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侯百億」走上跳票不歸路 P.36

「侯百億」走上跳票不歸路 P.36

十一月九日晚間,在確定南隆土地無法順利出售,以及董事長侯西峰個人關係票確定發生跳票之後,國揚副總經理邱福枝接獲侯西峰指示,決定立刻召開記者會,直接向媒體宣布侯西峰跳票,以免第二天又遭市場放話而牽累漢陽集團旗下其他企業體正常營運,接著稍晚再一一通知媒體,訂於十日上午在漢陽集團的法律事務所──慶陽法律事務所,由侯西峰親自主持召開記者會說明原委。


十日上午十點五分,侯西峰一臉疲憊,手中拿著一張 memo 紙,上面簡單地記著將對外界陳述這些調錢的歲月中所感受到的人情冷暖,與未來處理的方向,而說到他在十一月六日面臨國揚股票巨額股款交割時限在即,現款仍未有著落而打算當「項羽」、準備輕生時,朋友適時的支援與苦勸,也令他相當感念。侯西峰以強硬的語氣說:「我將渡過難關,我將不欠任何人一毛錢!」



「小巨人」拚業績勇往直前

「借殼上市鼻祖」的侯西峰,因身材不高與精準的眼光,在營建業素有「小巨人」的封號。沒有背景的侯西峰今年四十五歲,嘉義朴子人,父親是個小學老師,而侯西峰在家排行老么,上有一姊三兄,其中大哥是名建築師侯西泉,自行開設「侯西泉建築師事務所」,但業務上還是常與國揚有所往來,而二哥與三哥則幫小弟侯西峰打理部分漢陽集團企業:二哥侯西添掌理漢神百貨、三哥侯西隆看管利陽實業與漢陽營造,等於是全家人同心協力為侯西峰的事業打拚。

侯西峰在入主國揚之前,就已是老字號建商漢陽建設的負責人,而這家建設公司至今亦有二十一年的歷史,換言之,侯西峰在二十三、四歲時即以漢陽建設總經理的身分在營建業中打滾,念建築的侯西峰腦袋非常靈活,不久後即能清楚掌握土地開發、產品定位、廣告行銷等所有環節,到入主國揚、將營建案盤給國揚之前,漢陽建設推案已超過一百多個,平均一年推出五個銷售個案,量體不會輸給上市建商。

而讓侯西峰真正在營建業中賺到錢、同時打響名號而受業界注目的,則在七十七年間、房地產開始狂飆時期,而推案名稱為「黎明清境」。這個規畫成別墅與大樓產品的案子位在新店安坑,當時侯西峰決定買下十五公頃時,遭到漢陽建設所有主管全部反對,認為安坑過於偏僻,在考量到交通動線之後會造成銷售困境,但侯西峰堅持,認定房地產一定會開始起漲,公司遂先推出六十億元「試賣」,沒想到反應奇佳,案量因此由六十億元追加到一一○億元,而侯西峰的點石成金,奠定了日後入主國揚、廣宇等企業的財力基礎,也因該案的追加成為百億元大案,業界給了侯西峰的名號:「侯百億」。



謝修平協助侯西峰入主國揚

不過房地產狂飆的光景也只維持了六、七年,又陷入了另一個谷底,在體認到「房地產好景不再、營建業必須集眾人之資才能順應潮流、讓公司永續經營,何況營建業不是個有根的行業」之下,侯西峰開始觀察「集眾人之資」的可行路徑,最傳統的作法,就是申請上市,並將旗下的漢總建設交由大華證券輔導,不過當時營建業在虹邦建設發生財務危機之下,開始了一連串的倒閉風,證交所對營建業申請上市的態度趨嚴,而銀行又跟著緊縮建築融資貸款,侯西峰更加體認到必須早些集眾人之資的必要性,而一次的聚會讓侯西峰找到了快速上市的方法──借殼,也從此種下了侯西峰在市場上爭議性不斷以及今天跳票的種子。

該次的聚會中有一關鍵人物:曾任基隆市議會議長、亦是股市老手的謝修平。謝修平家族是基隆旺族,提到「三功集團」,基隆二信、公誠證券,甚至岳家台灣玻璃等都是在地人耳熟能詳的企業,謝修平因公誠證券在七十六年炒作國揚股價,在前任常董兼總經理林伯信的安排下「不小心」入主了國揚,成了業績一直不佳的國揚監察人,其妻林曼麗則擔任董事長兼總經理。至於會打算入主國揚,根據侯西峰後來的說法,則是在那次聚會場合中碰到了謝修平,聊到漢總建設正在上市輔導中,而話聽到謝修平的耳中立即產生「化學反應」,謝修平遂對侯西峰表明了在缺乏「 KNOW ─ HOW 」下經營國揚的辛苦,問侯西峰是否有意接手。

侯西峰回去考慮後,認為申請上市之路過於艱辛,何時得以上市看來遙遙無期,決定接下同是營建業的國揚,因此與謝修平再次碰頭後,雙方敲定由漢陽建設入主,而且為避免造成股價波動而引起證管會(現稱證期會)刁難,侯西峰先買下「三功投資」一半股權,再經由改選董監事方式取得國揚的經營權,而這個一直被侯西峰強調為「和平移轉股權」的借殼上市案,同時成為後來建設業相繼入主上市櫃公司「取殼」的標準範例,也因為侯西峰成功的借殼,目前的侯西峰雖然也面臨財務危機,但營建業仍是相當稱許他「借殼上市」而為企業找到一條較能長久經營的作法。



