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投資 股票 高股息 金融股 存股

許文龍看李登輝

許文龍看李登輝

徐元春

政治社會

今周刊資料照

155期

1999-12-09 09:19

許文龍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他一個星期只上兩天班(星期一和星期四),其他時間大部分都在釣魚。他到辦公室不是開會就是會客,但是他不喜歡開會、看報告,所以開會時間只會短不會長,他的員工從來不用寫報告,所有的東西統統用講的,開會的結論除了 YES、NO 之外,他最常講的就是叫大家不要埋頭工作忘記到公司游泳池、健身房去運動。最重要的是,他總不忘記公司賺錢時要分股票、分紅利給員工。怎麼樣?這樣的老闆不錯吧!

這就是許文龍。

不過,如果你以為他真的是一個無為而治的老闆,那你肯定錯了;當他在接受訪談的那個下午,當著奇晶經營團隊的面前,說出「尊敬」他們兩個字,讓奇美電子總經理何昭陽、副總經理吳炳昇感動得無言以對時,我才真正是五體投地的開始「尊敬」許文龍;做為一個能夠帶領團隊、激發士氣的精神領袖,許文龍絕對當之無愧。

要了解許文龍,也可以從他談他的好朋友李登輝開始。

一位人高馬大,一位身材瘦小;一位是中華民國總統的政界巨無霸,一位是擁有全世界最大 ABS 廠的石化大哥大,李登輝與許文龍這對龍兄虎弟組合,光想起來就非常有趣。

「聽說李總統 TFT-LCD 的知識,很多都是從您這裡得來的?」

「也不是啦!他很用功喔,他真的讀很多書,對於 TFT-LCD 這個東西,從我還沒有做他就知道,而且他對這個技術比我還要清楚,這是很困難的行業,要有很高的技術,這些他都知道,他也知道我們自己開發技術。

他很愛看書,如果你去看他的書房就知道,那真的是不得了,他真的很認真,他的精神都花在這裡。我看他除了公的事情外,自己私人的時間沒有一個時候是閒的,不是在看書就是在看報告,我給他寄上去的書,他都有看。

我覺得這本書不錯,就把它寄上去,然後跟他打電話討論說『這本書怎麼樣、那本書怎麼樣』,他看書的範圍很廣。」

許文龍對李登輝不是光講好話。

「我覺得他的周圍沒有強力的 staff!」這種話你會不會跟他說?「會啊!我會常常跟他說『這件事情怎麼樣、那件事情怎麼樣』,他也是真的很喜歡和我抬槓,我曾經和他抬槓五個鐘頭,一直講、一直講,講完後又說『我們來去吃飯、吃吃還可以繼續講』。」

「有時候禮拜六我到台北他家裡去,或是他找我打球,但是我不是很愛打球,因為一趟路就好遠,最近我看他比較忙,比較沒有去找他。只要他有空,我到台北去,他大概都會安排時間見面聊天,有時候八點坐下去聊,聊下去都是十一、二點了,因為一講下去就忘記時間了。

他也很有趣,很多事情喜歡講給我聽,就像你們來看我,我一直講話給你們聽一樣。」

聊天的時候都講什麼話,聽說都是講日文嗎?「一半一半啦,一半講日文,一半講台語。」

「我和他有時候也會有意見不一樣的地方,例如說他覺得政府應該拿出錢來救股市,我覺得這是拿沒錢人的錢去救有錢人,結果他看到我在報上講這個話,就打電話來跟我 complain,說『我說這樣、你怎麼說那樣』,我們兩個人就是這樣。

不過他也知道我的出發點不是壞的。我就跟他說,股市不需要管,但是要教育民眾,股票不是好玩的,都是大戶玩的,大戶在吃小戶,很多人辛辛苦苦一輩子去買股票,最後錢都去給大戶吃了,這種事政府也沒辦法管,只有教育民眾不要上當,『因為那些都是壞人』。否則證期會做了密密麻麻的法令要來管,怎麼樣也管不住。」

覺得李總統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李總統是一個很有正義感、使命感的人。當然一個人能不能幹是另外一回事,但是他非常認真,常常想一件事情很專心,一大早就打電話來說,他又想到了什麼東西。還有一點,他非常『清』,對於他的親戚要做什麼事情,他非常注意,他不希望他的親戚去買股票什麼的,這一點我覺得他很不容易。」

接下來問他,兩個人為什麼會變成好朋友?

