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美國不會是第二個日本 P.22

美國不會是第二個日本 P.22

最近全球股市的表現有點意思,比較強勢的只有台灣和中國股市,日本及香港是大漲大跌,而美國則是相對弱勢。這是不是意味著世界經濟有了新的模式?

由於網際網路與通訊系統愈來愈便利,美國企業近五年開始學習日本在十年前發展的營運模式,尤其是即時庫存管理系統( Just in Time,JIT )。 在進一步談 JIT 之前,我們先來了解一下經濟的循環。

經濟的循環大致上有兩種,第一種是投資過度的調整,規模大,時間也久;第二種是庫存的調整,時間短,程度也不致太深。由於前幾年美國學會了日本的 JIT管理系統,一般公司所掌握的庫存量變少了;可是實務上,庫存不可能不見,只是推到其他的地方,一時看不見而已。其中一個是通路商的倉庫,還有就是轉到主要外包代工廠商的手上。

過去美國的製造業集中在幾個大企業身上,不管是傳統產業還是科技產業;這些大企業的產品自製率都很高,如康柏過去從印刷電路板、主機板、顯示器到鍵盤,幾乎都有生產;後來在全球分工體系日趨完整的條件下,康柏慢慢將零組件的製造外包出去,到現在則是整個系統都分出去,自己只留下品牌與行銷;正因為有形的部分全部都外包,所以康柏的庫存能一路減少。這主要得歸功於通訊系統的發達,再者管理模式也日新月異,在國外的部分業務也就近委託當地或鄰近地區的廠商代工製造。

由於這樣的生產模式在近幾年大行其道,使得部分研究美國經濟的分析師發生錯覺,以為大廠手中沒什麼庫存,其實整個系統的庫存跟過去的平均比重差不多,只是分散在各處,一下子看不見、算不清而已。從這裡我們可以推論出,台灣作為全球最大的電腦代工外包業者,有理由相信,台灣也是全球電腦最大的庫存基地。

台灣最初開始承接代工訂單業務時,確實有過一段風光的好日子;但是當景氣成長走緩,需求不再強烈時,付代價的時候也到了。過去賺國際大廠的代工費,現在則得承受國際品牌大廠的庫存。不過這雖然是台灣的負擔,但是也或者可以使台灣成為資訊產業的領先指標。

如果這次的循環屬於短期的庫存調整的話,那麼台灣將是最先反映庫存上升的事實;同樣地,一旦庫存的情況緩和,台灣也將率先透露出端倪。那斯達克從去年三月開始由網路公司領先下跌,電腦廠商的股價則在下半年左右才出現明顯的跌勢,不過電腦庫存在上半年就出現不太正常的現象,而台灣則在第二季開始走空頭。

今年以來,台灣股市的表現比美國好很多,是否表示整個循環開始要好轉了?在此我們不分析股價,只談趨勢,近期或許可以密切注意這個趨勢的變化。

在投資過度的部分,現在有很多人喜歡拿美國和十年前的日本作比較,因為十年前的日本正是過度投資的代表。一九八五年,日本的股價大幅上漲,一九九○年出現大跌;一九九五、九六年,美國的經濟起飛,股價也走出大多頭,到了二○○○年,美股同樣開始大跌;日本在十年後的今天股價還創下新低,使得美國人也不得不擔心是不是會步上日本的後塵?

十年前的日本是過度投資,由投資帶動經濟的發展;企業投資在生產設備,賣設備的廠商大成長,而且新設備可以增加生產的效益,當企業的效益提升,增加獲利,便更有能力再投資在更新的設備,效率就會更高;而企業產值提高後,工人的收入也跟著增加,消費能力也上升,對個人、家庭、社會及國家的經濟都有正面的幫助。可是當投資行為停頓下來,賣機器設備的廠商首先受到衝擊,接下來生產的效率也會碰到瓶頸,然後是整體的經濟成長逐漸減慢下來。

