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平凡的盧修一 不平凡的小故事 p.128

平凡的盧修一 不平凡的小故事  p.128

日前由白鷺鷥文教基金會所舉辦的「盧修一紀念展」,已於八月八日畫下圓滿的句點。還記得展出首日,媒體相繼報導此一訊息,不過,鎂光燈的焦點卻只放在總統、副總統以及多位政治人物身上,讓一般人難免以政治的角度去看待這個活動,加上陳列的收藏品裡,沒有所謂的高價品或珍貴的骨董,所以,對政治不感興趣的人,對這次展出似乎沒什麼感覺。

其實,這次展出的物品包括盧修一生前所收藏的茶具、文房四寶、鈐印、雅石、烏龜藝品和墨寶共一百二十二件,這些東西或許平凡不起眼,但是背後隱藏的小故事,卻足以讓人會心一笑。

「愛得不得了」,一走進會場,斗大的五個字映入眼簾,參觀者莫不好奇,怎麼有人寫這種書法?民國七十四年,盧修一曾因為台獨案被判入獄三年,在獄中他開始練習書法。他認為,常練書法就是要訓練自己靜下心來,沉澱思維。因此當他出獄後,每有所感,都會隨手寫下。他擔任立法委員時,有時立法院內有抗爭事件,大家就會看到盧修一坐在位子上,拿出文房四寶,開始練書法,這一靜一鬧的景象,在立法院內形成鮮明的對比。他身旁的親友們幾乎都收過他寫的字。而盧修一最常寫的內容,就是對陳郁秀的感情。


盧修一經常毫不掩飾地表達對陳郁秀的愛


盧修一夫婦相識的情景常為人所樂道。陳郁秀曾提到,他們倆初次見面時,盧修一當場對陳郁秀說,「你是我太太。」陳郁秀一生氣,拿起桌上的果皮就往盧修一臉上扔,沒想到盧修一也不甘示弱地扔回去。後來,陳郁秀果然被盧修一娶進門。只要認識他們夫婦的人都知道,盧修一經常毫不掩飾地表達他對陳郁秀的愛。曾經當過盧修一國會助理的賴淑惠說,「有時盧委員在辦公室裡面一想到陳老師,就會打電話給她,對她傾訴思念之情,掛電話前還會對著話筒親三下,由於辦公室不大,我們聽到了,都會相視而笑,裝作沒聽見,久了也就習慣了。」

有一次,盧修一在報上發表一篇〈家有嬌妻〉的文章,結果隔天盧修一就接到許多朋友,包括謝長廷在內的抗議電話,因為這些夫人們自從看了盧修一的文章後,就不時拿著文章跟老公抱怨,「你看看人家盧仔怎麼對老婆的!」後來,盧修一夫婦鶼鰈情深的小故事,常成為朋友們津津樂道的話題。

自從盧修一練習書法以後,家中的春聯都由他一手包辦,他也經常寫下對妻子的愛,由於陳郁秀曾在師大音樂系教授鋼琴,家中有一間琴房,每當盧修一寫完書法,都會要陳郁秀掛在她的琴房裡,好讓來上課的學生看到他對陳郁秀的愛有深,「愛得不得了」就是其中一幅。此外,盧修一最有趣的一幅作品是「郁秀教授,愛琴海,愛琴閣大學士盧修一」。陳郁秀曾問他,為什麼不用博士?盧修一表示,「因為以前大學士最大,就是最有學問的人啊,就像現在的國策顧問啦!」

不過,有時候陳郁秀覺得他寫的字太肉麻,諸如「我愛你,陳郁秀」的字,就拒絕掛在琴房,兩天、三天沒見到自己的字被掛出來,這時候盧修一就會生氣,然後自己把它掛上。賴淑惠說,「盧委員就是這樣,他認為愛一個人就要告訴他,他不相信,就要一直說,說到他相信還不夠,還要說到他不懷疑為止。他總是自然表露『愛某』的心,不在乎旁人的眼光。」