「我和他也沒有利害關係,說起來我欣賞他、他也欣賞我,而且大家同一個時代,大家一起講一些過去的歷史,也很有趣。他認為我沒什麼私心,我和他來往,從來沒有跟他說過,這塊土地要怎麼樣的話,所以他很知道我。我有時也會老實跟他說一些話,說:『這個人在外面風評不好,你怎麼這樣對他?』他就跟我說一些理由,我就跟他說,這不是理由啊!這些話他周圍一般人不會跟他說,因為不敢講,但是我敢。」

許文龍對李登輝確實很敢講話。因為在講到政府改革的時候,許文龍又開砲了。「李總統的任期沒有剩多久,他如果有那個魄力下去做,我想可能可以。我有和他談過,也是滿困難的。第一,他本身對這些問題也不是非常了解,畢竟他也不是從最底下基層出來的,他比較算是中央出來的,所以像我們的經驗,李總統沒有。

不過我們兩個人都喜歡音樂、藝術,有同樣的興趣。以前總統府的音樂會,都請一些專家,奏一些大家『聽沒有』的,我就跟他說,我來幫你,我就請人唱歌劇,因為總統府的人很愛歌劇,結果我請人唱的歌劇像《茶花女》等等,大家都聽得懂,聽得都笑起來,每一首歌都像〈可愛的家園〉,結束以後又教大家一起唱,大家都很高興。他就說,以前說起來實在是『曲高和寡』,這和我的博物館很像,都要選一些大家看得懂的,不像有些人,好像音樂讓人家聽得懂、畫讓人看得懂就沒價值,我覺得有些藝術已經脫離大眾了。

有些音樂會是音樂發表會,如果是音樂家自己愛的東西,也沒關係,到學校去發表就好了,如果要對社會大眾發表,就要讓大家聽得懂,跟大家能夠溝通,大家聽不懂不是說不好,像一般人聽布拉姆斯,但是有些行家才聽得懂的音樂,要你聽兩個鐘頭,喔!那真的會睡著。但是對他們來說,不奏那些就不行,因為技術和成就感已經到那裡,但是卻和大眾脫離了。」

說到奇美博物館,那肯定是了解許文龍的另一個最有效管道。印象派油畫、中世紀骨董紀傢具、羅丹、卡蜜兒的雕塑,這些同質性還滿高的,如果再加上二十幾把最低一百萬美元的名貴小提琴、各式最古早的自動演奏樂器、各種動物標本、槍枝、武士刀,還有隕石、恐龍化石、恐龍糞便、恐龍蛋,統統擠在一起,那又是什麼光景?

問他為什麼收集這麼多稀奇古怪的東西?許文龍說,「我本來就喜歡很多東西;例如動物的世界非常有趣,光看恐龍的糞便,就可以知道牠吃肉、吃素,還可以知道牠有沒有消化,實在很有意思,我的博物館每一個角落都可以研究很多東西。每樣東西都經過我自己挑選,我的時間都花在這裡。我的興趣非常廣泛,本來我要娶十個太太的。」說完他自己大笑,別人也忍不住笑,「真是奇怪的舊人類啊!」

問他覺得自己是什麼樣的人?「平凡人」,「我只是一個平常愛講笑話的平凡人」,他自己這樣說。只是台灣像這樣的平凡人實在不太多。

 

 

 

 

 

 

 

延伸閱讀

「兒女每月押著父母來領退休俸…」郵局櫃台看盡軍公教悲劇:老來最難防的賊,不是別人,而是兒女

2022-05-11

「等我察覺時,信用卡貸款的金額已高達60多萬...」從30歲案例看:普通人如何墜入負債地獄

2022-05-11

穿補過的內衣、戴地攤手錶...為何有錢人喜歡「裝窮」?她去富豪家後領悟「簡單生活」真諦

2022-05-10

徐佳青首訪歐 聆聽僑界心聲深化臺歐友誼

2022-0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