員工分紅阿莎力 平均每人二六○萬元

由於國人無法接受歐美流行的「借殼」觀念,並認為「借殼,就是奪人家業、炒爛股價」,侯西峰在八十四年十月三十日正式入主國揚後,即不斷遭到傳統觀念的挑戰,而好強與愛面子的他,也為了證明有心經營而不是掏空,對國揚的員工施行了「愛情與麵包政策」、對股東則採高股利配股與高股價政策,而所謂「愛情與麵包」的構想來自科學園區留住人才的方法:高紅利配股,而且他認為,員工為企業主效命,「麵包」考量遠高於「愛情」,因此以今年的分紅為例,國揚員工分紅直追台積電、平均每人可拿到五二張國揚股票,如以未跌停板前的五十元計算,平均紅利高達二六○萬元。

至於侯西峰會在取得國揚數日之後(十一月六日),又入主廣宇科技,則與侯西峰早想進入電子業有關,侯西峰找來陳漢清擔任總經理,專攻光碟機市場,自己則退居為顧問與資金供應的角色,不像在國揚事必躬親、督導嚴格。在侯西峰入主國揚與廣宇後的隔年,成為侯西峰畢生中最為風光的一年:不僅向投資人證明他絕非掏空公司,同時讓漢陽建設輸血給國揚(以「樹德」、「漢林苑」與「美樹館」三案盤給國揚),並進一步發揮他「集眾人之資」的理念,與新巨群與新繼元建設策略聯盟,分別盤下「非常台北」與「華南名人巷」案,讓國揚由前年度每股虧損一.○九元,在八十五年度轉成每股賺兩元,加上他的高股利配股政策,國揚股價應聲大漲,公司、股東都眉開眼笑。



蔡辰男、劉泰英是恩人還是損友?

人一旦嘗到甜頭後野心會更大,尤其對充滿企圖心的人更是如此。侯西峰在見到入主的兩家上市企業運作正常,為進一步擴大漢陽版圖,八十五年底他以二十億元的現金接手蔡辰男不賺錢的高雄漢來中心(漢來飯店、漢神百貨),有人認為侯西峰會考慮漢來中心的理由,除了考慮到將與長期合作夥伴蔡辰男分手一事會波及國揚股價之外,另一考量則與建設業需要建立「現金周轉庫」以支應短期融通,會有現金流入的百貨業是一不錯的選擇,而同業目前採相同或類似的作法,則有廣三集團設立的廣三 SOGO、太平洋建設的太平洋 SOGO,以及潤建的量販業等,不過,漢神百貨與漢來飯店並不賺錢,影響了侯西峰資金配置,甚至成了填不滿的「錢坑」。

為了尋找更多的可投資標的,交友廣闊的侯西峰應是頗早即開始與國民黨黨營事業有了接觸,而雙方正式的合作起點應該是「台北國際金融大樓」。這個被視作「標準版的企業策略聯盟案例」中,以國揚為主的競標團隊「漢華企業」的成員裡,就可以看到黨營事業的企業:中央投資與中興電工。侯西峰後來雖以「打錯一字」被台北市政府財政局長林全判出局、錯失可讓國揚吃穿到公元二千年都不用愁的跨世紀大案,而讓中華開發得標,但也因此與劉泰英關係愈來愈密切,而為了感謝中央投資公司在取得漢神百貨時也轉投資了八%的股權,當劉泰英要救中興電工時,侯西峰立刻金援,接著為了協助國民黨保住高雄企銀,侯西峰也認了五%的高企現金增資股。

當然,認識「泰公」並不是沒有好處,例如營建業自去年白曉燕事件後又提前過冬,今年尤其寒冷,侯西峰因此在年初時即要求國揚銷售人員「能盡快賣掉就賣掉」,而長春路案(即現為學者影城所在大樓)能以十億元以上的價金賣給中投,就是「泰公」為侯西峰之前的幫忙而給的「答謝禮」,而這次侯西峰會不會順利度過生平中最大的危機,也有人認為「泰公」的態度是最重要的關鍵。

而抽侯西峰徒弟吳祚欽的銀根、但對侯西峰卻未收傘的另一好友:富邦的蔡明興,外傳即是他勸侯西峰不要當「項羽」,並協助侯西峰度過十一月六日巨額交割的困境。兩人會有交情,據了解是富邦也有建設公司,過去都有些接觸,而且兩人趣味相近,頗惺惺相惜,而侯西峰與蔡明興的哥哥蔡明忠據說也是「換帖的」,在今年年中國揚以二十億元高價標購陽明海運南京東路土地、沒多久則分一半給富邦保險,就已明顯地彰示雙方的交情,而十一月九日傳出南隆案將盤給台灣高鐵,也應不是空穴來風,只是據聞這筆交易後來被蔡明忠哥倆的老爸蔡萬才出面阻擋,要不然大家真有可能看到一塊要價八十億元的「高鐵車庫兼調車場」用地。

侯西峰在十一月十日的記者會上灑下了「英雄淚」,讓營建業感嘆不已,而會稱他流下「英雄淚」,這也是侯西峰應該得到的評價:「有錢大家賺」、「不以踩死他人的企業做為自己事業擴充的跳板」。這次讓侯西峰跳票的最重要原因,也正是侯西峰自己說的:「漢陽集團成立後快速擴充版圖,這在景氣好的時候就很好,景氣不好的時候就非常可怕」,而漢陽集團能否渡過這次的難關,也將進一步考驗著一直是資金調度高手的侯西峰。



延伸閱讀

建立預測模型,應用決策樹找客群,達到精準行銷

2020-05-26

1張曼陀羅圖,只要2步驟創意湧現

2020-05-08

用excel畫出甘特圖讓你填入時間後自動調整日期長短

2018-03-14

如何在有限時間內完成任務? —用「甘特圖」排程 握有時間管控力

2015-09-09

把花在解釋流程的時間省下來 —複雜的工作分派 讓「泳道圖」清楚說明白

2014-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