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大善人杜俊元 回母校結善緣 P.113

大善人杜俊元 回母校結善緣 P.113

李宥樓

傳產

155期

1999-12-09 17:28

「這幾年來,我一直在努力學習、追求的,就是如何在我有生之年,把我和我內人創造出來的財富,全部都用出去。」矽統董事長杜俊元以如此坦率的宣示當作開場白,為台大學生帶來一場別開生面的創業講座。

民國八十年八月辭掉電機系兼任教授後,首度回到母校台大校園的杜俊元,受到師生們熱烈的歡迎。十一月十日下午二點多,演講的時間還未到,台大電機學院一樓的會議廳就被擠得水洩不通,為了容納眾多前來聽講的學生,校方不得不開放其他三間視聽教室,同步播放演講內容,不過,還是有些學生寧願站在會議廳裡的走道上,親睹這位難得公開露面的「大善人學長」的風采。

梳理得十分整齊的西裝頭,一襲深藍色西裝配上灰藍色繡白花領帶,從台大校長手中接過「傑出校友」的獎章,杜俊元仍是一貫平日低調的作風,低沉溫緩地謙虛說道,如果要談創業、創造財富,自己所能談的,也不會比曹興誠、林百等人精采,因此他選擇了另一個全然不同的角度,以自己的生命經驗為例,和同學們分享「結善緣、結好緣」的重要性。

大難不死頓悟生命 大開善門廣結良緣

去年初,買下高雄市三民區內市價約十五億元的萬坪土地,捐給慈濟功德會作為文化教育中心,今年七月,再度申報市價超過十三億元的矽統科技八百萬股的股票給慈濟功德會,前後兩次義舉,讓杜俊元和他的夫人楊美瑳成為企業界最受矚目的「另類焦點人物」,但在演講中,杜俊元並沒有向學生明說他們夫婦倆做哪些事,只以「相信大家都已經在報紙上看過了」模糊帶過,之後隨即接口道:「做這些事,純粹是因為機緣,其實我們做的還很有限。」

杜俊元告訴學生,對於金錢,他的觀念是「上天寄在我這裡的,我們只是有幸夠有使用權而已」。而他們夫婦倆之所以能在短時間內,對捐錢、捐地的事做出明快的決定,主要是因為有家人的支持為後盾。

一九八九年,杜家開了一個非正式的家庭會議,當時杜俊元夫婦很明白地告訴兒子和女兒:「你們該有的都已經給你們了,往後爸爸媽媽若還有什麼機緣再創造一些財富,全部都要回饋於社會。」孩子們也都很贊同他們的想法。

「像比爾蓋茨這麼有財富的人,也只打算給他的子女每一位留一千萬美元。我孩子們非常幸運,他們擁有的財富都在這個數目字以上。」杜俊元認為,一個大學生畢業後,憑努力和人脈,在十年之內,財富應該可增加十倍,二十年可增加一百倍,如果他的孩子沒有這樣的能力,給他們過多的財富也是一個罪過。

從一心只想創業賺錢,到淡出事業、熱心公益,杜俊元之所以會有如此大的人生轉變,主要是因為兩次與死神擦肩而過的經驗:第一次是他四十九歲時,因為心臟冠狀動脈阻塞而動了一次大手術,第二次是在四年前在榮總所做的「心臟繞道手術」。

「在榮總手術之後,我被送到恢復室,那種覺得隨時可能會走掉的感覺,非常非常地深刻,一輩子都不會忘記。從那天以後,我終於想透了,人生觀也有很大的改變。每一天,我都抱著很感恩的心在生活,我發心立願,一定要付出要回饋,要結善緣、結好緣。」

「說也奇怪,一旦有這樣的心境之後,就很愉快。煩惱減少了,不過,壓力還在,因為有心願要把財富好好用出去。」杜俊元打趣地說,過去一、兩年的感受是「花錢比創造財富還要更難」,「善門難開,開了之後,麻煩多多」,但既已發心立願,「善門雖然難開,還是得開。」