因此投資的循環在經濟成長時會加速成長,在經濟衰退或成長停滯時,也會加重這股壓力,所以這類的循環也比較可怕。

不過從比較樂觀的角度來看,美國近五年設備投資的大宗,多在電腦及電信方面,而日本當年則是專注在傳統產業的生產設備和房地產上面;美國所投資的設備項目折舊率比較高,有效時間短,如一般通訊設備的壽命最多大概三年,而傳統設備則可能在用了十年、十五年之後,才需要汰換。所以美國最慢可能在三年後就得把過去所買的科技設備汰舊換新,而日本最近五年的投資增加非常有限,正因為當年投資的設備折舊率低,而房地產,尤其是土地,則根本沒有折舊的問題。

另外,日本的貨幣政策也是一大敗筆。一九九五年日本利率降到接近零的地步,其實這是很恐怖的狀況;因為一般的經濟約有七成是實體的活動,另外三成則為心理作用。零利率的效用有,一、增加資金的流通性,資金愈流通,經濟的需求也會跟著增加;二、減少投資在設備上的資金成本。

不過想想看,當一國的利率降為零時,表示持有當地的貨幣已經無法再創造收益,而萬一又無法刺激需求時,此時民眾便會想,利率降到零之後還能再降到哪裡去?這等於央行把貨幣政策的子彈都打光了,面對日後的金融環境,央行幾乎是彈盡援絕,只能等著挨打了。日本企業也看出央行的窘境,需求未被有效刺激出來,即使新設備的投資成本為零,但是沒有需求,新增加的產品要賣給誰?工人的薪資又要從哪裡來?看不到需求,日本企業更不敢輕言投資了。

二○年代, 英國的經濟學家 John Magnard Keynes 曾提過「流動性陷阱(liquidity trap )」的說法,日本正在應驗這種情況。Keynes 認為流動性陷阱的解決之道,是由政府代替民間,編列預算刺激需求;三○年代美國也碰上相同的問題,雖然當時美國的財政逆差相當大,政府也幾乎束手無策,幸虧有第二次世界大戰,刺激政府軍事預算大幅成長,因而帶動經濟的繁榮。

日本也想學這一招,儘管沒有戰事,但是政府一樣編列大筆預算,希望能藉由政府花大錢來刺激經濟的動能;不過日本的招數沒有用,因為她的金融體系是一個資金大黑洞,不管丟多少錢進來,統統吸得不見蹤影;在銀行的問題沒有解決之前,其他的問題都很難改善。

這次外界批評 FOMC 的降息動作稍嫌保守, 以至美股以大跌回應; 不過搞不好FOMC 的官員是看到了日本的例子, 害怕太早把子彈打光了,以後的問題會更棘手,所以才一步一步來,先看看貨幣政策工具的效果如何,再做打算。

通常庫存的調整大約只要兩季的時間就可解決,投資的循環則不一定,日本是搞了十年仍未結束,不過相信美國的速度應該會快得多;主要因為美國企業對員工不必負擔太多的道義責任,景氣不好立刻就說拜拜,日本則處處講人情,反應外在環境變化的速度較慢。還有,美國這次過度投資的設備壽命較短,所以汰換的時間也短。此外,美國解決銀行問題的魄力也大,這波修正下來,相信銀行的呆帳金額也將水長船高,但是大調整的時間應該不會拖得太久。

(谷月涵的電子信箱:mrtaiwan@ mrtaiwan.com.tw,

MrTaiwan.Com 的網址:mrtaiwan.com.tw )

延伸閱讀

磐石艦再添1例!又一名實習生中鏢 陳時中:疫調仍在進行中,另放寬居家隔離者外出條件

2020-04-25

除了專業也保有人性的尊重 陳時中幫我們補上的一堂民主課

2020-04-25

陳時中登上外媒版面!專文分享對抗新冠病毒的台灣模式

2020-04-25

口罩實名制3.0上路!簡單5步驟 攜帶健保卡至超商輕鬆預購

2020-04-22

美國國會擬提法案向中國求償 耿爽:H1N1流感、愛滋病、全球金融危機,有誰要美國承擔後果?

2020-04-21