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繼續堅持民主化、自由化 P.14

繼續堅持民主化、自由化 P.14

翻開新的記事本,我們已經進入二十一世紀了。過去的種種,雖然才不過是幾天、幾月、幾年前的事情,但是從現在開始,我們都要說,那是上一個世紀的事了。

尤其共產主義雖然是上一個世紀的事件,但是到目前為止還是持續影響著我們的生活與經濟活動。從一九八九年蘇聯解體,敲響共產主義國家的「喪鐘」開始,十多年來,這個事件對亞洲國家造成的「後遺症」至今猶存。

蘇聯解體對亞洲國家最早的影響是,美軍撤守駐菲律賓的蘇比克灣基地。原本菲律賓政府只想藉著與美軍交涉續租蘇比克灣的過程中,要求更好的條件、更高的租金,也好對菲國人民有所交代;可是相信菲律賓政府及人民作夢也沒想到,美國老大哥居然二話不說,說撤就撤,讓菲國上下頓時不知所措。

事後分析起來,美國態度轉趨強硬的原因很簡單,因為解體後的蘇聯對美國已經不再構成威脅,而且越南在少了蘇聯的援助後,也沒有太大的作怪能耐,因此遠東地區已經沒有足以與美國競爭對抗的力量。所以美國不想,也覺得沒有必要繼續花費大筆經費,維持在菲律賓的美軍基地。

冷戰時期,東南亞大多數的政府屬於獨裁專斷,卻親美反共的政權,過去為了區域武力均衡的考量,美國政府不得不支持這些國家,以換取軍事合作。對東南亞國家的執政當局而言,有老美盡心盡力地對付外在的共產勢力,政府一方面可以安心地對內繼續不民主的統治,另方面則可以將國家資源全力投入經濟建設。由於多數國家民智未大開,只要給予人民經濟上的成就,加上有美國老大哥的支持,執政黨便可以維持執政的優勢,民眾也不至於太過反對。

但是在冷戰結束後,由於區域的軍事威脅不復存在;再者,東南亞諸國利用美軍協防期間,大力發展經濟,再回過頭來與美國企業競爭,更加深美國不再支持東南亞國家政府的態度。

在上個世紀初,先是發生了第一次世界大戰,二十年後又爆發了二次大戰;既然稱為世界大戰,就是世界各地都有戰事。因此自五○年代開始,美國的外交政策便深受大戰影響,為了能掌控全球的情勢,於是在全球各戰略要塞部署軍隊,以預先防範潛在敵人的蠢動。而所謂的潛在敵人,在二次大戰時是德國與日本,冷戰時期則是蘇聯。

但是冷戰結束後,美國算是大獲全勝,全球已經看不出哪裡還有潛在敵人的威脅,所以過去部署各地的美軍基地,也開始檢討是否仍有留存的必要。在此同時,美國的經濟也面臨與目前台灣相同的困境,即是產業空洞化的疑慮。當時多數美國產業外移到亞洲地區,等到成氣候了,再回頭與美國企業競爭,形成美國本地的經濟壓力,於是美國國內也出現反對繼續花錢保障亞洲國家安全的聲音。至此,亞洲國家得靠自己的力量保護自己,國家資源得撥出一部分拿來做為國防經費,而不再像以往那樣,可以不太考慮這方面的問題。

少了美國的支持,亞洲國家的執政黨失去國際「認證」,只好轉向尋求國內民意的認同及肯定,以維持政權的合法性,於是一股民主化的風潮席捲亞洲,不過這股旋風吹得太快太急。在過去,國家的權力都抓在政府手上,突然間又全部交到人民手中,而多數亞洲國家還沒有準備好民主化的工程。

理想的情況是,國家要先開放成立一些組織,逐步接收由政府釋放出來的權力,例如政黨或是像消費者保護團體等各種組織,當然也包括媒體等;這些組織一邊成長,一邊教育民眾學習民主的重要和真義。

在一個社會轉型的過程中,必然會有某些族群無所適從,如果這時候能有一個被他們認同的組織幫忙代言出聲、表達關懷、支持他們的利益,他們便比較不會失控,也不會動不動就上街頭示威抗議。