廣結善緣 


杜元俊坦白地說,早年就是因為對「結好緣、結善緣」這件事沒有做得很好,所以在公司的團隊向心力凝聚、人才的培養方面,做得不是很理想,也因此創業之路走得很辛苦。

杜俊元一面用手畫圓圈,一面說:「以前我太太常跟我講,你在這裡,你的重要幹部都被放在圈圈外面,施振榮的外面,有人一圈圈把他圍起來,所以你比他差得多。」對於楊美瑳的勸告,杜俊元也大方承認:「施振榮可以做得很好的事情,我不一定能做得到。」

現在,他深刻體會到:就算一個人很能幹,如果沒有好的人緣,沒有很多有能力的人的幫忙,成就還是有限,因此,他很誠懇地建議學生,無論未來從事什麼行業,都要利用工作之餘,多做一些與自己利害無關的服務工作,因為一旦可以無所求地關懷別人,當主管以後,就會懂得如何尊重、愛護、幫助部屬和經營團隊,這一點比給部屬高待遇還管用。

對於年輕人創業,杜俊元說,他不反對但也不鼓勵,因為創業是一條孤獨的路,除非有「不試試看,此生會永遠覺得不甘心」的心情,否則最好不要自找麻煩,因為三十六行行行出狀元,不一定非走這條路不可。

如果真的想要創業,他鼓勵大家要趁年輕的時候趕快去做,同時,也要多培養自己的「洞察力」,平常要用心去分析、思考多方資訊,等到時機到了,才能掌握住必要的時間點出手。

回首創業路 要感謝的人太多了

一九六九年, 因為父親生病,身為獨子的杜俊元,毅然辭去在美國 IBM 公司的工作,回台照顧雙親。二年後,結束台大的教職,在對封裝全無概念的情況下,憑著「瞎牛不怕槍」的一股「憨膽」,一手創立了華泰電子,回憶創業路程,杜俊元表示,風光的背後盡是不為人知的辛酸,能走到今天,要感謝的人真的太多了!

杜俊元很感性地說,當年和洪敏弘先生共創華泰電子,受到洪家兄弟以及洪老先生的鼓勵和幫助,一直感念在心,尤其是一九八七年與洪敏弘「分手」時,洪老先生非常公正合理地以當時公司的淨值讓杜俊元承接,更讓他由衷地感謝。

曾經是催生聯華電子的靈魂人物的杜俊元,一九八一年元月聯電開始運作不久後,即將總經理的棒子交給曹興誠,雖然只有不到三個月共事時間,但他很感謝曹興誠能把聯電經營得很成功,讓他在聯電的投資有很好的回收,一九八七年他創立矽統電子時,才有足夠的錢去做第一個無塵室,在半導體業中繼續成長。

杜俊元也回憶道,當初林百里要離開金寶的時候,杜俊元曾經請他在敦化北路的蓮園吃飯,希望林百里讓他投資一○%以上的股份,結果林百里一句:「錢都已經夠了!」他與廣達電腦間的合作關係就失之交臂。

同一年暑假,金士頓( Kingston )正在創辦一個公司,杜俊元雖是這家公司背後的最大投資者,但他根本就不知道公司在做什麼,而他也覺得自己的貢獻不大,所以並未多加過問,後來他才知道原來金士頓做的是記憶體模組,這項產品大發利市,為他帶來不少淨利。

這些往事說明了「該你的趕都趕不走,不該你的追也追不到」,杜俊元幽默地說:「其實,類似的事情講一天都講不完,包括台灣檯面上的這些大老闆,我都有故事,但是不好意思講太多,因為大家都在台灣。」

一個董事長煮飯一個董事長洗碗

回顧創業生涯之餘,近年來潛心向佛的杜俊元,也難得地跟大家公開與夫人楊美瑳的家庭生活,跟學生倡導證嚴法師所諄諄訓示的男女平等與家庭和諧之道。

杜俊元說,以前在美國念書時,常跟室友輪流煮飯,現在他不僅和太太分工做家事,太太煮飯,他洗碗,而且是天天都做。前幾年,楊美瑳出來創辦崇她社,經常很忙,只要到六點鐘,她還沒回來,杜俊元就會先煮飯,「她一回來聞到菜香味,就會笑,我覺得那種笑容最美。」

