要上廁所,非常尷尬。」

 

徐中雄夢想行動方案

 

一般的拐杖是工廠大量製作、批發,並不適合每一位身心障礙者,也沒考量到身心障礙者的需求。「身心障礙者到外面吃飯,一坐下來,兩根長長的拐杖就擺在旁邊,常常引來異樣眼光,還會被服務生詢問需不需要收起來,心裡很不好受。」徐中雄說。

 

因此,他研發出能伸縮自如的拐杖,輕輕按壓按鈕,拐杖就像變魔術般,縮小成一把直立雨傘的大小,可以掛在桌邊,開車時能放在副駕駛座位的腳邊;搭飛機也能放入機上置物箱裡,不會因為體積太大占用走道,而被空服員收走。

 

大部分人對身心障礙者的生活,一無所知,但徐中雄深深了解身障者生活的各種不便。他拿著市面上的舊拐杖說,一般拐杖沒有弧度,身心障礙者拿了一整天的拐杖,因為手要不斷出力。

 

「其實回家後,手整晚都是麻的。」更麻煩的是,每次身障者一出現,都猶如「虎克船長」駕到,拄著拐杖走路會發出「喀拉喀拉」的聲響,常常人未到、聲先到,讓身障者尷尬萬分。

 

因此,徐中雄的拐杖都是精心設計,例如握把採用潛水衣材質,可以防滑、防汗;拐杖形狀有弧度,拐杖底的橡膠富有彈性,能依照路況扭曲,讓身心障礙者走起路來更省力、更安全,還有靜音效果,「我這是拐杖界勞斯萊斯。」徐中雄得意地說。

 

徐中雄設計拐杖零件▲徐中雄自稱是工廠的「大師傅」,不只每個零件都精心設計,每一把拐杖也都手工組裝完成,務必每把拐杖都要「零失誤」。(圖片攝影/蕭芃凱)

 

設計靈感  源於自身的不便

每一把都親自測試才敢賣

 

觀察徐中雄的工廠,拐杖零件整齊地擺在桌上,鮮少有大型機器。原來,他的拐杖無法用機器加工,每一把都是手工組裝,裡頭還有學問。

 

徐中雄拿出拐杖講解,指出拐杖裡每一個孔必須先用刮刀刮平,每一個螺絲都必須手工鎖上,鎖完後拐杖裡還必須噴一層薄薄的油,讓拐杖卡榫伸縮不會卡住。

 

做工精細,每一把拐杖都像用心製作的工藝品,「實在不是我們原始,而是如果用機器鎖死的話,拐杖就會變形。」徐中雄說,做完後他一定自己親自測試,不會滑倒才敢放心賣出去,「就像測試車子一樣,要萬無一失。」

 

光是一個拐杖裡頭就有這麼多「眉角」,曾有同行問他為何有這麼多設計靈感?徐中雄開玩笑回對方,「你把腿打斷,就通通想出來了。」徐中雄認為,這沒什麼祕訣,就因為過去沒有設計者願意設身處地去思考身障者的不方便,而他只是把自己的不方便,設計時通通考量進去而已。

 

徐中雄沒有店面與網路通路,拐杖的販售都靠口耳相傳,不少身心障礙者會大老遠搭火車來買一把,目前已賣出上千把。曾經有位身高才一一○公分的小女孩,一直苦無適合的拐杖可用,徐中雄於心不忍,花了上萬元開模,為她量身訂做,但仍然只賣對方一把拐杖的價格。

 

從政壇轉戰輔具界,其實徐中雄渾身上下仍是個政治狂熱者,常常話題一偏離,又忍不住開口評論起政治。

 

回首過去二十八年政壇生涯,徐中雄竟然用有點不屑的語氣說:「政治都是在『唬爛』,吸引一些人盲從地跟隨你。」徐中雄回憶,以前在立法院審預算時,經常原子筆一揮,人民好幾億元的納稅錢就這樣被花掉了,但現在轉行做商人,「一個小小的零件即使貴三毛,我都要計較到底。」

 

許多人以為徐中雄轉行做工匠,但在徐中雄眼裡,自己從未轉行。在美國念博士時,研究的是身障者職能復健諮商,任立委時則一直為身障者修法、發聲。

 

現在,他只是把心力投入在研發拐杖上。他認為自己沒有特別要去圓自己的夢,只是人生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為的就是要讓身障者更有尊嚴地活在世上。

 

徐中雄圓夢了,那身邊的年輕人呢?

 

徐中雄話鋒一轉,批評低薪是現在年輕人不敢圓夢的關鍵,他認為政府一定要改善低薪狀況,另外,「年輕人必須先問自己的夢是什麼?年輕人到底有沒有夢?」只要勇敢跨出第一步,沒有什麼事實踐不了。

 

徐中雄

 

年輕人必須先問自己的夢是什麼?年輕人到底有沒有夢?

 

 

 

 

 

 

延伸閱讀

玩紐西蘭28天只花7萬!葉金川退休追夢去,高空跳傘、冰川獨木舟都敢玩!

2019-03-08

63歲退休老師身價上億,大方分享致富之道!「當金錢的主人,也要當別人的貴人」

2019-03-04

她46歲退休,到台東蓋民宿!把客人當家人,獲TripAdvisor評選全台第6名

2019-02-12

任何時候都能重新開始:她75歲因關節炎畫畫,101歲變成世界名畫家!

2019-01-25

失智也能很快樂!百歲奶奶沒駝背、不用拐杖,80歲還自己出國

2018-08-09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