當時亞洲只有台灣具有民主先修班的基礎,其他國家則尚待加強。八○年代初期,台灣便領先東亞國家近十年的民主化經驗,這得歸功於卡特總統與台灣斷交,使得當時的國民黨政府一步一步地開放政治勢力,朝著國民黨台灣化、台灣民主化的方向發展。接著,媒體也開放了;但是受到法律的限制,仍缺乏民主化的政黨組織;不過這個漏洞很快就由民主進步黨填補上去。

另一方面,過去這些專權的政府為了達到某種成就,會運用政治力量來引導國家資源,以求得經濟成長的目標;像韓國便透過銀行體系,將人民的存款移轉給大財閥運用,而部分東南亞國家更是將資源移至領導人的私人家族企業。由於這些習慣和結構一時間很難因民主化的進展而改變,於是在二十世紀末發生了東南亞金融風暴。

一九九七年的東南亞金融風暴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它其實是一九八九年蘇聯垮台的後遺症,我們也可將它視為蘇聯大地震後的餘震。儘管東亞國家已經朝民主化、自由化的方向在移動,不過這一震,只會逼得他們更加快改革的腳步。而其中最重要的,是政治的決策及經濟的環境要更透明。過去主要的決策都由執政者全權決定,所以資訊不必透明;但是現在在政治上要透過選舉,經濟上要透過市場機制決定,所以運作的過程和資訊都要更為透明,才能得到多數民眾的支持。

此外,經濟要更開放、更國際化。過去東亞國家只開放了金融市場,卻沒有開放經濟體制,所以外來資金純粹是為了投機而進來的,而國內的金融機構不夠成熟,所以沒有能力消化大筆湧進的資金,無法循正常的管道將資金貸放出去,加上國內的經濟也不夠平衡,於是國際熱錢就在這些國家的金融體系內作怪,進而造成大亂。

台灣在九七年那一波風暴中沒有受到太大的衝擊,是因為台灣早東南亞國家十年進行民主化及經濟開放的腳步,但是仍有一些弊端沒有徹底解決,拖延至今,這就是現在台灣所要面對的銀行呆帳及憲政危機等問題。

台灣在世紀末出現政權交替,加上全球景氣快速反轉,以致台北股市一路慘跌,跌得大家對政府、對前途都失去了信心。尤其近來又吹起新一波的大陸熱,好像不去大陸的企業就看不到未來的模樣。

現在看起來,台灣好像令人很難樂觀的樣子,但是我們要從大的視野來看,這是一個民主化及自由化重要且必經的過程,台灣如果能夠突破的話,甚至可以給整個亞洲帶來再生的機會。

綜觀整個亞洲,還是東北亞的機會最大,尤其台灣擁有多十年的民主化、自由化的經驗,在這個重要的關鍵時刻,台灣千萬不能退縮,不要怕,要繼續走下去。

至於具體的方向,一是資訊要再開放,不要隱藏不好的訊息,這樣沒有意義,政府要對人民接受真實資訊的能力有信心。二是還要繼續國際化、自由化。三是要為金融機構鬆綁,台灣的銀行曾經有過很輝煌的歲月,沒有道理不能重生。

跨越新的世紀,從現在看過去,台灣正從最低的位置出發,未來成長的空間相當大。我對台灣的未來充滿信心,台灣的朋友應該要比我更樂觀才對。希望大家都能有最充實的二十一世紀。

延伸閱讀

客戶太多寫到眼花 製作大量客製信 不用半小時

2019-09-05

將表格變行事曆 聰明人都這樣做

2019-09-04

低頭族照過來!想不到電腦也能下載這麼多小程式— 進入Chrome 打開App商店百寶箱

2014-09-28

客戶、老闆接連改 到底哪封Email才是最終版? — 多人共筆改文件 註解、圖片、離線全都通

2014-09-29

iPhone隱藏4大功能! 音樂辨識、還原輸入、勿擾模式排除「特定人」、保有隱私借人手機

2021-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