「一個董事長煮飯,另一個董事長洗碗,非常公平。」杜俊元說,自己的功力雖還不到上人所說的「滿心歡喜」的地步,不過已經做到了「心平氣和」,而他也非常享受每天一邊洗碗、一邊聽新聞的時間。

提到在中興大學讀三年級時就嫁給他的楊美瑳,杜俊元臉上浮起了幸福的笑容,像是還在談戀愛的年輕人似的,他很俏皮地自我調侃:「年輕的時候還會跟她,後來就學會了,就是不管她說什麼都對,這樣家庭才能和諧。」話一說完,他馬上補充道:「還好她今天在日本,沒有聽到。」隨即引來全場學生的哄堂大笑。

對於孩子的教養方式,杜俊元表示自己「向來都很民主」,從來不會要求小孩要拿第一名,兒子、女兒覺得「念博士太辛苦了,只要念到碩士就夠了」,他並不反對,至於未來兒子杜紹堯會不會變成他的接班人,全靠杜紹堯自己的意願決定,他絕對不會勉強,否則「就對小孩太不公平了」!

親赴災區當義工出錢出力不落人後

退居幕後以來,杜俊元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公共服務的事務上。為了修養自己,每天早上,他都會在家門口附近幫忙做社區的清潔工作,「愈髒的愈要掃」,掃久了就不大會生氣,因為「這種事都可以做得很好,怎麼會生氣?」

九二一大震發生時,因為前一天公司的菲律賓廠房開幕而身在馬尼拉的杜俊元,雖然心繫災區居民安危,但卻沒趕上慈濟義工的第一班,心中一直覺得耿耿於懷,後來只要是有關災區的幕後協調或募集物資的工作,不管身邊有什麼重要的事,他都會放下來,以災區服務為第一優先考量。

這陣子以來,杜俊元經常到如「人間煉獄」般的災區當義工,不只幫忙協調蓋「慈濟大愛屋」的種種事宜,而且也出面代表慈濟功德會跟教育部簽訂認養二十八個中小學的合約,「雖然很忙,很累,但心裡很踏實。」

花錢計畫做到再說

在台大念書時,最想當的其實是科學家,後來到美國史丹佛大學進修時,發現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才開始往實務的方向走,不過,那時候也沒想過將來有一天會創業,杜俊元說,生涯是沒有辦法規畫的,只能掌握住大方向,認真做好當下的每一件事,因為「明天是否能起來都不曉得」。

演講的最後,有學生問杜俊元:「如果人生可以重來,你會怎麼過?」杜俊元給了一個很妙的回答:「我想,我大概不會再選擇半導體了吧!」杜俊元表示,網路是現在世界最主要的趨勢,「世界性的競爭逼得你非得走上那一條路,喜歡也好,不喜歡也罷,戰場就在那裡,你非打不可。」

「像宏碁最近說要投資二百家網路公司,如果是我的話,就不會這樣做,因為好的東西,壓對一個就夠了!」杜俊元很斬釘截鐵地說道:「講白一點,就是要嘛就不賭,要嘛就賭大。」由此話聽來,即使退居幕後多年,對於經濟市場的運作,杜俊元的豪情式思考還是不減當年!

至於他的「花錢哲學」,杜俊元則「誠懇而神祕」地表示:「我真的不能說,因為說了以後,善門就更難開了!我只能夠透露,我們認同、捐助的機構,國內外都有,但對象是誰,不能講得很清楚。」杜俊元唯一肯定的是,自己絕不會開醫院或蓋學校,但也未必只配合慈濟功德會,至於未來的「花錢計畫」,他說:「萬一說出來,沒有做到就不太好了,做到再說!」

延伸閱讀

千億身家中國神祕炒手 被清算內幕

2017-02-09

政爭殺到香港 金融太子黨人人自危

2014-05-29

台灣富二代為何前進香港金融夢工廠?

2013-03-28

肖鋼接掌中國證監會後的新挑戰

2013-03-28

經濟是習李的燙手山芋——中國十八大的幾個大趨勢

2012-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