常以寵物爸爸自居


在獄中練習書法後,因為書法要落款,所以盧修一開始在工藝課學刻圖章、畫畫,後來因為投身政治,分身乏術,沒時間自己刻印,但是他在閒暇時仍醉心於金石之美。因緣際會之下,盧修一認識了水墨藝術家小魚,對他的刻印技藝十分欣賞,後來小魚還刻了一些印章送盧修一。

這次展出的鈐印中,以「蘆葦與劍」和「修之」較特別。盧修一認為,蘆葦柔軟堅韌,在狂風暴雨的惡劣環境中,飄搖卻不屈折;寶劍精銳鋒利,遇不平不公不義之事,必挺身揮舞除惡,他任公職時常以此自勉。後者則因為他曾潛心研究《道德經》,看到《道德經》中,之等於一,等於道的意思,所以有時也會題上「修之」二字。

展場中有關烏龜的工藝品,也是盧修一很喜歡的收藏。從入獄後,他就開始養烏龜。他覺得,烏龜堅忍不拔,不投機取巧,以勤補拙,正是他的寫照。其實自「白鷺鷥」的盧修一不僅喜歡烏龜,他以前也養過許多小動物,如魚、蝦、田螺等。他曾說,「生命是一項無盡的寶藏,人和動物之間有種奇妙的感情,彼此的溝通也是無限的,就看你願不願意花功夫關懷與付出。」大女兒盧佳慧在紀念盧修一的文章中提到,「爸爸常有情有義地和小寵物們說話說個不停,有一次,爸爸養的蝦子死了,他把蝦子埋在花盆裡,立了一個碑。我覺得很好笑,蝦子死了有必要立碑嗎?」

盧修一所養寵物一個個都是他的寶貝,他常對他們以父親自居,還會對著這些魚、蝦、烏龜說,「爸爸來了,爸爸來餵你們吃東西了!」有一次,他被烏龜咬一口,很傷心地說,「老虎不食子,你竟然咬了爸爸!」盧佳慧表示,「我要出門和同學玩,他還會跑去跟烏龜說,『我女兒拋棄我了,不愛我了,要去和別人約會了!』他就是有點神經質,不過實在很好笑。」盧修一去世後,家中的幾隻烏龜目前都由盧修一的兒子盧佳德代為照顧。


兩人關係好比茶壺和蓋子 太大太小都不合


盧修一生前也喜歡喝茶,所以每到一個地方,只要看到「投緣」的茶具,他就會買回家收藏。由於陳郁秀屬牛,他在外頭看到以牛為造型的茶壺,也會買回家送陳郁秀。在展場中有一只牛造型壺,在壺蓋的部分飾有一隻白鷺鷥,剛好用來代表他們夫妻倆。陳郁秀說,她和盧修一的關係,好比茶壺和蓋子,太大太小都不合。

由於他們夫妻兩人平時都很忙,少有時間聚在一起,所以他們約定,每天不管再晚,兩個人都要坐下來喝杯茶,聊聊今天發生的事,才回房休息。有時盧修一回家後,陳郁秀已經睡了,他還是會把陳郁秀喚醒。他們認為,夫妻若一整天沒見面,又減掉僅餘的兩、三個小時的相處和溝通,感情是沒有辦法維持的。

至於盧修一收藏石頭的習慣,是受到表弟的影響,從小和表弟一起長大的他,看到表弟從收藏石頭中得到不少樂趣,漸漸的,他閒暇時也開始玩石賞石。盧修一最喜歡的是一個形似台灣島的石頭,因為他對這塊土地有著深厚的感情,所以他很喜歡這顆有象徵意義的石頭。

雖然,盧修一是位政治人物,但是從這個展覽當中,參觀者所感受到的早已跳脫政治的意涵。或許一個為人夫、為人父對妻子、子女的愛和對生命的堅持,才是這個展覽所表達的精神所在!

延伸閱讀

捷運共構小套房 宜投資不宜住家

2006-09-07

地租狂飆 地上權宅買得起住不起

2015-03-19

給年輕人一個家

2010-11-04

有錢老人想住什麼養生宅?他打造一位難求「雙連安養中心」 下一步要給老人住什麼?

2021-01-20

地方政府可強拆海砂屋、危樓!加速處理危建 都更修法三讀通過

2021-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